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5 呜呜,顾祁森,不要走!
    这栋别墅,恰好不久前顾祁森有带自己来过一趟,用的是密码加指纹锁,身为半个主人,她当然能够解锁进去,可此时此刻,沈轻轻站在别墅大门前,却犹豫了。

    她唯一能够确定的是,顾祁森人就在里边,可万一万一等下真的见到某些自己无法接受的场景,她,还能招架得住吗?

    沈轻轻手指微微颤抖,红唇紧紧咬着,大约过了几秒之后,她才彻底下定决心,将大拇指放进感应器。

    大门滴一声,缓缓打开。

    ————

    兄妹俩聊完天,顾祁森单手插袋从书房出来,而顾冉冉则是说要回房间做面膜,并没有跟着他一起下楼,因此,待顾祁森走到楼下时,偌大的空间,只有林希雅一个人。

    见她坐在不远处吧台旁边的高脚椅上,双手托腮撑着吧台,两眼无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顾祁森眸光稍稍闪了闪,紧接着,款款走过去。

    他在她对面优雅落座,好心对她说:“很晚了,你早点去睡觉吧。”

    林希雅摇摇头,神色黯淡:“我睡不着!”

    “在这也会做噩梦吗?”

    顾祁森不由得想起顾冉冉的话,眉心泛过一抹凝重。

    “嗯!”

    林希雅颔首,随后,突然抬眸可怜兮兮看着他,“我每天都睡不着,吃药也没有任何作用,怎么办顾祁森?我会不会”

    一个死字还没来得及发出,就被顾祁森打断,“不会的,有我在,你不会出任何事!”

    “可是我我真的害怕住在这儿。冉冉今晚说陪我一起睡,我不知道会不会好转一些?我我真的好痛苦,这四年一直做噩梦,呜呜”

    林希雅说着说着,竟抽抽噎噎哭了出来。

    像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楚楚可怜,她双手将头死死抱住,眼泪扑簌扑簌往下流,“我头好痛啊,啊——顾祁森——”

    未料到她好端端的,一眨眼间就变成这副模样,顾祁森当下懵了。

    见她痛苦得像是要死掉一样,他有些不知所措走到她旁边,伸手去摸她的头,柔声安慰她:“没事的,不要怕,我会在你身边,你不要怕!”

    医生告诉他,她的头痛是由精神紧张引起的,若发作起来,唯一缓解的办法就是让她放松、再放松

    其实,这还是顾祁森第一次见她发病,前些天也听秦浩说过,但毕竟自己没有亲眼所见,感受当然不会太过深刻,今天,他算是领会到了。

    冉冉说得对,她真是一个命苦的女孩,而她所遭受的这一切,都跟自己脱不了干系

    他顾祁森何其残忍?

    为了自己的爱情,为了自己的私心,竟然就真的狠心将她丢在这儿,只是偶尔过来看一看,以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些,他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忘恩负义了呢?

    对不起,希雅,对不起

    顾祁森喃喃自语,霎时间,心痛如刀割

    “呜呜呜,头好痛,顾祁森——”

    “呜呜呜,顾祁森——”

    女孩哭得撕心裂肺,那悲戚的声音,就连还没踏进门的沈轻轻,亦是听得清清楚楚。

    究竟怎么了?

    出事了吗?

    沈轻轻黛眉微蹙,心头那抹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

    而当她双手攥拳,屏住呼吸步入客厅时,却见落地窗前的吧台旁,娇小的女孩靠在男人怀里哭。

    男人大手摸摸她的头,动作十分轻柔。

    沈轻轻愣在原地,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是该往前,亦或是往后。

    明明她才是他的妻子,可如今,在见到他精心呵护着另一个女孩时,她却悲催得连上前一步都不敢

    沈轻轻,你也太怂了吧?

    呵呵

    她笑,无声地笑。

    原以为他的温柔只会给予自己一个人,岂料,现实却偏偏爱打脸,打得她体无完肤,打得她所有的幸福仿佛全碎了

    顾祁森背对着门,并不知道沈轻轻来到了现场,但林希雅不一样。

    从沈轻轻进门那一刻起,她余光就瞥到她纤弱的身影了。

    这个女孩,长得跟自己差不多漂亮,可凭什么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为顾太太?凭什么就让顾祁森爱上了?凭什么她就能活得那么风光,当女强人、拍广告,被网友封为s市新一任女神

    凭什么,凭什么?

    自己本来生活得好好的,有着健康的身体,有着爱自己的爸爸妈妈,可因为沈轻轻,就因为她四年前在赌场里偷走自己的制服,才让自己莫名其妙被顾冉冉这个魔鬼缠上,从此噩梦连连

    她恨顾冉冉,但更恨沈轻轻,恨不得夺走她所有的一切、恨不得让她下地狱

    于是,她眨了眨卷翘的睫毛,让泪水流得益发凶猛,而她两只手死死抱住顾祁森,声音颤得不像话——

    “呜呜,顾顾祁森,我我好害怕,你不要不要离开我!”

    “呜呜呜,顾祁森——”

    “放轻松点,我不会离开你的!一定,我一定会让人治好你!”

    顾祁森好声好气安慰她,心头却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难受极了。

    “呜呜,那你今晚能留下来陪我吗?”

    林希雅扬起小脸,泪眼婆娑看着他,红肿的紫眸里溢满了浓浓的乞求。

    顾祁森不忍心拒绝,只能“嗯”一声点头,然后说:“我现在就让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话落,他下意识去摸口袋想找手机,谁知,摸了一遍都不见手机踪影,这才发现自己将手机落车里了。

    他松开林希雅,转身想出门去拿手机,视线在触及沈轻轻那张面无表情的小脸时,大脑“嗡”一声,瞬间炸了。

    “你你怎么来了?”

    几乎是费尽了力气,顾祁森才挤出这句话,深邃的长眸不自觉掠过一抹恐慌。

    他迈开长腿想走向她,林希雅却在这时候猛地的拽住他的手臂,哇哇大哭起来,“呜呜呜,顾祁森,不要走!”

    “我不走,我想跟我太太好好解释一下。”

    顾祁森回头给了林希雅一记安抚的目光。

    沈轻轻将他们的互动看在眼底,勾唇冷冷一笑:“不用解释了,眼见为实,我不傻!”

    她说完,未等顾祁森反应过来,便拔腿跑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