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0 沈轻轻知道,后果很严重!
    如果说,原本他还对n市的检查结果有所怀疑的话,那么,顾氏医院最精细的设备,总不可能也跟着出错吧?毕竟,那可是他家的医院,那些设备亦是当今世界上最顶级的

    一整个下午,顾祁森都呆在医院顶层那间专属于他的办公室里,疯狂地抽着烟,甚至连林希雅,他都不敢去见。

    “boss——”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浩敲门走进来。

    见顾祁森坐在沙发上吸烟,烟雾缭绕下,是他那熬得通红又泛出浓浓哀伤的眼,他不禁摇摇头,好声劝他:“boss,事已至此,您还是接受现实吧”

    “呵,不接受又能如何?”

    顾祁森讽刺一笑,将手中的香烟掐灭,扔进茶几上放着的水晶烟灰缸里。

    “”

    一时间,秦浩不知该如何应答,只好保持沉默。

    顾祁森又拿起一根香烟点燃,拿到嘴边轻轻吸一口,接着问他:“让你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回boss,已经安排妥当,等会儿就带林小姐过临江别墅那儿。”

    秦浩认真汇报。

    “嗯,接下来交给你了,带几个懂得照顾人的保姆过去。”

    顾祁森沉声交代。

    秦浩见状,忍不住问:“那您不送林小姐吗?”

    之前,他就对林希雅充满感激,而现在,知道她曾经受到过那样非人的凌辱,甚至只能活一年之后,他的心更是完全偏向林希雅这边了。

    虽说知道让boss跟林希雅结婚有点不现实,但他还是私心希望,在林希雅最后的人生当中,boss能够陪伴她

    顾祁森摇摇头:“不了,等我有时间再去看她吧!”

    说他懦弱也好,说他在逃避也行,此时此刻,他最不愿见的人,便是林希雅,当然,还有沈轻轻

    他心乱如麻,完全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两个女人,一个救过他的命又因他而饱受折磨只剩一年的命,另一个带给他满满的幸福与温暖,每次想到她嘴角总会禁不住上扬

    她们,任何一个,他都不想伤害!

    “那好的,属下告退!”

    顾祁森的态度让秦浩稍稍有些失望,可尽管如此,他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朝他鞠鞠躬,转身告退。

    由于暂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沈轻轻,当天晚上,顾祁森家都不回,给她发了条短信后,便直接住进悦丽大酒店。

    沈轻轻对此并未有所怀疑,依然开开心心做面膜睡觉,第二天准时上班去。

    ————

    顾祁森没有去公司,而是在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处理公事。

    中午十二点左右,手机突然响起,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个本地固话,他微微怔住,原本不想接,然而下一秒,安全提示就蹦出“市人民检察院”这几个字眼,顾祁森脑海里旋即闪过“沈拂晓”的脸,于是立马按下接听键。

    还没来得及开口,电波中果然传来沈拂晓清脆的声音:“顾总吗?等下有没有时间,想请你吃个饭!”

    “有事吗?”

    顾祁森拧拧眉,问。

    “嗯,有一点事想问问你,电话里谈不是很方便。”

    沈拂晓如实道。

    顾祁森沉思几秒才回答:“我不在s市!”

    他瞒着沈轻轻自己回来的事,当然不可能告诉沈拂晓了。

    可惜,沈拂晓却直接戳穿他:“少来了,我昨天都在医院看到你了,该不会轻轻现在还不知道你回来吧?”

    顾祁森闻言,眸光不自觉掠过一抹讶异:“你在单位?我去接你。”

    “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就约个中间地点,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

    沈拂晓一边拿起笔,准备记东西。

    “那行,20分钟后在环市路那家明月楼见!”

    “ok!待会见!”

    沈拂晓将电话挂掉,很快就拎包起身,前往明月楼。

    明月楼离她单位很近,大约只花了十五分钟的车程就到了。

    沈拂晓刚走进大门,明月楼的经理早已接到指示在前台等她,然后,热情地将她带到顾祁森专属的包间里。

    此时,顾祁森还没有到。

    沈拂晓坐着喝完一杯茶,高大的男人才推门款款进来。

    “沈检察官,久等了吧?”

    因为她是沈轻轻的堂姐,并且自小就对轻轻照顾有加,顾祁森对她印象是挺好的,也真心拿她当朋友看待。

    “不久,我也刚到!”

    沈拂晓朝他礼貌地点点头,给他倒一杯茶,待他坐下后便开门见山问:“为什么你明明都在s市了,还要瞒着轻轻?”

    “仅凭跟我一通电话和医院那一幕,就将整个事情猜出大概,你真是当检察官的料!”

    顾祁森言语间毫不掩饰对她的称赞。

    沈拂晓浅浅一笑:“女人天生都比较敏感,不像你们男人,神经大条。”

    “或许吧!”

    顾祁森执起茶杯抿一口红茶,深眸淡淡瞥她一眼,道,“不要告诉轻轻!”

    “那你总要给我一个不告诉她的理由吧?”

    沈拂晓讲到这,神色陡然变得严肃,“前女友?新欢?还是什么干妹妹?”

    顾祁森:“”

    “第六感告诉我,那个女孩就是你曾经喜欢过的,叫林希雅,对吗?”

    虽然这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可现实往往与理想相悖,有句话不是叫什么,怕什么来什么吗?

    兴许,老天爷就是喜欢这样子开玩笑的!

    未料到她会猜得如此精准,顾祁森只好点点头,干脆承认:“是她!”

    “那那你怎么打算的?我警告你,要是你敢做出对不起我们家轻——”

    “不会!”

    沈拂晓话还没说完,就被顾祁森冷冷打断,“很感谢你对轻轻的照顾,但我们夫妻之间的事,请你不要插手,否则,轻轻若因此受到伤害,我不会放过你!”

    “所以,你这是想一边跟你的初恋卿卿我我,一边把我妹妹蒙在鼓里?你认为我会眼睁睁看着你伤害轻轻?”

    沈拂晓死死攥紧手心,咬牙切齿反驳。

    顾祁森深深睨她一眼,无奈出声:“她只有一年的寿命。”

    “什么?谁?林希雅?”

    沈拂晓懵了,这个答案,任她怎么想都不会想到。

    “嗯!”

    顾祁森轻轻颔首。

    沈拂晓咬着唇,好半晌才继续道:“那为什么不告诉轻轻?你不告诉她,被她知道了,后果很严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