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8 嗯,我相信你!
    医生的提议,让顾祁森的脸色倏地变得更黑,而医院办公室里的空气,在这一瞬,亦是仿佛察觉到他的阴郁,竟悄悄凝固了。

    见他死死攥紧那本早已被揉坏的病历表,秦浩忍不住硬着头皮对他说:“boss,属下建议,咱们还是先将林小姐带回s市,安排她在顾氏医院再做一次详尽的检查吧,也许是这边弄错了。”

    秦浩清楚,以林希雅现在的身体状况,无论去哪个医院检查,结果必定不容乐观,但,大医院的治疗,怎么说都会比这边要强上一百倍,无论如何,总要试试的!

    生怕顾祁森一震怒下来整个医院都会跟着遭殃,医生在听到秦浩的话后,赶忙谄媚出声:“是的顾先生,n市只是一个四五线的小城市,医疗水平绝对不能跟身为国际大都市的s市比,所以,秦先生说得对,您还是带林小姐到顶尖的顾氏医院去比较好,指不定,真是我们这边出错了呢。”

    顾祁森这才缓缓抬眸看了秦浩一眼,“准备专机,启程回s市。”

    不管结果有没有出错,他都不可能让林希雅留在这儿了。

    “是!”

    秦浩见状,随即领命退下。

    顾祁森在之后不久,也回到林希雅所住的病房。

    林希雅此时正坐在病床上吃着护工给她削的苹果,见到顾祁森,她立马挤出一抹柔美的微笑:“顾祁森,我是不是可以出院啦?”

    女孩说完,那双紫色的眼眸充满期盼、直勾勾地盯着他。

    顾祁森的心像是被一根刺狠狠扎了一下,硬生生泛着疼,他抿了抿唇,深幽的眸光落在她那张苍白的小脸上,好半晌都说不出话。

    是啊,他该怎么说呢?

    他该怎么告诉她,她的检查结果初步显示,她只有一年的寿命?

    她才只有二十二、三岁,未来的路还好长好长,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遇上他

    想到这儿,顾祁森不由得呼吸一窒,脑海中不禁回想起稍早之前,自己与医生的那番对话——

    “顾先生,林小姐的情况非常糟糕,她应该是在四年前受过致命的伤,甚至被多人x侵过,逼她服用某些药物,导致她不仅失去了子宫,连肝肺、心脏、脾胃、血管等重要身体机能,也已经耗费到了极限,很可能——”

    “很可能怎样?”

    “很可能只剩一年时间,而且她患有抑郁症,情绪有时会不稳定,这将在某一个程度上,加快她各机能衰竭的速度”

    “顾祁森,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见他迟迟没有开口,林希雅小心翼翼唤了他一句。

    她的声音,将顾祁森从思绪中拉回。

    他深深睨了她一眼,触及她那探究的视线,他艰难地咽咽口水,沉声说:“这边的机器坏了,没办法出结果,所以我打算带你回s市检查!”

    “什么?”

    林希雅惊愣地瞪大眼,接着摇摇头,“不,我不走!”

    “希雅,为了你的身体好,你必须跟我走!”

    她极大可能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副模样,在这样的节骨眼下,顾祁森断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将生命一天一天浪费,他发誓,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一定会救她,会让她变得跟正常人一样,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我不要。我身体已经很好了,我不要去s市,不要做检查,我我没事啊没事!”

    林希雅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紧紧地裹在被窝里,那模样儿就像是受惊的小兔子般,可怜得令人心酸。

    “嗯,你没事!你一定会没事的,但到那边确定最终结果,我们也好安心,是不是?”

    顾祁森好声好气劝着她。

    可林希雅依旧不肯配合,一个劲地往后缩,“不,求求你了,顾祁森,我我在s市人生地不熟,我怕,我不去!”

    “s市是我的地盘,没人能伤害你!”

    顾祁森信誓旦旦保证。

    “但我去到那边是不是一定要住医院?我不要啊我怕”

    “呜呜呜,顾祁森,我在医院天天做噩梦,梦到那些人将我呜呜呜”

    女孩的抽泣声,在病房里显得那么苍凉与绝望,让在场的所有人,心脏不自觉揪紧,似乎也能感受到她的恐惧与抗拒。

    两个负责照顾她的护工面面相觑,顿时有些举手无措。

    顾祁森抬手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深吸一口气后,直接告诉她:“不,你不用住院,我会找间别墅给你,那儿有花有草很漂亮,你安心在那边养好身体。”

    “真的吗?”

    林希雅闻言,终于停止了哭泣,哽咽着声音问他。

    “嗯!”

    顾祁森认真地点了点头,就见她伸手揉了一下哭红的眼,满眼希冀问:“那你会跟我一起住吗?”

    未料到她竟会这么问自己,顾祁森稍稍一怔,很快就拒绝:“对不起,我没办法时时刻刻陪你,但我有时间一定会去看你!”

    “可是我一个人怕”

    林希雅委屈地低下头,“s市是我的噩梦之源,我不敢一个人住!”

    “放心,我会派人24小时贴身保护你的,等你身体养好了,如果想回n市,我再送你回来,怎样?”

    自从知道她受过那样非人的对待之后,顾祁森的心一直痛到现在,也渐渐明白,为何如今的她与四年前相差甚远

    其实想想也正常,一个人在备受摧残的时候,怎么可能还天真浪漫、开朗乐观?

    是他这个混蛋对不起她,她的今天全是他间接造成的,他,难辞其咎!

    “叩叩叩——”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秦浩敲门进来了。

    “boss,专机已经准备好,就停在医院顶楼,请问现在是不是要出发了?”

    他语带恭敬问顾祁森。

    顾祁森下意识看向林希雅,富有磁性的嗓音比之前柔了几分:“听话,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可能会害你的!”

    “我”

    林希雅双手紧紧拽着被子,怯怯地望着他们,在见到大家眼底溢满的关心时,她终于咬着唇,重重地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你!”

    话落,她又重新低头,紫色的眼眸迅速划过一抹阴谋得逞的暗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