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7 他怎么能忘了那些事?
    苏晗正在花园里忙碌着修剪花花草草,这时,佣人张嫂急匆匆奔跑了过来。

    “夫人,夫人——”

    她人还没到,声音已经响彻整个花园的上空。

    苏晗站直身子,抬眸笑着看向她:“怎么啦张嫂,平时不见你那么着急的?”

    “夫人呼”

    张嫂总算奔到她前边,气喘吁吁道,“是顾顾大少爷来了!”

    “什么?”

    未料到顾祁森竟会到她家里,苏晗神色陡然一变,手中的花剪也随之掉到地上。

    “哎哟夫人,您小心点,幸好没砸到脚。”

    张嫂立刻弯腰把剪刀捡起来,一边关心说。

    “没事的张嫂。”

    苏晗这才缓过神来,朝张嫂温柔地笑了笑,接着问:“他在哪?有说什么事吗?”

    因为对方是顾祁森,她的语气不免紧张起来,身子也微微有些颤抖。

    张嫂以为她在害怕,不由得伸手扶了她一下,安抚道:“您放心,他看起来应该不是来找您麻烦的,而且他这次还带着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女孩,是那女孩儿说要见您的,她叫沈轻轻!”

    “艾玛,你不早说!”

    听到沈轻轻的名字,苏晗终于彻底松口气,“张嫂,快去厨房准备点好吃的糕点,轻轻最爱吃芝士蛋糕和提拉米苏了。”

    “好嘞!”

    看样子夫人应该很喜欢这位叫沈轻轻的女孩子,张嫂不禁笑得十分灿烂,兴冲冲就离开了。

    苏晗脱下身上的围裙,整理一遍衣服之后,笑意吟吟往屋里走去。

    她家这栋房子,以前顾冉冉没少来,但顾祁森,却是第一次,苏晗知道,他肯过来,一定是沈轻轻起的作用,那丫头啊,真善良!

    别墅客厅。

    沈轻轻坐在沙发上,优雅地喝着佣人送上来的茶,并不搭理顾祁森。

    她现在采取的,便是与他冷战的方式。

    反正打又打不过他,离家出走肯定也不是办法,权衡之下,冷落他是最好的办法。

    其实,她还是相信他的,毕竟如果他真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以他的性格不可能会昧着良心sayno,也不可能还会好声好气地哄着自己,他只会一张离婚协议扔过来,然后,逼她离婚

    所以,她相信他与那个女人之间至少现在还是清白的,只不过

    女人都是小心眼的,她当然也不例外,他有着秘密死都不肯说,宁愿惹自己生气也要隐瞒自己,她如何能开心,如何能不生气呢?

    哼,她就要一直不理他,一直一直,直到她心里舒服了再说

    沈轻轻的心思,顾祁森当然不知道。

    自从进这间别墅,他的视线便不自觉打量起周围的布局。

    房间的设计十分温馨,处处透出一抹幸福的生活气息,然而,他们一家越幸福,他心里越难受,就好像是被人拿着一把刀子,狠狠在心窝处狠狠地捅了一下又一下。

    原以为在知道苏晗为救小孩差点丧命那事之后,他对她的恨会稍稍少那么一点点,可到底,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心。

    此时此刻,看着这个温馨幸福的家,特别是壁柜上放着的那一排排一家三口的合照,他心里深处的恨,还是忍不住翻滚着涌了上来。

    小时候,他发现母亲总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抽泣,他刚开始并不懂为什么,直到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父亲外边有女人,他不要母亲、不要自己、也不要这个家,心里只有那个叫苏晗的女人,更甚至,他与苏晗还生了一个儿子,以至于母亲知道后受不住刺激,在他七岁那年,抱着年仅一岁的妹妹跳楼,而他,亲眼目睹这一切

    呵呵!

    他怎么能忘了那些事?

    他怎么能忘记,苏晗是自己的杀母仇人?

    而他,居然因为沈轻轻,头脑一发热就跑到这里来了?

    顾祁森越想,越不能谅解自己的行为,于是,噌一下就站起来。

    沈轻轻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跳,卷翘的睫毛眨了眨,娇唇蠕动着正想问他,却见他已迈开长腿,面无表情大阔步往外边走去。

    “喂——”

    沈轻轻正想叫住他,恍然想起自己在跟他冷战,干脆狠心将视线收回,继续喝杯中的茶。

    哼,走就走呗,谁怕谁?

    他那么讨厌苏阿姨,她才不指望他一下子就能跟苏阿姨一笑泯恩仇呢,哎!

    虽是安慰自己这么想,可当她迟迟等不到顾祁森回来时,她这才后知后觉发现,心好痛、好痛,她终究还是无法对他的难过视若无睹

    沈轻轻捂着心口微微喘了一下气,平复心情后,苏晗出现了。

    见客厅里只有沈轻轻一个人,她眸光闪了闪,悄悄掠过一抹失望,但嘴角依然含笑问沈轻轻:“轻轻,怎么突然想起来看阿姨啦?听张嫂说,阿森也来了,他人呢?”

    沈轻轻礼貌地找了个借口,“阿姨,他接了个电话有急事先走了。”

    “喔,原来是这样。”

    苏晗不疑有他点点头,随后热情邀约,“既然来了,中午留在这吃饭,怎样?”

    “可以呀,谢谢阿姨啦。”

    沈轻轻笑着答应,接着又问,“顾教授和佑辰呢?”

    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顾正弘,毕竟顾祁森都没叫他爸爸,她若擅自叫人,感觉特别奇怪,而叫叔叔或伯伯更奇怪,所以,她只能恭敬地称呼顾正弘为顾教授。

    “佑辰他爸爸去国外参加学术研讨了,佑辰最近也不知在忙什么,连电话都少给我们打,更别说回来了。”

    提起顾浩云,苏晗就禁不住摇摇头,“这孩子,长到24岁了也没个女朋友,轻轻啊,阿姨拜托你的事,你有没帮着关注一下?”

    “额”

    沈轻轻摸摸头,一脸为难,“抱歉阿姨,我最近忙,所以”

    最适合的人选是圆圆,可人家对佑辰压根没意思呀,而她自己身边貌似也没适合的,哎,头疼!

    这做媒啊,太不容易了有木有?

    沈轻轻一边腹诽一边拿起茶杯抿一口茶,结果,居然听到苏晗笑眯眯对她说:“你不是还有个堂姐吗?要不你帮忙问问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