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9 不虐不虐,宝贝们放心!
    相比起顾冉冉,罗伊对顾祁森这样的反应,倒是淡定许多,毕竟身为脑科权威的医学教授,他哪种病历没见过?

    所以,他很快便对顾冉冉说:“有些病人在脑部受到撞击后,会选择性地记得某件最重要的事,如果情境差不多,也很可能会不自觉回到当初那个时候,阿森这样的情况,应该便是如此。”

    “那他是不是会一直不记得这四年来发生的事?”

    顾冉冉声音急切问。

    “这个很难说,有可能会突然间想起,也有可能一辈子都记不起来。”

    罗伊博士如实回答道。

    顾冉冉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索性打破砂锅问到底:“博士,要怎么做才会让我大哥恢复记忆?”

    罗伊认真沉思片刻,才道:“他这种明显是心病,心病还得心药医,也许等他的心结解开了,他的记忆自然也就随之恢复了。”

    “那万一解不开呢?”

    顾冉冉还是不放心,继续试探。

    罗伊耸耸肩:“解不开的话,应该就没办法恢复了。”

    “喔”

    顾冉冉点头,总算了然。

    见罗伊博士转身又去帮大哥检查,她悄悄攥了攥手心,忍不住暗笑在心中。

    心药?

    呵呵,大哥的心药不就是沈轻轻吗?

    所以只要她不出现就可以了,而如今,她必须马上把人找到,第一时间除掉她

    ————

    纽约。

    沈轻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kingsize大床上,周围的环境全然陌生,让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是哪?

    她怎么会在这的?

    轰——

    顾祁森!

    昏迷前的一幕赫然浮现在脑海中,她猛地从床上爬起来,赤脚踩在奢华的银灰色地毯上。

    这时,膝盖一阵扯痛,她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受了伤。

    低头往自己身上瞄一眼,发现此时她的衣服被人换过,在开着暖气的房间里,她仅着一件长袖的棉裙,而膝盖上的伤亦是用纱布包扎好。

    谁给她换的衣服、包扎的伤口?

    沈轻轻拼命回想,记忆却只停留在顾冉冉的那一声“轻轻”,便再也想不起其它事情。

    她懊恼的揉了揉头发,一边踩着软绒绒的地毯,疾步走向门口。

    走了大约一半的路程,门突然被推开,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仆走了进来。

    沈轻轻倏地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眨了眨水润的眸子,整个人因惊愕而伫立在原地,好半晌都没有动一下。

    对方见到她,唇角扬起一抹热情的笑,抱着一堆衣服走到她面前,用不太标准的中文对她说:“小姐,您醒啦?饿吗?午饭已经准备好了,您随时可以下楼用餐喔。”

    “请问这是哪?”

    沈轻轻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这里是纽约!”

    对方笑着告知,沈轻轻闻言,震惊得差点跳起来,“纽约?这是纽约?你没骗我?”

    “sorry,这的确是纽约。对了,小姐,我叫艾达,以后负责照顾您!”

    “不,我要回家!我不要留在这!”

    沈轻轻说完,绕过她就往外面冲。

    岂料,还没走出两步,手臂就被艾达抓住了,“抱歉,小姐。没有我们主子的吩咐,您不能离开!”

    “你们主子是谁?”

    沈轻轻挑眉,眸底划过一抹戒备。

    几乎第一时间,她脑海中闪过的是东方珏那张倾城的俊脸,可转念一想,东方珏就算把她带走了,也只会去m国,应该不至于来纽约,因此,这个女仆口中的主子,应该不是他

    那又是何方神圣呢?莫非,是顾祁森的敌人?想要拿自己威胁顾祁森?

    沈轻轻越想越心惊胆颤。

    她的心思,艾达并不知道,见她问自己话,她便笑呵呵说:“赫连律啊!”

    ”赫连律?”

    不认识!

    沈轻轻暗暗腹诽,就听艾达接着往下讲,“主子下午就回来了,到时候您便能与他见面!”

    “我为什么会在这?”

    沈轻轻不死心,继续试探。

    “抱歉,我什么都不知道!”

    艾达给了她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沈轻轻叹叹气,杏眸微眯,潋滟几分凝重。

    看样子,她想离开这儿,恐怕没那么简单,而其实,她此时此刻最牵挂的,还是顾祁森的安危

    哎,也不知道他究竟醒了没有?

    思及此,她幽幽看了艾达一眼:“请问这里有电话借用吗?我想打回家报平安!”

    “sorry,小姐。我们这边只能打内线。”

    “那上网呢?”

    艾达摇摇头。

    “也不行么?”

    尽管知道自己是被软禁的状态,但不得不说,艾达的回应,还是让她心底十分失望。

    不过,幸运的是,接下来艾达居然告诉她:“我们主子今早出门时,让我告诉您,顾先生已经化险为夷!”

    “真的?”

    未料到会听到这样的消息,沈轻轻眼神瞬间一亮,原本恹恹的小脸顿时变得神采飞扬。

    但惊喜过后,她仍是无法置信,“你没骗我?”

    “是主子让我转告的,如果您有任何疑问,等他回来您再问他,谢谢!”

    艾达直接表明自己只是一个传声筒,其他一概不知。

    “那好吧!”

    沈轻轻只好暂时将所有的疑问压下,逼自己镇定起来。

    梳洗完毕,换好衣服,她在艾达的指引下,到一楼饭厅用餐,然后,又被带到了客厅。

    “这里的杂志和电视您可以随便看,还有水果、糕点,您请慢用,我先告退了。”

    艾伦汇报完,欠身退下。

    偌大的客厅,只剩沈轻轻一个人。

    别墅内一片安静,她灵光一闪:嗯,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于是,她强忍着膝盖上的痛,一拐一拐往外边走,岂料,人还没离开客厅,一抹高大的身影便走了进来。

    “怎么?你以为你跑得掉?”

    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沈轻轻小身子霍地一颤,抬起头,恰好见到一双漂亮的绿眸。

    这是个很帅的男人,但同时,也让她感到危险!

    沈轻轻双手握拳,假装镇定问他:“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我抓到这?”

    “呵”

    赫连律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是轻轻笑出声,接着,长腿一迈来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问:“你不记得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