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7 我是他最亲的人
    顾氏医院。

    急救室门口,红灯闪烁。

    长长的走廊上,全是慌乱奔跑的医护人员,气氛,因某位大人物身受重伤而愈渐深凝。

    沈轻轻无力倚靠着墙壁,惨白的小脸上,那双哭得红肿的眼睛,在灯光映衬下,透出一抹无法言喻的沉痛。

    她穿着一袭米白色的洋装,前襟、袖口处,一滩滩鲜红的血迹,是那么地怵目惊心。

    受伤的膝盖依旧溢出血,可她却完全置之不理,婉拒了护士的好意,像核桃一样的眸子一瞬不瞬盯着前头那扑闪扑闪的红色指示灯,内心拼命呐喊着菩萨保佑

    菩萨保佑,我爱的那个男人长命百岁!

    菩萨保佑,顾祁森一定要顺顺利利躲过这一劫!

    菩萨啊菩萨,好人不是应该有好报么?

    他那么那么好的一个人,您怎么就舍得让他一次又一次遭此劫难呢?

    四年前,他因为她差点死掉;四年后,亦是同样因为她,性命垂危

    她是不是命中带煞,或者与他八字不合?

    若不然,为何每次他们在一起,磨难就一个又一个地接踵而来?

    菩萨啊菩萨,只要您保佑他平平安安,我愿意离开他的,呜呜呜,我愿意

    沈轻轻一边虔诚地祈祷着,一边不可遏制地哭出声。

    路过的人们纷纷投过来或诧异、或怜悯的目光,可她却置若罔闻,依旧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

    时间,一分一秒艰难地熬了过去,可急救室的门仍是迟迟没有推开。

    走廊的尽头,一道聘婷的身影匆匆而至。

    高跟鞋叩响地板的声音渐渐逼近,迎面扑来的那股浓浓的肃杀之意,让沈轻轻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她下意识抬头,还没来得及擦擦眼泪看清对方的脸,就听“啪”一声脆响,左脸着着实实挨了一巴掌。

    顷刻间,苍白的脸颊清晰浮现了五指印,嘴角更是妖冶地绽开一抹血花。

    火辣辣的疼冒出来,她惊愕地捂住被打得红肿的脸颊,这才看清,打自己的人,是顾冉冉。

    “冉”

    沈轻轻水光弥漫的杏眸里,泛过一抹不可思议。

    娇唇蠕动着正想唤她的名字,然而

    “啪——”

    另一边脸,又继续挨了一巴掌,力道更加重了一些。

    沈轻轻被打得两眼差点冒星星,脚步下意识往后踉跄两步,纤弱的身子摇摇欲坠,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扶着墙壁重新站好。

    而这时,顾冉冉气势汹汹走到她面前。

    沈轻轻抬头,就见她原本明媚的五官此时冷成一片,清甜的声音更是泛出令人彻骨的恨意:“沈轻轻,我大哥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冉冉,我”

    沈轻轻心里咯噔一下,试着想解释,可转念一想,顾祁森确实是因为自己才躺在里面的,她如何能解释?责任是她自己一个人的,她又怎么能逃脱得了?

    她心里,她内疚,所以,哪怕被顾冉冉泄恨那般甩了两巴掌,她都只是将苦往喉咙里咽,不想跟她计较,毕竟,顾祁森是顾冉冉最亲的哥哥,那种愤怒的心情,她能理解的

    强忍着精神与身体双层疼痛,沈轻轻拼命说服自己不要跟顾冉冉一般见识,她只要安安静静地站在门口,等顾祁森手术成功出来就好,可惜,顾冉冉却明显不想让她好过。

    见沈轻轻像极了一只忍者神龟,顾冉冉气不打一处来。

    她眸子微微眯起,迅速掠过一缕冷光,禁不住用足了力气拽住她的头发,恶狠狠将她往外扯:“你给我滚出医院!滚得远远的,我不想在这见到你!”

    “啊——”

    头皮被她扯得生疼,沈轻轻吃痛地叫了出来。

    “松手,啊——”

    沈轻轻条件反射想去将她的手推开,可惜原本就剩多少力气的她,怎么可能是顾冉冉的对手?

    此时的顾冉冉,就像一个泼妇一样扯着她的头发,一个劲地把她往电梯间拽,就只差对她动手动脚了。

    稍早之前,她在盛怒之下打了自己两巴掌,出于同理心,沈轻轻选择谅解,可拽头发这事,却是明显触犯她的底线。

    “放开我顾冉冉!你给我放开——”

    力气没人家大,沈轻轻索性张口,冲着顾冉冉纤细的手臂就用力咬了下去。

    “啊——你竟敢咬我?”

    顾冉冉未料到她居然会反击,当下恼羞成怒,一个巴掌又想甩过来。

    沈轻轻又不是傻瓜,她急忙闪了闪身,利索躲过她的攻击。

    顾冉冉恨得咬牙切齿:“沈轻轻,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我大哥为了你生死未卜,你你居然好意思欺负他妹妹?”

    最后一句,顾冉冉几乎是颤着声音说完。

    沈轻轻作了个深呼吸,修长的手指紧紧攥住手心,精致的小脸潋滟几分痛心:“冉冉,我能理解你悲痛的心情,但同样的话我还是想回敬给你,你大哥为了保护我生死未卜,你怎么就好意思趁他性命垂危之际,殴打他用生命在保护的女人?还有,我是他妻子,是这个世界上跟他最亲的人,你有什么资格阻止我在这?”

    “你”

    顾冉冉气得心口痛,抬手指着她,指尖哆哆嗦嗦的,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沈轻轻见状,不知为何,竟有种莫名的快感在胸腔慢慢流动。

    哎,她是不是太坏了点,报复心太强了?

    顾冉冉好歹也是顾祁森的妹妹,可为何,自己越来越讨厌她了呢?

    思及此,沈轻轻不禁苦笑。

    她舔了舔唇角未干的血迹,腥咸的味道让她的神智越来越清明。

    抬眸,遥望着走廊另一头那闪着红光的急救室,沈轻轻突然深刻感受到,自己对顾祁森的爱,是有多么地坚定不移。

    她愿意为他坚守,只要他愿意,哪怕被千夫所指她是个害人精,她都会毅然留在他身边,当然,前提必须得是他也同样爱着她

    顾祁森,你会爱我吗?

    顾祁森,你快点醒来好不好?

    沈轻轻心中默念。

    大约过了五分钟,急救室的灯总算熄灭,一行人从里边,浩浩荡荡走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