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6 我爱了你那么多年
    “轻轻——”

    顾祁森不作多想,立马挣开林希雅便往外追。

    只可惜,他才迈出几步,林希雅就跑过来从后边死死抱住他。

    “呜呜呜我头好痛啊顾祁森,别走——”

    “呜呜呜呜痛——”

    听着她凄厉的哭声,顾祁森不自觉攥紧拳头,霎时间进退两难。

    一边,是他有所亏欠的林希雅,她是因为自己,才会变得这么可怜,而另一边,则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她误会他了,跑出去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沈轻轻,沈轻轻——

    想起她刚刚离开时那副决绝的模样,顾祁森的心倏地一阵钝痛。

    不,他不能让她就这么跑了

    “啊,不要啊,我不要”

    “好疼好疼!”

    正当顾祁森想扯开林希雅的手追出去时,林希雅却率先一步将手松开,整个人跌在地上,双手捧住自己的脑袋,一边哭喊一边打滚。

    “希雅,希雅——”

    顾祁森见状,只能硬生生将想出去找沈轻轻的念头暂时压下,转身走过去扶她。

    “来人——”

    他一边将她扶起,一边大声呐喊。

    听到他的声音,外边迅速闯进两名保镖。

    “boss——”

    对方毕恭毕敬对他行了个礼。

    顾祁森示意其中一个保镖走过来扶住林希雅,接着说:“打电话给秦浩,还有,好好照顾林小姐。”

    “遵命,boss!”

    “啊痛啊顾祁森,不要丢下我——”

    “痛呜呜呜——”

    未料到她都痛成这样了,顾祁森居然还一心只想着沈轻轻,林希雅气得肺都疼了。

    原本她头痛发作,夹杂着许多演戏的水分,可现在演着演着,她的头竟是真的痛了起来,脑袋嗡嗡嗡的,像是被大卡车碾压过一样,痛入心扉

    “啊——”

    林希雅死命地拍打着自己的脑袋瓜,只可惜无论她再怎么哭着求顾祁森都无济于事,因为他早就在将她交给保镖之时,充满歉意地抛下一句“对不起”,然后,走了

    ————

    从别墅出来后,许是由于太过伤心,一时间,沈轻轻竟忘记自己是开车来的,拔腿就往江边的方向跑。

    她拼命地在路上奔跑着,脑海中不断掠过稍早之前,顾祁森抱着那个女孩精心呵护的那一幕。

    虽然,那女孩的脸她来不及看清,可对方娇弱的身影却慢慢与s大的神秘女郎重叠

    第六感告诉她,就是这个人,就是她,是顾祁森不愿意说出口的秘密,所以,她一定在顾祁森心底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呜呜呜,或许,她就是顾冉冉口中所说的,顾祁森这么多年来一如既往爱着的那个女孩吧?

    他们两人男才女貌,好登对、好登对

    那她呢?

    她算什么?

    她顶多算一个傻乎乎的布娃娃,他想玩就玩,想扔就扔

    呜呜呜

    顾祁森,我恨你!

    我恨你恨你

    沈轻轻越想越伤心,眼泪也止不住扑簌扑簌往下掉。

    泪水模糊了视线,可她压根顾不上去擦,只能呜咽着、漫无目的朝前跑。

    “沈轻轻——”

    “轻轻,你停下,轻轻,你听我说——”

    “轻轻——”

    迷迷糊糊中,后边似乎传来男人焦急的声音。

    沈轻轻心扯着痛,猛地摇摇头,“我不听我不听!”

    她一边哭一边跑,不仅不停下来,反而加快了速度。

    “轻轻——”

    顾祁森见状,亦是同样极速狂奔。

    无奈,两人的距离隔得很远,他想追上她,需要多费一些功夫。

    他们就这样你追我赶,一直到了大马路上。

    “轻轻——”

    眼见自己就要被追上了,沈轻轻情急之下,不管不顾咬着牙就横穿过马路,谁知,哭得泪眼婆娑的她,压根没留意到不远处有辆疾驰而来的小车

    当车灯照亮她的眼时,沈轻轻整个人彻底懵了,脚步挪不开,像被定住一样,死死愣在原地。

    “轻”

    顾祁森吓得俊脸发白,毫不犹豫冲过去一把推开她。

    “嗞——”

    沈轻轻只听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接着“砰”一声

    轰——

    待她缓过神来,肇事的车子早已逃之夭夭,而她的男人,却是一动不动,躺在地上

    “不——”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她的呼吸陡然一窒,纤弱的肩膀狠狠颤了颤,不敢置信伸出双手捂住自己的嘴。

    泪,瞬间决堤。

    “顾祁森——”

    “老公——”

    沈轻轻跌跌撞撞朝他跑去,可跑得太急,脚被绊住,一不小心扑倒在水泥路面上。

    膝盖磕破,血丝汩汩从高筒袜渗出来,那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钻心的疼,然而,她却毫无所觉,此时此刻,所有的痛觉神经全部聚焦在某个点上,那就是她老公被撞了

    呜呜呜,顾祁森为救她被车撞了

    “老公——”

    “老公你不能死——”

    几乎费尽所有力气,沈轻轻才终于来到顾祁森身边。

    她颤抖着身子缓缓蹲下,伸手过去摸他,指尖触及他的头发时,却惊心发现,满满的,全是粘稠的血

    好多好多血,好多好多

    “顾祁森?老公——”

    “老公你不要吓我啊,老公——”

    “呜呜呜老公——”

    沈轻轻崩溃地抱着他嚎啕大哭,拍拍他的脸想叫醒他,可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

    “老公,你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嗯,对,打120!

    呜呜呜

    120 能救她老公

    慌乱之中,她总算后知后觉想起要叫救护车。

    电话接通,泣不成声报出他们所在的具体位置后,沈轻轻紧紧咬住唇瓣,刹那间,心痛得不能呼吸!

    这一刻,她甚至闪过一个笃定的念头,若顾祁森就这么走了,她,也一定不会独活

    “老公,对不起!”

    她低头,哽咽着亲了亲他的唇,撕心裂肺自言自语:“我不该负气离开,我应该好好听你解释的!就算你选择她不要我,我也没必要像只鸵鸟一样逃避现实,我应该大大方方退出,成全你们”

    “顾祁森,你醒来好不好?呜呜呜,只要你醒来了,你想离婚我就跟你离婚,我发誓,绝不会成为你追求爱情的绊脚石,我我爱你啊顾祁森”

    “我爱了你那么多年,怎么舍得让你离开这个世界?”

    ”顾祁森,你听到没有?我不许你有事!”

    “呜呜呜,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我一定会到地狱去追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