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5 祸害!妖孽!招蜂引蝶!
    兴许是由于差一点点就成为车轮底下一缕冤魂,沈轻轻游玩的兴致瞬间减掉一大半。

    她一个人漫无目的在路上逛着,经过卖椰子的地方,感到有些口渴,于是,她买一只椰子边走边吸香甜的椰汁,然后,不知不觉来到了海滩。

    晴空万里,天上没有一片云,火辣辣的阳光直射在黄澄澄的细沙上,给人一种热火朝天的感觉,而人们却不惧炎热,穿着各式各样的泳装,自由嬉戏着。

    沈轻轻坐在沙滩上,放眼望去,全是清一色的比基尼,她不禁暗忖,今天果真如戴维斯所讲的,是比基尼日,其实,她才没那个勇气穿呢,当初自己那么说,纯粹是为了气顾祁森

    再往远处看,海水就像天空一样蔚蓝、明净,蓝色缓缓地向沙滩蔓延,渐渐变浅,美不胜收。

    她是一个喜欢拍摄景物的人,所以,在这样的时刻,怎么可以少得了手机?

    思及此,沈轻轻立马拉开包包的拉链,将手机从包里拿出来。

    看着黑屏的手机,她这才想起自己稍早之前关机了。

    也不知顾祁森有没有找自己?

    她这么做,他一定会很生气吧?

    指不定回去之后,他该怎么惩罚她呢

    哎!

    沈轻轻蹙蹙眉,无奈叹气。

    后悔吗?

    她悄悄问自己,答案却是no!

    是的,不后悔,想做就做,想疯就疯,她才不想因为爱他就失去了自我,被他牵着鼻子走

    可是可是,为什么她才出来几个小时,却仿佛隔了几个世纪那么远,突然间好想好想他呢?

    “噔噔噔”

    手机闪了闪,很快就开屏搜索到了信号,紧接着,便有无数条短消息窜进来。

    沈轻轻点开收件箱一看,大约有20通,都是顾祁森打的

    她眉心跳了跳,忍不住捏紧了手机。

    有些犹豫该不该给他回个电话,不远处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啊——”

    “啊——好帅!”

    “好帅好帅——”

    咦,难道有明星?

    听说很多明星会来这边度假或拍外景的,该不会那么凑巧,被她遇到了吧?

    沈轻轻被挑起了好奇心,也跟着站起来。

    她循声望去,岂料这一望,彻底震惊。

    顾顾祁森?

    他怎么会在这?

    沈轻轻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睛眨也不眨看着自家那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正风度翩翩朝自己走来。

    他穿着一袭优雅的休闲装,白衣黑裤,完美的剪裁衬得他愈发的伟岸迷人,一出现就秒杀了沙滩上无数型男,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也怪不得能引发那么多美女失声尖叫了。

    祸害!

    妖孽!

    招蜂引蝶!

    沈轻轻暗暗吐槽。

    随着男人越走越近,她才后知后觉记起某件重要的事儿,那就是——

    跑!

    哎呀妈呀,他是来抓自己的,她要是傻乎乎站着被抓的话,岂不是丢脸丢到太平洋?

    不不不

    想到这儿,沈轻轻赶忙转身,拔腿就逃。

    “沈轻轻,你给我站住!”

    顾祁森未料到他发疯似的找了她大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人,这死丫头竟然还想跑,霎时间气得肺都炸了。

    她跑,他追,凭借着他那双大长腿,不一会儿,他便把不乖的女孩给拽到怀里。

    “啪——”

    “啪——”

    “啪——”

    臀上连续挨了三个巴掌,沈轻轻疼得直皱眉,抡拳就往他肩膀砸去:“你混蛋,干嘛打我?疼死了!”

    “疼?”

    顾祁森直接捏住她的下颌,深邃的眸子微眯,潋滟层层怒意:“你这么跑出去,就没想过找不到你,我也会疼?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在她不见的这几个小时里,他无时无刻不在为她担心,急得都快得失心疯了,而她?居然还如此没心没肺,见到他就跑?!

    “我”

    沈轻轻咽咽口水,许是被他愤怒的眸光所摄,她莫名觉得理亏,只能扁扁嘴,不情不愿对他说:“对不起啦!”

    “下次不许再擅自乱跑了,听到没有?外面那么危险,出事了怎么办?”

    顾祁森的语气不由得柔和一些,毕竟看到她完好无事,他心底还是悄悄松一口气。

    “哦!”

    沈轻轻低声应了一句,却是有些心虚。

    稍早之前自己确实在鬼门关绕了一圈,如果被他知道,约莫要骂死她吧

    沈轻轻的心思,顾祁森并不知道,他原本打算狠狠惩罚她一顿的,可这会儿,他哪里还舍得,尤其是见她此时低眉顺眼的小模样,他更是连大声喝斥她都舍不得了。

    轻叹一声,他索性将她一把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离开沙滩。

    沈轻轻深知挣扎没用,只好乖巧地攀住他的脖子,任由他将自己带离这儿。

    太阳很晒,她干脆将整个小脸埋在他胸前,男人见状,眼角眉梢间不自觉变得温柔许多。

    俊美无俦的男人抱着纤细的女孩,俨然成为海滩最美的一条风景线,又再一次华丽丽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幸运的是,他们所住的酒店离这儿不远,不需要坐车,步行十分钟就到了。

    回到总统套房,顾祁森迅速将门锁好,随后,在沈轻轻的抗议声中,他像丢沙包那样直接把她丢到柔软的大床上。

    ————-

    海滩的另一边,某栋奢华的私人别墅。

    清澈的游泳池里,男人像鱼儿一般灵活地变幻着各种优美的姿势,时而仰泳、时而潜泳,惬意地享受着日光浴。

    这时,一名身穿黑衣黑裤的男子匆匆走过来。

    “主子!”

    他恭敬地鞠了个躬。

    男人这才慢悠悠游到岸边,抓着护栏跃上来,顺势摘掉潜水镜,露出一双妖孽的绿眸。

    他一上岸,就有女佣毕恭毕敬递上干净的围巾,男人接过,一边擦脸一边往泳池边的遮阳伞走。

    前来汇报的男子见状,也亦步亦趋跟在他后边。

    男人落座后,拿起一瓶矿泉水打开喝了两口,旋即问:“查到了?”

    “是的主子,这是那女孩的资料。”

    男子弯着腰,双手呈上。

    “好!”

    男人噙着一抹邪肆的笑,有一下没一下翻着下属递过来的资料,谁知,不到几秒的时间,他脸色陡然一变,“这么少?你们怎么做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