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8 没关系,你以后有我!
    顾祁森厉眸微眯,下意识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路上除了有几对相携而行的情侣之外,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

    奇怪?

    难道是他多心了?

    他拧拧眉,不自觉加快了脚步。

    不一会儿,他就追上了沈轻轻。

    无论有没有危险,这个地方都不宜久待,因此,他索性牵起她的手,“走吧,回酒店吃晚饭。”

    “嗯啊!”

    沈轻轻乖巧地点点头,任由他牵着自己,大步流星离开。

    这时,隐匿在暗处的几个黑衣人见状,不由得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贸贸然窜出去动手,毕竟顾祁森可不是一般的对手,他们对他,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忌惮。

    只不过,该怎么办呢?

    主子下令,两天内必须把那女子抓到纽约,时间所剩无几了

    ————

    “boss,夫人,你们回来啦。玩得开心吗?”

    他们一回到酒店,戴维斯便闻声赶过来,谄媚地笑了笑。

    沈轻轻心情好,对他更是格外亲切:“嗯,很开心喔。”

    “开心就好啦,可以在关岛多呆几天,海滩都还没去。”

    戴维斯积极提议。

    沈轻轻正想点头说“好”,谁知,顾祁森却一记眼神射过来,“不去了,今晚早点休息,明天上午回国。”

    “啊?boss,您为什么这么快回去?”

    戴维斯当下懵了,声音提高几度,“我还准备邀请你们明天去我的农庄做客呢。”

    “下次吧。”

    顾祁森淡淡开口,接着对沈轻轻解释,“我有点事情要赶回s市处理。”

    他撒谎了,其实之所以会离开,是因为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一丝丝的危险

    “没事,工作要紧嘛。”

    沈轻轻虽说讶异他才来一天就要回去,但稍早之前的情人崖之旅已经满足了她所有的梦想,所以,她一点也不介意他做这样的安排。

    倒是顾祁森对她十分愧疚,伸手摸摸她的头:“等下次时间充裕了,我再带你出来玩,嗯?”

    “好啊,一言为定喔!”

    她笑意盎然伸出手,对他眨眨眼,“拉钩钩!”

    “呵,好!”

    顾祁森忍俊不禁,也跟着伸出手。

    超级大电灯泡戴维斯站在旁边,看着他们如此腻歪,有些受不了地摇摇头。

    看来,他也得去找个女人谈恋爱了,呜呜呜

    在酒店吃完晚饭,顾祁森趁沈轻轻去洗澡之际,打电话给了秦浩。

    秦浩此时刚带着医生从林希雅住的别墅撤离,见顾祁森打来电话,以为他是关心林希雅的状况,于是,不等他出声,他便率先汇报:“boss,林小姐的身体状况稍稍有些好转,看样子我们给她找的医生是找对了。”

    “那就好!”

    顾祁森闻言,原本就不错的心情顷刻间更好了,对秦浩说话的语气也温和了许多,“这些天辛苦你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

    秦浩毕恭毕敬回答,随后问,“您出国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

    “这么快?”

    “嗯,有件事要你马上办。”

    顾祁森总算将自己打电话给他的目的说出来,“我怀疑有杀手跟踪到关岛,给你一小时,安排五六个最精锐的暗卫过来酒店这边。”

    “是!”

    未料到竟有这样的事,秦浩的表情陡然变得严肃,深眸溢过几丝担忧,“那boss,您小心点。”

    “会的,去办吧!”

    “是!”

    秦浩说完,旋即挂了电话。

    顾祁森将手机搁在床头柜,走到落地窗前,望着一望无际的无敌海景,狭长的凤眸微眯,神色复杂难辨。

    沈轻轻洗完澡出来,就见他单手插袋,挺直背脊站在那儿,侧脸英俊绝伦,宛若从古希腊神话中走出来的天神,分分钟散发着迷人的光彩。

    她的心不争气狂跳几下,唇角微微勾起,挂着浅浅的笑意朝他走去。

    “老公——”

    女孩甜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顾祁森心头微微一动,转过身,视线所及之处,恰好是她弯弯的笑眼。

    灿烂、明亮、漂亮几乎所有与美好相关的形容词,都不足以诠释她在他眼底的美,他是那么那么地喜欢看着她笑,喜欢到只要她笑了,自己也会不自觉跟着笑的地步。

    抬手,揉了揉女孩乌黑亮丽的秀发,他情不自禁把她搂在怀中,低声唤她的名字:“沈轻轻——”

    “嗯?”

    沈轻轻小脸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软软地应了一句。

    “没事,就是想叫你的名字。”

    顾祁森憋着笑,大手又开始在她头上捣乱。

    由于她刚刚沐浴完,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玫瑰香气,幽幽的,特别好闻。

    顾祁森将脸埋在她肩窝深吸一口气,这才问她:“谁给你起了这么一个简单易叫的名字,嗯?”

    “应该是外婆吧,我爸妈自小都不理我的,他们长什么样子,我现在都不记得了。哎,想想也挺可悲的。”

    提起父母,沈轻轻晶亮的杏眸倏地黯淡下来。

    顾祁森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莫名想起同病相怜这个成语,沉声安慰她:“没关系,你以后有我!”

    “嘻,谢谢你!”

    沈轻轻抿唇微笑,心尖顿时暖暖的。

    然而,还没等她感动太久,他就本性暴露,捏着她精巧的下巴,勾唇邪魅一笑:“谢我?倒不如把上午没洗完的澡继续,嗯?”

    “我不要!”

    “不许不要!”

    “啊就是不要”

    ————

    经顾祁森的精心部署,赫连律的人迟迟找不到机会对沈轻轻下手,当然,他们更加意想不到,第二天一大早,顾祁森就带着沈轻轻匆匆离开关岛了。

    猎物从自己眼皮底下跑掉,为首的男子艾伦灰头灰脸从关岛坐飞机到纽约,直接在赫连律面前跪下。

    “主子,请责罚!”

    此番前来,艾伦已经做好必死的决心。

    岂料,赫连律却面无表情抛给他一支枪,如星钻般好看的绿眸泛出嗜血的冷意:“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去s市杀顾祁森,要么自行了断!”

    “属下选前者!”

    艾伦毫不犹豫将手枪收起站起身,“属下这就去执行任务!”

    话落,他头也不回走了。

    赫连律优雅端坐在大班椅上,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眉眼间蕴满的,全是令人心惊胆颤的诡异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