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0 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种遇见
    ,宝贝轻轻:总裁,用力爱!!

    林希雅的手术十分成功,但由于脑部受到严重的撞击,现在仍在危险期内,所以特地转去了加护病房。

    顾祁森双手插袋站在病房门口,倚着墙,冷着一张俊脸听秦浩给他汇报事情发生的经过——

    “对不起,b!她对我们的人充满了戒备,我们一喊她,她拔腿就跑了,刚好就那么巧,迎面冲出来一辆小车,她撞了上去。”

    讲这话时,秦浩眼角眉梢间尽是浓浓的自责。

    b找林希雅找那么多年,哪怕现在他身边有了少夫人,但那个女孩始终救过b一命,若因自己的关系就这么香消玉殒了的话,真是杀了一百个他,都赔不起。

    “”

    顾祁森眉头纠成一团,没有说话,可心头却像是被一座大山死死压着,沉重得喘不过气来。

    他曾经幻想过无数遍找到林希雅的场景,岂料,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种遇见,她为了躲开秦浩他们,居然撞了车

    这些年,她是不是过得很不好,是不是到处被人追债,才会如惊弓之鸟那般,见了人就跑?

    思及此,顾祁森咽了咽口水,艰难地挤出一句话:“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秦浩闻言,恭敬汇报:“应该过得挺苦的,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一家小餐馆门口倒垃圾,看起来十分劳累。不过,具体情况可能要等她醒来了,您亲自问她才知。”

    “好!”

    顾祁森轻轻颔首,抬眸瞥向秦浩,想说些什么,最后却硬生生咽下。

    罢了,现在他什么都不想知道,只想祈求老天保佑那个可怜的女孩,保佑她平平安安度过这一劫。

    “b,很晚了,要不您先回酒店休息吧?”

    秦浩见他眼睛都有了血丝,忍不住劝他。

    顾祁森摇摇头,“不用了,我就在这等!”

    林希雅处于最紧要的生命关头,他怎么可能安心睡大觉?

    他要守在这儿,希望黎明乍现的时候,她就醒了。

    见b不肯走,秦浩亦不再多说些什么,朝他鞠鞠躬后,安静地守在一旁。

    夜已深,顾祁森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瞬时间,愁绪万千。

    他拿出手机,见屏幕上显示00:01分,深邃的眸子微眯,情不自禁想起了沈轻轻。

    也不知那丫头睡了没有?

    稍早之前给她打两个电话都关机,是不是生自己气了?

    他拧拧眉,心头微微一动,索性起身走到走廊尽头,透一口气后,拨起她的号码。

    沈轻轻此时并没有睡着,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让自己睡过去,于是她干脆爬起来,拿起手机开始斗地主。

    地主斗到一半,眼看就要赢了,男人那牛逼哄哄的号码,就窜了进来。

    哼!

    总算想起她了吗?

    沈轻轻撅着小嘴哼一声,原本想不理他的,但终究还是舍不得,纤纤玉指按下接听键。

    “喂——”

    “睡了吗?”

    男人富有磁性的嗓音从电波中传来,略带着一丝丝的疲惫,沈轻轻的心猛地地一揪,本来打算耍耍小脾气,可不知为何,说出来的话却是格外温和:“没有呢。”

    “对不起,今晚没能好好照顾你!”

    顾祁森诚挚道歉,言语间溢满对她的愧疚,沈轻轻听了之后,就算真想发脾气也发不了,只能微微一笑,假装不在意出声:“没事,你肯定是不得已才会这样做的,我能理解。”

    “轻轻——”

    她的深明大义,让他感动不已,心底,似乎又更爱她一分,连喊着她的名字,都带着化不开的深情缱绻。

    “嗯?”

    沈轻轻的心跳漏半拍,透过电波都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情意。

    或许,是她太患得患失了,稍早之前才会有那种他要抛弃自己的感觉吧?

    哎!

    “好好照顾自己!”

    顾祁森想了想,最终,所有的挂念,全部融为这一句话。

    “嗯,你也是!”

    她点点头,眼角眉梢间尽是关心。

    男人捏着手机,语调放柔:“晚安!”

    “晚安!”

    挂掉电话后,沈轻轻对着手机发了好久的呆,然后,才缓缓闭上眼,沉沉睡去。

    ————

    顾祁森在走廊的长椅上眯了一夜,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他就醒了。

    这时,有医生过来查房。

    顾祁森揉揉眼,便跟着一起走进去。

    值得欣喜的是,医生为林希雅检查一遍之后,对顾祁森:“病人已经过了危险期,如无意外的话,三个小时后就会醒了。”

    “谢谢!”

    顾祁森认真地对他点了下头,暗地里松一口气。

    “不客气!是你女朋友吧?”

    医生并不认识顾祁森,但见他仪表堂堂,而那名躺着的女孩又长得极为漂亮,很自然地就将他们当成一对。

    “不是!”

    顾祁森想都不想直接否认。

    他是一个有感情洁癖的人,既然已经认定了沈轻轻,自当不会做出让旁人误会的事。

    医生离开后,他才踱步走到病床前,低头看了头绑着纱布、双眸紧闭的林希雅一眼。

    这还是顾祁森第一次见到四年后的林希雅。

    其实,她真正长什么样,他记得不是特别清楚,因为那时候她化妆夸张的浓妆,两人在灯光下的相遇是非常危急的时刻,他又怎么可能去关注她的长相,后来逃命更是一路黑灯瞎火,更加不可能去注意了,所以,他能记得住的,就只有那双紫色的眼睛

    那时候,他对她心动过,但,不知为何,如今见了,除了愧疚之外,再也没任何旖旎的感觉,或许,是他已经爱上沈轻轻的缘故吧?

    他,果真不是什么长情之人!

    顾祁森在心里将自己暗暗吐槽一遍,随后转身离开病房,开车回了附近的酒店。

    在酒店补眠了一个小时,洗澡换好衣服之后,他又再次前往医院。

    乘坐电梯抵达林希雅所在的楼层,顾祁森刚踏出电梯门,放在口袋的手机响起,拿出一看,是秦浩打来的。

    “b,林希雅醒了,不过,她吵着要出院!”

    “我知道了,马上到!”

    顾祁森沉声应道,旋即,加快了脚步。

    ,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