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4 一切以沈轻轻为中心
    沈轻轻心情复杂回到自己办公室,坐在大班椅上,双手撑着大班桌,发起了呆。

    其实,沈轻轻是十分不愿意用这样的方式去找答案的,因为若被顾祁森知道自己调查他的话,后果一定会很严重,然而,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她找不到更快捷的方法。

    哎!

    但愿一切都是自己瞎猜测吧

    她宁愿被顾祁森骂,都不愿他真的脚踏两条船,既对什么初恋情人念念不忘,又对自己呵寒问暖

    顾祁森,求你,不要让我的害怕成真!

    沈轻轻做了个深呼吸,旋即拿出手机,打开某个app。

    这个app是跟她的脚链配套的,只要一点开定位,便能清晰看到具体的位置。

    看着那个代表着顾祁森的红点渐渐往北移动,沈轻轻知道,他出发了。

    对于沈轻轻所做的一切,顾祁森并不知晓,当然,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接下来的行踪会在老婆大人的掌控之中。

    他驱车离开顾氏集团,绕路去了一趟某家蛋糕店,买了沈轻轻最爱的那款提拉米苏,装在车载的冰箱里,准备晚上回家哄老婆,然后,才往江边的方向开去。

    抵达林希雅所住的那栋别墅时,令人意外的是,顾冉冉也在那儿。

    “大哥,你怎么才来?”

    见到顾祁森,顾冉冉立马蹦跶着迎上去,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娇声抱怨,“我和希雅等你吃晚饭,都快饿死了。”

    “你们可以先吃的。”

    顾祁森抿着唇,沉声道。

    顾冉冉滴溜溜的杏眸瞥了一眼在旁边的林希雅,眉眼弯弯道,“哎呀,希雅坚持一定要等你嘛。”

    顾祁森闻言,看了林希雅一眼。

    林希雅赶忙摆手:“没事,反正我也不饿。”

    “以后不需要等。走吧,吃饭。”

    顾祁森淡声说完,催促她们去了饭厅。

    与此同时,沈轻轻开车来到别墅门口。

    她没有马上下车,而是将车子停在某个不显眼的地方,耐心等待。

    接近八点,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她从抽屉里拿出两块小饼干充饥,接着,继续等。

    等到九点半,都不见顾祁森出来,沈轻轻不禁有些忐忑不安,干脆拿起手机给他打电话。

    电话一直响,却迟迟没有人接,沈轻轻不死心,连续打了几次,结果全是一样。

    究竟在做什么呢?

    连电话都不接的

    沈轻轻咬着唇,脑海中不自觉浮现许多儿童不宜的画面。

    不,不会的,顾祁森一定不会背叛自己,他最痛恨的就是对婚姻不忠的男人,所以,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变成那样?

    沈轻轻,你不要自己吓自己,兴许,是手机调静音了,他没发现,又或许,是他走得急忘记带手机

    嗯嗯,一定是这样的!

    沈轻轻拼命安慰自己,可拿着手机的手却不受控制剧烈颤抖着,心快得飞快,像是下一秒就会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

    别墅里。

    吃完晚饭后,顾冉冉对顾祁森说:“大哥,我有话跟你说,咱们能不能到书房去?”

    “好!”

    顾祁森点头,跟她一起上了二楼。

    关上门之后,顾冉冉便开门见山出声:“大哥,希雅的病情我知道了。”

    “你知道?”

    顾祁森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他暗忖,若是秦浩泄的密,他一定饶不了他。

    “希雅早上吐血了,秦浩没有跟你汇报,立刻找医生过来,我刚好也在这,所以知道了一切。”

    顾冉冉闷声解释,一张小脸陡然变得无比惆怅,“你说,她怎么那么可怜啊?好不容易被你找到,想着终于可以结束苦日子享福了,身子骨却那么差,居然还撑不了一年”

    越讲,顾冉冉越是难过,声音渐渐哽咽起来,“我从没见过有人那么命苦的,呜呜”

    顾祁森眯着眸,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无奈,“我就知道你会是这样的反应,才没告诉你!”

    “可是大哥,虽然你有老婆了,但也不能忘记希雅是你的救命恩人啊。她都这么惨了,你应该有事没事就过来看人家的。我很快就要回英国了,可不能老是替你陪着她呀。”

    顾冉冉由衷开口。

    顾祁森轻轻颔首:“这个我知道!”

    “我刚刚还听保姆说,她晚上都做噩梦的,再这么下去,我担心,她的身体撑不到一年。大哥,你就不能想想办法救她吗?”

    讲到这,顾冉冉眼角眉梢瞬时被心疼填满,抬头一脸期待对顾祁森说:“大哥,我倒是有个提议,你要不要听?”

    “嗯?说说看。”

    顾祁森拧眉,示意她继续往下讲。

    顾冉冉咽咽口水,深吸一口气,才说:“要不,你认希雅当妹妹吧?或者表妹也行!”

    “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祁森抿唇,并不怎么认同她的这个提议。

    顾冉冉见状,眸底迅速划过一缕异光,神色认真:“反正沈轻轻也不知道你们真正的关系,你就当照顾一下希雅,让她搬去跟你们一起住一段时间,病情指不定能好转呢。”

    “胡闹!这怎么可能?”

    顾祁森想都没想便厉声拒绝。

    让林希雅和沈轻轻同住一个屋檐下?

    呵,他脑子秀逗了,才会那么做!

    “好啦好啦,我也只是将自己的想法提出来而已,你何必那么生气呢?”

    顾冉冉摸摸鼻子干笑,背地里却暗暗咬碎一口银牙。

    以前,大哥是极少拒绝自己的,哪怕知道她在胡闹,他都会无止境的包容她,可有了沈轻轻之后,他就变了,变得不再专宠自己,变得一切都以那个女人为中心

    大哥啊大哥,你知不知道,你越是喜欢她在乎她,我越是会毁了她

    思及此,顾冉冉狠狠掐住手心,任由修长尖锐的指甲,深深嵌入肉中。不一会儿,疼痛从掌心处蔓延开来,而她,早已麻木!

    十点半,第n次拨打顾祁森电话无人接听,沈轻轻总算耗尽了耐心。

    啊呀,与其在这里瞎等,倒不如直接进去看看算了!

    这么想,她索性解开安全带下车,为自己壮了壮胆,随后,昂首挺胸往别墅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