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2 咱们以后分房睡!
    她不知道该对段泽阳说些什么,干脆当作没有看到他发来的那些图片,强忍着心痛将微信退出。

    双手抱膝窝在床角,沈轻轻的思绪一团混乱,一时间,她压根不知道是该相信图片上的内容,亦或是,相信顾祁森

    毕竟,他那么那么正直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背着她与别的女人暧昧?

    可若当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何他要瞒着自己?为何他要欺骗她说,还在n市出差?

    他究竟是何时回来的?

    他跟那个女的,又是什么关系?

    虽说没办法看到那女人的脸,然而,顾祁森的表情却清楚告诉她,他是在意对方的

    他们两人之间一定不简单

    沈轻轻缓缓抬起下巴,前所未有的恐慌,让她忍不住攥紧了手心。

    不行,她不能在这里瞎猜,她一定要找顾祁森问清楚!

    思及此,沈轻轻立马拿出手机。

    由于对顾祁森的号码熟记于心,她没有把它存在通讯录里,所以,只能颤抖着手指在键盘上按下一个又一个的数字。

    费了好大的功夫,终于按完了十一个号码,可她却迟迟没有勇气按下拨打键。

    哎,沈轻轻,你好怂啊!

    她把自己暗骂一通,烦躁地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阳台透气。

    圆圆的月亮高高挂在天空上,月色很美很美,再加上丝丝凉风拂面,环境无比怡人,只可惜,依然没能让她的心情好转。

    她倚着栏杆,双手托着腮帮子仰望着夜空许久,才终于下定了决心。

    问吧,兴许他有什么苦衷呢

    嗯,一定是这样的,她要相信他!

    沈轻轻不停地鼓励自己,这一次,总算拨通了电话。

    电波中很快就传来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忙完了吗?”

    “对呀!当然忙完啦!”

    沈轻轻故作轻松笑了笑,随后,试探他,“你猜,我在哪里?”

    “嗯?”

    男人有些不明所以。

    “我在机场喔!我已经买好去n市的机票啦,20点40分的飞机喔,你记得接机哈。”

    哼,看你怎么回答?!

    沈轻轻眼神陡然一黯,紧张地咬紧了唇瓣。

    未料到她会突然跑n市,顾祁森倏地吓了一跳,急忙阻止她:“不行,你不能来!”

    “为什么?”

    沈轻轻皱皱眉,心,却开始滴着血。

    他果真不在n市了,才不让自己去的吧?

    呵呵

    原以为男人至少会坦白行踪,结果,顾祁森的答案却令她大失所望——

    “不让你来,是因为我今晚要回家了,我在开车,大概半小时后到。”

    “喔?这么巧?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的呢?好坏!”

    沈轻轻的身子狠狠颤了颤,却仍是咬紧牙根不让自己朝他吼出来。

    她的语调还是那么轻快,演技好得足以拿奥斯卡金像奖。

    开着车往家的方向走的男人,此时并没有察觉出来她的不对劲,勾唇浅浅一笑:“跟你一样,想给你惊喜!”

    这句话,确实是他的心里话。

    几天不见亲亲宝贝的她,他想她想得要命,可这段时间,除了刚开始潜意识想逃避之外,更多的,还是忙着帮林希雅联系国外的名医,所以,这才一直耽搁到今天

    一想到即将见面,顾祁森就忍不住激动起来。

    他的兴奋沈轻轻可无暇去感受,听到他所说的“惊喜”二字,她不禁摇摇头,眼角眉梢间泛过一抹讽刺。

    考虑到他正开着车,她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跟他闹不愉快,因此,什么都没有挑明,只对他说了一句“小心开车”,然后,未等他应声,便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波中“嘟嘟嘟”的忙音,顾祁森拧了拧眉,心底莫名燃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难道这丫头生气了?

    是气他这么久都不回家吧?

    他眯着狭长的眸,深幽的墨瞳,不自觉晕染几分愧疚。

    哄老婆开心这些事儿,其实他并不擅长,可就算怎么不浪漫,他亦是知道,买花一定是对的。

    于是,顾祁森中途又绕路去了花店,在店员的热心推荐下,抱走了一大束代表着歉意的黄玫瑰。

    因买花耽搁了些许时间,原本,他对沈轻轻说的半小时到家,最后足足迟到了40分钟。

    自挂电话之后,沈轻轻就一直坐在沙发上,硬着头皮等顾祁森回来,她本来就生着闷气,这会儿,见他迟到那么久,不由得更加郁闷。

    于是,当男人捧着100朵代表着百分之百的爱意与歉意的黄玫瑰送到她面前时,她却是连瞧都不瞧他一眼,起身往房间的方向走。

    顾祁森见状,微微愣住。

    不一会儿,他便迈开长腿追过去,一边问:“怎么了这是?”

    “”

    沈轻轻声都不吭,继续加快步伐朝前走。

    “轻轻?”

    顾祁森急了,走到卧室门口,他腾出一只手想去抓她的手腕,岂料,被沈轻轻敏捷躲过了。

    “咱们以后分房睡!”

    她说完,“砰”一声将门狠狠甩上,直接反锁。

    顾祁森彻底傻眼,好半晌才晃过神,抬手猛敲门:“什么分房睡?你这丫头,究竟怎么了?”

    “”

    “轻轻?”

    “哼!”

    “你是不是在怪我几天没回来陪你,嗯?”

    “我哪敢呢?你顾大总裁可是大忙人呢。”

    沈轻轻靠着墙,咬牙切齿道。

    “我承认,这是我不对,我认错!你瞧,我这不是给你买花道歉了,嗯?”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又敲了敲门,“有什么事,咱们把门打开了当面说,好吗?”

    沈轻轻捏捏手心,“好啊,等你如实回答我问题了,我才考虑要不要开这个门。”

    “行,你问吧!”

    见她愿意沟通了,顾祁森这才悄悄松一口气。

    然而,下一秒,就听她用冷冰冰的语调问:“今天下午,你跟谁去的s大?你这几天是不是都呆在s市?”

    “”

    顾祁森闻言,深邃的眸子迅速划过一抹暗光,沉思片刻后反问:“你亲眼所见的?”

    “呵,这重要吗?”

    沈轻轻怒极反笑,男人的声音随即响起,“当然!如果是你亲眼所见,你应该当面质问我,而不是生闷气。如果是别人——”

    他话还没说完,沈轻轻就气呼呼将门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