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8 太好了,你总算醒了!
    走到最前边的,正是赫赫有名的脑科权威罗伊博士。

    这一次,顾祁森撞伤的是脑部,恰好罗伊博士人在s市,因此,一接到院长的电话,立马就赶过来了。

    他是个英国人,与顾祁森私交不错,当然,也认识顾冉冉。

    于是,他从急救室出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踩着高跟鞋疾步走来的顾冉冉。

    “sophia——”

    他摘下口罩,略有些疲惫地唤顾冉冉的英文名,与她打招呼。

    “罗伊博士,我哥怎么样了?”

    顾冉冉走到他面前,忧心忡忡问。

    “他”

    提起顾祁森,罗伊博士的表情倏地变得凝重,正犹豫着该如何告诉顾冉冉时,胳膊却被人轻轻拽了一下,紧接着,一抹沙哑的声音响起:“医生,手术很顺利,他一定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罗伊博士应声回头,恰好撞上一双布满红血丝的眼。

    女孩眨着卷翘的睫毛,美眸中氤氲的那抹期冀,让人不忍心泼她冷水。

    他抿抿唇,余光扫到她身上斑驳的血迹,在这一瞬,眸底划过一抹了然。

    而她的眼神中毫不掩饰对顾祁森的关心,这两人,是什么关系呢?

    罗伊不禁有些好奇,索性直接问她:“你跟阿森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老公!”

    沈轻轻捏捏手指,认真说道。

    罗伊有些意外,但他也只是稍稍愣了一下,便如实告诉她们:“他伤得很严重,目前尚未脱离危险期,如果24小时内没有醒来的话,恐怕sorry,连我都无能为力了。”

    “什什么”

    未料到竟会是这样的结果,沈轻轻只觉大脑“嗡“一声,突然两眼一黑,原本就虚弱的身子霍地一软直接倒在地上。

    失去意识之前,她只听到顾冉冉尖锐的声音响彻走廊,“轻轻——”

    与此同时,刚做完手术的顾祁森被推了出来。

    顾冉冉不着痕迹瞪了沈轻轻一眼,随后,声音急切对正打算伸手去扶沈轻轻的罗伊博士说,“博士,我大嫂因为承受不住打击晕倒,我先带她去挂水,我大哥那边,就先麻烦您了。”

    “嗯,好的!我送他去加护病房。”

    罗伊倒没继续坚持。

    他颇有绅士风度地帮顾冉冉将沈轻轻从地上扶起,接着便紧追着推车而去。

    匆匆的脚步声远离,很快地,走廊只剩下顾冉冉与沈轻轻两个人。

    盯着靠着自己肩膀昏迷不醒的沈轻轻,顾冉冉唇角微扬,眸光中潋滟几分诡异。

    她并没有将沈轻轻送往急症室,反而是背着她走到楼层的某个死角,将她扔在那儿。

    双手环胸,她居高临下瞪着那抹窝在墙角里的小身子,忍不住自言自语道:“沈轻轻啊沈轻轻,这下子我大哥再也救不了你了,呵!”

    话落,她极力隐忍住想踢她几脚的冲动,头也不回离开。

    “她在xxx,处理掉!”

    前往顾祁森所入住的加护病房的一路上,顾冉冉拿出手机,给某个号码发了一条短信,随后立刻删除。

    顾冉冉计划得好好的,趁这一次大哥自身难保的机会,干净利索除掉沈轻轻,只可惜,她机关算尽,却万万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她的人去找沈轻轻之前,早已有人捷足先登,把沈轻轻带走了

    “该死!究竟是谁,敢挡她的路?!”

    顾冉冉接到下属的反馈时,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顾祁森这次出事,消息全被顾冉冉封锁,因此,除了医院负责手术的医务人员之外,就连宫天祺都不知他受伤的消息。

    他足足昏迷十多个小时,终于在翌日中午恢复了意识。

    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顾祁森缓缓张开狭长的眼,却因头疼欲裂而闷哼出声。

    顾冉冉坐在床边守着他,一见他醒了,立马激动地大叫起来:“大哥,太好了,你总算醒了!呜呜呜,可没把我给吓死!”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按床边的电铃,卷翘的睫毛眨了眨,顷刻间水雾弥漫。

    顾祁森没有说话,而是茫然看着她,他的目光,不知为何,让顾冉冉心里咯噔了一下。

    “大哥?你怎么了?”

    她忍不住问,视线充满探究落在顾祁森那张苍白的俊脸上。

    顾祁森抿了抿唇,下意识往四周望一眼,然后,才哑着声音问她:“冉冉,那个女孩呢?”

    “啊?什么女孩?”

    顾冉冉懵了,瞬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昨晚在郊外跟我在一起的女孩,她人呢?”

    顾祁森一边问,一边作势要从床上爬起来。

    顾冉冉见状,赶忙过去扶他,语气中尽是不可思议:“大哥,你你难道记忆错乱了?”

    她犹记得,四年前他醒来的第一句话,便是“冉冉,昨晚跟我在一起的女孩,人呢?”

    所以

    天,该不会那么神奇吧?

    “什么记忆错乱?你在说什么?”

    顾祁森拧拧眉,“秦浩呢?让他来见我!我要知道那女孩的下落!”

    “”

    顾冉冉越听越认为自己的猜测没错,禁不住问:“大哥,现在是哪一年?”

    “ 2012年!”

    由于牵挂着那女孩的安危,顾祁森语气有些不耐,“好了冉冉,别问些有的没的,快点把秦浩叫来。”

    “”

    “你还站着做什么?”

    见妹妹站着不动,顾祁森忍不住催促。

    “”

    顾冉冉做了个深呼吸,语带平静告诉他:“大哥,现在是2016年11月底,你昨晚出车祸了,不是受了枪伤。瞧,你的肩膀、胸口都没事!”

    顾祁森闻言,这才检查自己的伤,发现顾冉冉所说的是事实,他精致的俊脸霍地一变,整个人彻底愣住。

    就在这时候,门被推开,罗伊博士疾步走进来。

    见顾祁森已经清醒,坐在床上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他既松一口气又不自觉蹙蹙眉。

    大步流星走到床边,准备用仪器帮顾祁森检查,谁知却被他拒绝:“我没事!”

    “他怎么了?”

    罗伊转头望向顾冉冉。

    顾冉冉一脸为难:“我大哥的记忆似乎停在四年前博士,他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