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6 小鸟依人依偎在他身边
    “对不起主子,这女孩来头不小,我们动用了所有资源去查,可惜她的过往资料全部被人抹去,除了姓名、年龄、目前的工作之外,就只剩下奇思杯大奖和这则化妆品广告了。”

    男子战战兢兢回答。

    “动用所有资源去查都无法查出她的过往,呵,看来这女孩来头的确不小。不过,越是挑战的事情,本少越有兴趣!”

    赫连律性感的薄唇微勾,眉眼间尽是势在必得的冷戾。

    “主子”

    男子话讲到一半,突然有些吞吞吐吐起来,“属属下还有事情禀告。”

    赫连律闻言,语气中夹杂几丝不耐:“有话快说!”

    “对方跟顾氏集团的总裁顾祁森同住一间房,两人看起来关系匪浅,很可能是情侣。”

    男子说完,下意识屏住呼吸,安静地等着自家主子答复。

    原以为听到顾祁森的名字后,主子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谁知,却听他哼一声,随后反问自己:“那又怎样?”

    “您若动了她,恐怕会得罪顾祁森!”

    尽管忠言逆耳,但男子还是硬着头皮将自己的顾虑说出来。

    “莫非你认为,本少怕他?”

    赫连律半眯着狭长的绿眸,眼底迅速划过一缕阴婺。

    “不,您当然不会怕,属下只是担心——”

    男子的话未说完,赫连律放在身旁的手机突然响起。

    见自家主子神色严肃接起了电话,他只好站在一旁耐心等候着。

    “好ok,我立刻回去!”

    一分钟后,赫连律结束通话,霍地站起身。

    “主子——”

    “两天内把人给我抓到纽约,否则提头来见!”

    “是!”

    ——————

    当赫连律对沈轻轻虎视眈眈的时候,顾祁森与沈轻轻小两口却丝毫未觉,在床上上演着打情骂俏的恩爱戏码。

    “啊,顾祁森,你这坏蛋,我又不是沙包,你摔痛我了!”

    被男人毫不怜香惜玉扔进软绵绵的床垫中,沈轻轻立马爬起来,随手捞起枕头就往他身上扔去,一边扔一边骂。

    顾祁森轻而易举就躲过她的攻击,高大的身子扑过去,直接将她压在身下,肆意对她上下其手起来。

    他这样一言不合就挠她痒痒,害得沈轻轻实在忍不住了,当场便咯咯笑出声。

    “啊哈哈,混蛋,住手!住手!”

    “哈哈好痒好痒!顾祁森,你快停下来。”

    “顾祁森,哈哈——”

    女孩不停地扭动着娇小的身子,笑呵呵用手去阻挡他,可顾祁森却越玩越起劲,似乎爱极了她这样可爱的反应。

    “人家说,怕痒痒的女孩最疼老公了,可你怎么就一点都不心疼我呢,嗯?”

    “哈哈,我哪有不心疼你?明明是你不心疼我,哼哼!”

    “是么?瞧我现在不是在疼你了吗?嗯”

    “啊哈哈,不许碰哪里,好痒啊,讨厌!”

    “那这里呢?”

    “哈哈”

    “这里?”

    “你唔唔”

    最后,以一场缠绵的热吻,结束他对她的惩罚。

    许久许久之后,顾祁森才依依不舍松开她。

    两个人躺在一起,他把她圈在怀里,伸手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脸,男人眼角眉梢间潋滟着无尽的柔情蜜意:“今天去哪了?”

    “去吃了个自助餐,然后舒舒服服做了个spa!”

    沈轻轻如实告诉他,当然,很机智地避开自己差点被车撞了这事,免得这男人又要教训她。

    “spa?”

    顾祁森挑挑眉,“我摸过的地方都给别人摸了?嗯?”

    话落,他大手很不客气地在罩在她心口处用力按一下。

    沈轻轻无语,赶忙把他的手给扯开,“没啦没啦,就按按背而已,这里怎么好意思给别人碰呢?”

    按xiong?

    虽然现在在美容院很流行这样的项目,其实多按按可以减少许多疾病,但她还不至于那么豪放啊

    不过,这男人该不会连同为女人的按摩师摸自己一下,他都不允许吧?

    听她这么讲,顾祁森微沉的俊脸才稍稍缓和一些:“以后记住,你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是我的,别人不许碰一下,女的也不行!”

    “那我岂不是连spa都不能做了?不要!”

    沈轻轻没好气抗议。

    顾祁森将她气鼓鼓的表情看在眼底,不由得笑了:“我不介意帮你做,比如揉揉xiong,揉揉背,这些为夫还是多少懂一些的。”

    “切你少来啦,你又不是专业的按摩师,我才不信你!”

    沈轻轻翻翻白眼,接着漾起一抹促狭的笑,“要不,你先去学学?正好可以给你机会,去摸别的女人?嗯?”

    “嗯哼,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赶明儿我就让秦瑄找一百个女人来练习。哎,为了我太太的健康美丽着想,我只好牺牲这双手了!”

    顾祁森一本正经道。

    “哈哈——”

    沈轻轻被他逗笑,情不自禁枕着他的胳膊,小鸟依人依偎在他身边。

    室内,渐渐氤氲着一股浪漫的温馨气息,而他们的心,在不知不觉中又向彼此靠近。

    一个小时后,戴维斯穿着一袭花衣服搭配短裤出现。

    这一次,他总算记得要敲门了。

    上午因为忘记敲门,结果间接把夫人弄丢,boss一气之下,差点没把他给送到南极去,幸好关键时刻他够机灵,对boss哭诉说,若这时候把他送走就没人给他与夫人当向导了,于是最终boss只罚他中午不准吃饭,惊险逃过一顿责罚!

    “boss,已经备好了车,您随时可以出发。”

    他走进来,对此时正坐在沙发上喝咖啡的顾祁森毕恭毕敬汇报。

    顾祁森轻轻颔首,“嗯,了解!”

    他的话音刚落,一旁吃着小蛋糕的沈轻轻便好奇问道:“去哪?”

    “去一个能把你卖掉的地方!”

    顾祁森似笑非笑开口。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瞪他:“你敢?!”

    “我当然敢!可惜没人出得起价,你太贵了。”

    顾祁森放下咖啡杯,摸摸她的头。

    沈轻轻眨眨卷翘的羽睫,仰起小脸瞅他,“是咩?有多贵?”

    “无价!”

    沈轻轻:“”

    嘤嘤嘤,怎么那么甜呢?

    她心里溢满了快乐的泡泡,而当她跟着顾祁森来到某个地方时,更是幸福得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