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9 你跟顾祁森吵架了吗?
    坐直升飞机回到s市,因林希雅坚持不住医院,顾祁森只好暂时先将她安置离医院只有十分钟车程的悦丽大酒店里。

    全部安排妥当,他抬腕看看表,已是深夜12点钟。

    由于第二天一大早还要陪她去做检查,再加上他并没有告知沈轻轻今晚会回来,顾祁森考虑了一下,最终没有回家,而是在林希雅住的套房隔壁,多开了一间房。

    刚冲完凉,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便响起悦耳的铃声,提醒有电话打进来。

    这么晚了,会是谁给他打电话?

    不可能是沈轻轻,因为在一个小时前,他已经给她发过信息道晚安了。

    顾祁森拧拧眉,一边拿毛巾擦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过去。

    右手捞起手机,见屏幕上闪烁着“冉冉”两个字,他抿抿唇,按下接听键。

    “喂,这么晚了找你哥什么事?”

    奔波了一整天,顾祁森此时有些疲惫,他索性靠着床头,抬手揉了揉有些涨的眉心。

    对比起他的心情沉重,顾冉冉的情绪显然高兴多了:“哥,我听秦浩哥说,你找到林希雅了?啊,你真的找到林希雅了?”

    “嗯!”

    顾祁森点点头,“一个星期前找到的!”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呢?好讨厌啊你,早知道的话,我就不跟同学们去旅行,直接回s市了。”

    顾冉冉扁扁嘴,娇滴滴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兴奋。

    顾祁森被她吵得头疼,潜意识里知道自家妹妹接下来会对自己说哪些话,他赶忙先声夺人:“你好好去玩吧,别回来凑热闹了!”

    “什么叫凑热闹嘛!我怎么着都得见识一下让你念念不忘四年的佳人长什么样嘛,而且她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

    顾冉冉依旧笑嘻嘻。

    顾祁森无奈苦笑,“不要那么激动,你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我的事情你无须操心!”

    “好,我不操心不操心,反正你已经找到她了,接下来应该会跟沈轻轻离婚,娶她吧?”

    顾冉冉一脸天真笑道,“我最期待的就是见到你和林希雅修成正果了,等你们结婚,我一定送你一份超级大礼喔。”

    “冉冉——”

    “哎呀大哥,同学在喊我拍照了,就先这样哈。挂啦,拜拜,代我跟未来嫂子问好!”

    她说完,未等顾祁森应声,径自挂掉电话。

    听着电波中“嘟嘟嘟”的忙音,顾祁森顿觉头疼欲裂。

    妹妹的性格他非常清楚,如果被她知道林希雅现在的身体状况,向来将恩义二字看得极重的她,恐怕真的会逼自己与沈轻轻离婚,更甚至,会不顾一切将林希雅的存在告诉沈轻轻,而沈轻轻那么善良

    不,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绝对不会让冉冉知道林希雅的病!

    思及此,顾祁森立马就打电话给秦浩。

    两秒之内,秦浩恭敬的声音从电波那头传来:“boss,请问您有何吩咐?”

    顾祁森冷着脸,直接训斥:“谁允许你将林希雅的事告诉冉冉的?”

    “对不起,boss!您没有吩咐不能对冉冉小姐讲,而她今天又打电话让我去帮她跑跑腿,我情急之下就不小心说漏嘴了。”

    秦浩充满歉意认错。

    “你有告诉冉冉,关于希雅的病情吗?”

    顾祁森眉头拧得死紧,一边问一边暗忖:若他敢嘴快说出去,他非罚他去非洲挖矿不可!

    幸好,秦浩不至于那么没分寸,很快就应答:“没有!她一听说您找到林小姐了,啥也不多问,兴奋地挂掉了电话。”

    顾祁森闻言,原本阴沉的俊脸这才稍稍缓和一些。

    “boss,真的很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秦浩继续道歉。

    终究是自己的心腹,顾祁森当然不至于对他太过苛刻,于是警告他不许向任何人透露林希雅的消息之后,他便切断了通话。

    夜已深,他睡意全无,干脆拿起一包香烟和一支打火机,往阳台走去。

    外边,皓月当空,夜色无比美丽,可他却一点欣赏美景的心情都没有,靠着栏杆一根烟一根烟地抽,直到天空泛起了鱼肚白,他才转身,缓缓踱步回房。

    ——————

    顾祁森连续两天不在沈轻轻身边,兴许是工作太忙了,她倒没太在意,时间也一晃就过了。

    今天周日,她睡了个舒舒服服的懒觉,吃完午餐,正打算拎包出门,开车去养老院看看外婆,谁知,沈拂晓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姐,找我什么事呢?”

    沈轻轻随手将包包放在玄关处的柜子上,顺势在旁边供换鞋可坐的软凳坐下。

    沈拂晓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语带关心问:“你跟顾祁森吵架了吗?”

    早上,她去医院探望一位负伤的同事,谁知,远远地看到顾祁森与一位长得格外漂亮柔弱的女孩走一起,职业的敏感性不得不让她起疑,因此,憋了一整个上午,她终于忍不住打电话给沈轻轻了。

    “啊?没有呀!”

    沈轻轻讶异瞪大眼,莫名觉得好笑,“我们感情挺好的呀。”

    “那就好了!”

    沈拂晓喃喃低语。

    沈轻轻不禁好奇问:“什么就好了,姐,你为什么突然间这么问?”

    “没,就是昨天做了个噩梦,梦到你们吵架而已。”

    沈拂晓敷衍道,随后又问她,“那他现在在家吗?”

    “他周五出差了,应该晚上会回来吧!”

    沈轻轻如实回答。

    沈拂晓黛眉倏地纠成一团,娇唇蠕动着想说些什么,可转念一想,她又将话硬生生咽下。

    也罢,事情还没搞清楚,不需要现在让轻轻知道,免得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姐?”

    “噢,等他出差回来,有时间的话,姐请你们吃饭吧,都没跟你们小两口一起吃过饭呢。”

    沈拂晓云淡风轻将话题扯开。

    沈轻轻微微一笑:“好呀,那就这么说定了喔。”

    “嗯!那你去忙吧!”

    “好!”

    挂掉电话后,沈轻轻将手机重新放回包里,接着,哼起快乐的歌儿蹦跶着出了门。

    ————

    顾氏医院。

    经最顶尖的仪器对林希雅的全方位检查,得到的结果,与在n市几乎一模一样,顾祁森在获知此事后,心情瞬间跌落到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