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2 来吧,相互惩罚!
    “轻轻,我”

    顾冉冉眼神闪烁,吞吞吐吐地说不出话来。

    她此时的模样,让人一眼就看得出,她十分地为难。

    沈轻轻的心蓦地一沉。

    苏晗见状,立马打圆场,“好啦轻轻,冉冉这丫头说话有时候辞不达意。她经常呆国外,中文不是那么灵光,我想她估计连齐人之福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呢,你就别那么认真了哈。”

    “是么?”

    沈轻轻还是有些不相信。

    倒不是她疑心重,而是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就强,哪怕她已经原谅顾祁森稍早之前瞒着自己与神秘女郎同游s大这事,但说到底,怀疑的种子一旦播下,哪可能那么容易就消除?

    还有,中午他与顾冉冉的话并不一致,或许他们两人,有一个是在撒谎骗自己,而不管是哪一个人在骗她,这都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苏晗悄悄给顾冉冉使了个眼色,顾冉冉这才意会过来,天真地问她们:“齐人之福不就是享齐天下所有的福吗?”

    “呵呵,我就说嘛,这丫头一定用错词了。”

    趁沈轻轻没答话之前,苏晗便抢先一步出声了。

    顾冉冉眨眨眼,一脸茫然:“难道我说的不是吗?”

    “当然不是啦,傻丫头!”

    苏晗笑,接着亲昵地拉起沈轻轻的手,“好啦,吃饭了喔。阿森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很清楚,冉冉,你说对不对?”

    “嗯嗯!”

    顾冉冉忙不迭点点头,一边拿起手机查“齐人之福”,然后,恍然大悟般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噢,对不起,我真的弄错了,原来享齐人之福是这种意思啊。nonono,我大哥肯定不是这样的人啦,他向来很专情的,那么多年如一日爱着一个女人呢。”

    讲到这,她又瞪大眼,赶忙摆摆手,“啊轻轻,我今晚肯定是哪根筋不对,你可千万不要把我的话当真啊”

    “”

    沈轻轻不是傻瓜,顾冉冉三番两次说漏嘴,不管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她都不可能视若无睹。

    不过,深知继续纠缠下去会越来越不痛快,而且今天是佑辰生日,她也不想把气氛搞得那么僵,于是沈轻轻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暂时略过此事。

    她抿着唇,假装无所谓地勾起一抹笑:“没事没事,我才不会当真呢。”

    话虽这么说,心却悄悄在滴血。

    所幸过不久顾正弘和顾浩云父子俩就出现了,客厅逐渐热闹起来,忙着给顾浩云庆生,沈轻轻也就没有多余的精力继续伤心。

    陪顾浩云庆生之后,回到家,已是深夜。

    打开门,客厅灯亮着,男人优雅坐在沙发上翻着书,那场景美得宛若一幅画。

    沈轻轻的视线若有所思落在他那张俊美无俦的侧脸上,想开口叫他,可不知为何,“老公”两个字到嘴边却迟迟发不出来。

    “舍得回来了,嗯?”

    顾祁森放下手中的书,起身走向她。

    沈轻轻抿着唇,抬眸幽幽看他一眼,然后,绕开他往屋里走去。

    未料到她居然给自己脸色看,顾祁森瞬时懵了。

    他阔步上前一把拉住她纤细的手腕,沉声问:“怎么了?”

    这时候,爱妻心切的他,哪儿还舍得找她算账,言语间满满的全是对她的关心。

    兴许是男人的语气太过宠溺,让沈轻轻心头的不舒服在这一瞬缓解了许多。

    可另一方面,她又发现自己看不透这个男人了,毕竟如果他不爱自己的话,又怎么可能表现得对她这般的宠呢?

    难道,因为自己是他第一个女人的缘故?

    想到这儿,沈轻轻心里无奈叹气。

    “轻轻?”

    见她一直愣着不说话,顾祁森忍不住又唤她的名字。

    “没什么。”

    沈轻轻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淡淡回答了一句。

    随后,她又马上补充,“我有点累了,先去洗澡。”

    “要不要老公帮你?”

    顾祁森唇角微勾,说完这句话时,手已经将她的腰肢圈住,托着她的臀把她抱起来。

    “啊——”

    怕掉下去,沈轻轻条件反射般攀住他的脖子,正想开口说不,男人已率先出声,“其实我已经帮你放好热水了,还给你弄了你最爱的玫瑰精油,你应该会很喜欢的,宝贝。”

    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就像是酝酿多年的红酒,散发着令人迷醉的醇香。

    沈轻轻心跳不争气漏了半拍,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撅着小嘴问:“真的?你怎么知道我会什么时候回来?万一水冷了怎么办?”

    她的语气在不知不觉中,夹着几分小女孩特有的娇柔。

    “不是有脚链么?”

    顾祁森一边腾出手摸了摸她的脚踝,一边抱着她走向卧室,“你这么晚不归家,当真以为你老公能安心,嗯?小家伙,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哼,我只是晚了一点回家,总比你几天几夜不回家好吧?你说,我又该怎么惩罚你?”

    沈轻轻一点都不服气,忍不住,故意试探他。

    顾祁森眸光悄悄一闪,很快就恢复自然,低头寻到她的唇亲了亲,最后,贴着她的额头低声说:“那就相互惩罚好了!”

    “相互惩罚?我才不要!”

    沈轻轻伸手拨开他的脸,“放开我,我自己洗就行了!”

    话落,她挣扎着要从他怀中下来,可男人却死死将她抱住,大步流星进了洗手间。

    原以为他给自己放热水洗澡会动机不良,谁知他却把自己放在浴缸旁边那干净的地毯上,弯腰试了试水温,又站直身子摸摸她的头:“温度刚好,你洗吧,我还有点事要忙!”

    “什么事?”

    她的呼吸不自觉有些急。

    顾祁森笑:“怎么?不舍得我走?”

    “当然不是了,你快闪吧。”

    她说完,伸手推他的胳膊。

    等他离开,她便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直到最后一件小内落地,她才抬脚踏进温热的浴缸中。

    许是心里装着事,沈轻轻并没有闲情逸致去泡澡,所以,她只用沐浴乳简单地搓洗了一下,接着便擦干身子,披着浴袍走出去。

    回到客厅,却没有见到顾祁森的身影。

    去哪了?难道他说的有事,是出去了?

    沈轻轻蹙眉,心底莫名划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