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3 沈轻轻,你要对我负责!
    噢,他看到了什么?

    天啊,大白天的,他们做这种事情,能关下门吗?

    呜呜呜,boss会不会在盛怒之下,把他的乌纱帽给摘了?

    轰——

    戴维斯身子猛地一颤,慌得将比基尼全部抛在地上,立马拔腿就跑。

    ”啊啊啊,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没看到,没看到!”

    他的无意闯入,彻底打散所有的旖旎。

    沈轻轻霍地清醒过来,羞得抡起拳头往男人肩膀上砸去,“啊——都怪你这大混蛋!”

    嘤嘤嘤,丢脸丢到太平洋了,幸好他们衣衫完整,若不然,岂不是被看光光了?

    噢,让她先死一死吧!

    沈轻轻郁闷得无地自容,索性翻过身,用被子盖住自己,将自己紧紧裹在被窝里。

    兴致被打断,顾祁森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见沈轻轻一副羞愤难当的小模样,他却不自觉被逗乐了。

    俯身过去拉了拉她的被子,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温柔:“好啦,不用躲了,戴维斯早不在了。”

    “你不要跟我说话!”

    沈轻轻依旧把被子闷得紧紧的,清甜的声音透过空调被传出来,莫名地,多了几分撒娇的味道。

    顾祁森眯着眸,笑得眉眼弯弯:“要不等下我去把戴维斯的眼珠子挖出来,给你报仇,嗯?”

    “你先挖你自己的,哼!”

    沈轻轻存心与他对着干。

    顾祁森却一点也不生气:“不行,我看你还没看够,怎么舍得让自己没有了眼睛。”

    沈轻轻:””

    “你是不是去哪里偷师了?要不怎么这么会说甜言蜜语?”

    她想了想,忍不住问。

    “这叫甜言蜜语?”

    顾祁森拧拧眉,“我只是如实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才不信呢!”

    沈轻轻撅着小嘴,心里却不禁暗忖,或许他对以前的女朋友就是这样的吧?

    想起他也像对待自己那样亲过抱过别的女人,心突然塞塞的,变得格外难受。

    亏她昨晚还很大方地对自己说,他若有前任也没啥好郁闷的,可终究,她无法不介意

    思想开小差之际,顾祁森趁机扯下她的被子,霎时间,女孩精致的脸蛋尽纳眼底。

    看着她眉心中似乎带着几许的愁绪,他情不自禁伸手过去,用略带粗茧的指腹轻轻帮她顺了顺,刻意压低了声音:“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要不要听?”

    “嗯?什么秘密?”

    沈轻轻好奇心重,一下子就被他转移了注意力。

    “真的想听?”

    男人抿着唇,似笑非笑。

    “不说拉倒!”

    她剜他一眼,又扭过头,不去看他。

    顾祁森低低一笑,伸手把她的小脸给扳过来,单手撑在她肩侧,深邃的眸子微眯,与她对视。

    沈轻轻下意识眨了眨卷翘的睫毛,就听他含笑的声音幽幽响起:”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看光你是什么时候?”

    “你——你无耻!”

    未料到他竟然会提这么羞人的问题,沈轻轻一张小脸倏地就变得通红,可爱得像极了红苹果。

    “无耻?是有那么一点。”

    顾祁森勾唇,干脆承认了。

    沈轻轻倒是被他实诚的回答震住,好半晌都发不出一句话,而他则是继续往下讲,“你说我一个不近女色的正人君子,怎么遇到你,就分分钟秒变成流氓,嗯?”

    “噗——”

    饶是再怎么做心理建设不去搭理他、不原谅他,可当从他嘴里说出这一句话时,沈轻轻再也抑制不住笑出声。

    “哈哈哈,顾祁森,你还要不要脸了?”

    她一边笑,一边条件反射般伸手去捏他的脸。

    顾祁森将她的小爪子拿下,放在嘴边亲了亲,眼角眉梢间溢满宠溺:“如果能让你不生气,我可以不要脸!”

    “你你不要对我使美男计,没用的!”

    沈轻轻心扑通扑通直跳,说话也开始不利索。

    顾祁森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唇角溢出一缕促狭的笑意:“明明是你对我使出美人计的。”

    沈轻轻委屈瞪他,“我哪有?”

    “没有?”

    顾祁森挑眉,语气陡然变得认真,“嗯哼,也不知是谁,当初故意跑到我房间去洗澡。”

    “我哪有?”

    沈轻轻想都没想,立马就否认。

    然而,她很快就灵光一闪。

    貌似真有过那么一次,她因自己房里的热水器坏了偷偷跑到他房间

    他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那时候有回来过?

    轰——

    女孩的俏脸瞬间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五彩纷呈,美丽极了。

    “混蛋,你竟然那时候就把我给唔唔”

    她恼羞成怒正想打他,他却直接捏住她的下巴狠狠吻住她的唇,不一会儿,就将女孩所有的抗议尽数吞没在唇齿间。

    这个吻热情、浓烈,唇与舌的缠绵,再一次打破了他们心与心的隔阂。

    他缱绻地吻着她,一遍又一遍,一点都不想停下来,只想就这样缠着她,勾着她,一直到天荒地老

    十五分钟后,沈轻轻有些呼吸不畅,顾祁森才依依不舍松开她。

    他深眸灼灼盯着她那张水润的红唇,禁不住又亲了一口,哑着声音说:“你知不知道我当时看光你之后,连续做了一个星期的chun梦,女主角都是你”

    “啊讨厌,你不许再说了,我不听——”

    沈轻轻急忙打断他,小脸早已红到了耳根儿后边。

    顾祁森抬手揉了揉她的脸蛋,深情款款对她说:“所以是你对我使出了美人计,把我的心勾住了,再也住不进别人。沈轻轻,你要对我负责!”

    沈轻轻闻言,做了个深呼吸,滴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随后对他说:“好,我对你负责,你先让我起来!”

    “那先说说你想怎么负责?”

    顾祁森依然压在她身上,好整以暇问。

    软绵绵的触感太舒服了,他可一点都不舍得动。

    “帮你洗澡怎么样?你趁我洗澡的时候看光我,我也要看回来!”

    沈轻轻歪着脑袋,娇嗔瞪他,美眸晶亮晶亮的,落在他眼底,堪比世间最美的珍珠。

    “好,为夫很大方的,你想看,就给你看个够!”

    美色诱人,顾祁森当即就被迷住了,以至于忽略她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流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