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5 是谁这么过分,把我家宝贝摧残得……
    不要沈轻轻?

    怎么可能?!

    顾祁森立刻在心底否定了宫天祺的话,但对于是否要照顾林希雅一辈子这事,其实他一时间也纠结了,突然不知该如何妥当处理才最好。

    于是,他拧了拧眉,一时半会儿没有出声。

    宫天祺以为他默认自己的话,差点跳起来:“三哥,你该不会真的”

    “我不可能因为她跟沈轻轻分开,你别胡思乱想!”

    顾祁森冷声打断他的话,随后,又皱着眉头喃喃自语,“不过”

    “怎么了?”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会明白!”

    顾祁森说完,索性大手一挥,开始赶人,“你不是说要回去补眠?快走吧!”

    宫天祺:“”

    下午的工作十分繁忙,临近下班,又突然发生一个紧急事件必须开会处理,等顾祁森终于有时间打电话时,已是晚上九点钟。

    他拿起手机一看,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短信,不禁拧拧眉。

    这丫头怎么回事,一点都不惦记着他这个老公,看他怎么收拾她?!

    思及此,他立马从通讯录找到她的号码拨出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而电波中,女孩的声音竟有些沙哑,“喂”

    “你怎么了?声音这么沙?”

    听到她声音恹恹的,似乎很疲惫的样子,顾祁森这会儿,哪还记得要惩罚她?心疼都心疼死了!

    “我噢,没什么啊,太久没喝水了。”

    沈轻轻此时正在办公桌前埋头苦干,经他这么说,才恍然想起自己至少已经四个小时滴水没进,怪不得喉咙有点不舒服。

    “你等我,我先喝点水润润喉。”

    她一边说,一边拿起杯子起身走向饮水机。

    “好!”

    顾祁森闻言,总算稍稍放了心。

    过了一小会儿,沈轻轻将杯子装满水,喝一口后,开始问他,“你下班了吗?”

    “刚开完会!”

    男人如实回答,却听她道,“原来你也加班啊!我还在公司呢。”

    “这么晚?吃晚餐了吗?”

    “没呢!”

    他不提还好,一提,肚子好像饿得姑姑叫了,沈轻轻扁扁嘴,言语间不自觉带着点小委屈。

    顾祁森一听,脸色更不好看了,只说了一句“等我”,便急匆匆挂掉电话。

    知道他这是去给自己找吃的了,沈轻轻微微勾唇,情不自禁绽开一抹浅浅的笑,这时候,因外观设计一事产生的抑郁,亦奇迹般消失不见。

    咕噜噜将杯子里的水全部喝完,沈轻轻将水杯再次装满后,这才转身,悠悠踱步走回大班桌前。

    大约过去二十分钟,高大英俊的男人,带着两个包装精美的便当盒敲门来了。

    这还是顾祁森第一次来到她办公室。

    一进门,入眼的,便是女孩趴在办公桌前,尖尖的下巴抵着桌面,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不知为何,第一次见她这副模样,顾祁森却莫名觉得喜感,所以他当场就忍不住低低笑出声:“是谁这么过分,把我家宝贝摧残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嗯?”

    沈轻轻幽幽抬眸剜他一眼,有气无力抗议道:“你、就是你,除了你还有谁?”

    “我?我只在床上摧残你,其他时候可舍不得。”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将便当盒放在旁边的圆桌上。

    见他一言不合又开始耍流氓,沈轻轻干脆“哼”一声,然后鼓着腮帮子,继续工作。

    顾祁森见状,不由得迈开长腿绕过大班桌走到她身后,一手撑在她椅背上方,另一只手则是像摸小狗那样摸摸她的头,随后,视线落在前方的电脑屏幕上。

    当看清上边的内容时,他陡然眯起了眼:“怎么你一个品牌总监,竟干起设计师的活了?”

    怪不得大半夜了还在加班,像她这么傻乎乎把事情全揽自己身上,不忙死才怪!

    想到这儿,顾祁森无奈摇头,未等她回答突然用力转了一下大班椅,接着,在女孩的惊叫声中一把抱起她,一直走到刚刚放便当盒的那个小圆桌旁,他才将她放下。

    “先吃饭!”

    他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示意她坐在椅子上。

    “嗯啊,好!”

    沈轻轻点点头,乖巧坐下。

    见他带了两个便当,她稍稍愣住,反应过来时,眉眼间尽是心疼,“原来你也没吃啊?那快点吃饭吧,快点快点。”

    她急忙催促他,顺带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21:54分,嘤嘤嘤,苦逼夫妻2人组!

    “好!”

    顾祁森噙着笑,拉了张凳子坐下,与她一起吃晚餐。

    冷冰冰的办公室,因他们之间的温情流动,莫名变得柔和了许多。

    两人边吃饭边聊天,偶尔谈谈情,生活简单而美好。

    吃完饭,在顾祁森的强势要求下,沈轻轻只能跟着一起离开公司。

    心里记挂着工作上的事,因此,她一回到家便立刻打开笔记本,继续忙碌。

    不忍心见她那么操劳,顾祁森心一横,索性把笔记本抢走,快速设置了密码。

    沈轻轻无语了,差点笑哭:“大哥,我的工作是真的很急,好么?快点帮我把密码解开啦!”

    下午,她找n颜的设计师质问,结果那人竟向她坦诚抄袭之事,气得她现在想起,肺都还是疼的。

    她的团队怎么会出现那样一个不负责任之人呢?而且更过分的是,对方一走,设计组居然全跟着走了,一时间难以找到了解品牌又适合的设计师,无奈之下,她唯有亲自上阵了。

    没办法,谁让她如此多才多艺,刚好也精通设计呢?

    “急着去做设计?集团给你几百万的年薪,你就是将宝贵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的,嗯?”

    顾祁森显然很不苟同她的做法。

    “哪有?我是”

    沈轻轻只好将事情一五一十讲述给他听。

    未料到n颜内部竟会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顾祁森浓眉皱得死紧,足以夹死几只苍蝇。

    他沉思片刻之后,才把电脑改了密码还给她,“哎,那我就舍命陪老婆,帮你一起设计吧!”

    “真哒?”

    沈轻轻喜出望外,瞬时笑得眉眼弯弯。

    “嗯哼!”

    男人傲娇地哼一声,就见小丫头蹦跶到他旁边,狗腿地给他捶捶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