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0 为了你,我一定会拼命留下来
    “你不记得我了?”

    当沈轻轻听到这话时,足足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她眨了眨卷翘的睫毛,仔细瞄了他一眼,然后,一脸疑惑看向他,“我们见过?应该不可能吧?”

    他是个混血儿,长相极为英俊,又透出一抹邪魅的美,这样的男人若她见过,怎么可能会忘记?

    见沈轻轻的眼神充满怀疑,赫连律绿眸微眯,“十年前,你是不是救过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年?”

    “十年前?“

    沈轻轻认真想了想,接着像是回忆起了某事,倏地瞪大眼,“你你难道你是”

    天,该不会真是他吧?

    她骨碌碌的眸子忍不住再次看向他,试图找寻那个她曾经救过的少年的影子

    其实那么多年过去,她早就忘记当初那人长什么样了,只依稀记得他大概十五六岁,浑身是血伤得特别严重

    所以,眼前这位叫赫连律的男人,当真是那个少年吗?

    如果是的话,那他把自己带到纽约,应该就跟顾祁森没什么关系了吧?

    沈轻轻单纯的心思,一点都没逃开赫连律的眼睛,他微微勾唇,干脆将她的疑惑一并解答:“不错,你救下的那个少年就是我赫连律,当时我在s市被追杀,如果不是你发现了我及时把我送医院,恐怕我这条命就没了!所以”

    “所以你现在是为了报恩,把我请到了纽约?你的谢意我收到了,我老公出车祸生死未卜,我是不是可以回s市了?”

    未等他说完,沈轻轻便打断他。

    赫连律摇摇头,眸光微闪,掠过几分暗芒:“no,不是我把你请来的!”

    是那个人把你抓来的,不是我

    不过你放心,只要我存在一天,就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为了你,我一定会拼命留下来,阻止他出现

    “那是谁?”

    沈轻轻更觉意外了。

    “抱歉,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你只要安安心心在这住一段时间就好,到时候我会让人把你送回s市,但不是现在!”

    赫连律神色认真回答。

    “为什么?”

    沈轻轻郁闷得连声音都不自觉抖了抖。

    “无可奉告!”

    赫连律说完,打了个响指,“艾达!”

    “在,主子!”

    艾达也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奔出来,速度快得令人咋舌。

    “好好照顾沈小姐,没我的命令不许她出去!”

    话落,赫连律转身,抬脚往楼上走。

    “是,主子!”

    艾达在他后面,恭敬地鞠了鞠躬。

    沈轻轻见状,气得攥紧了手心,大叫出声:“赫连律,你不能这么对我!”

    男人充耳不闻,继续朝前走。

    “赫连律——”

    “我要回家,我要去看我老公!”

    顾祁森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情况怎样,她又不是没心没肺之人,怎么可能安心在这住下?

    赫连律总算顿住脚步,回头看她:“等顾祁森出院了,我会传消息给他,让他来接你!”

    “你是说真的?”

    沈轻轻语气中尽是狐疑,但未等他回答,她又迫不及待问了,“你知道他的状况吗?他是不是真的没事了?你告诉我,好不好?你能不能借我个电话?”

    她一连串的问题让赫连律拧了拧眉,旋即冷声拒绝:“不好!”

    “为什么?”

    “”

    “赫连律——”

    沈轻轻不死心,一拐一拐追上去,然而,男人却故意加快速度,不一会就消失不见了。

    她扶着楼梯的扶手,因膝盖的疼痛蹙了蹙眉,这时,艾达走上来扶住她,好心劝道:“小姐,您的脚伤还没好,还是坐着好好休息吧?”

    “我我想回家!”

    沈轻轻委屈地咬紧了唇瓣,滴溜溜的大眼里,有一缕湿意氤氲。

    艾达只好硬着头皮安慰道:“您放心,等你伤好了,我们主子一定会说到做到,让您老公来接您的。”

    她原本还以为这位沈小姐有可能会是未来的女主人,结果人家居然结婚了?

    哎,空欢喜一场!

    “但愿吧!”

    沈轻轻幽幽应了一句,垮着一张小脸,任由艾达将自己搀扶回到了沙发上。

    另一边,赫连律来到书房,心情烦躁点了根烟。

    烟雾缭绕下,他深邃的绿眸潋滟几分无奈。

    那个人习惯了强取豪夺,将沈轻轻抓到纽约,如今换成他了,他当然乐意将她送回她自己的生活当中去,可惜顾祁森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失忆,为避免她伤心,他怎么可能让她回去?

    再等等吧,等顾祁森情况好一些,等她膝盖的伤养好了,到时候再放她走,亦是不迟

    而他,目前能做的,就是千方百计压住那个人,不让他出来!

    ————

    s市。

    顾祁森虽说已经脱离危险,但仍有脑震荡必须留院观察。

    由于他的记忆只停留在四年前,因此,顾冉冉便做下一个疯狂的决定,直接将林希雅带到他面前。

    “大哥,这就是你念念不忘了四年的希雅,我们前段时间找到她了,你还跟我说平安夜要跟希雅求婚呢。”

    顾冉冉说完,笑嘻嘻推了推站在她旁边的林希雅。

    林希雅马上娇羞一笑:“冉冉,你大哥都忘记了,你能不能不要提啦。”

    “哎呀,你还怕羞呀?我大哥找了你那么多年,早就做好娶你的准备啦。”

    顾冉冉一边说,一边看向顾祁森,接着问,“大哥,我说得对吧?”

    “”

    顾祁森正想点头,可不知为何,却莫名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拧了拧眉,下意识看了林希雅一眼。

    女孩此时笑得眉眼弯弯,明亮的紫眸,像极了璀璨的星星,但

    他脑海中那双吸引自己的眼睛,貌似不是这样的。

    或许是他多心了吧?

    “大哥?你出车祸之前,都是跟希雅一起住在江边那套别墅,现在你住院了,希雅就留下来照顾你吧?”

    顾冉冉甜美的声音,将顾祁森的神思拉回。

    他微微蹙眉,正想开口回答,突然就听“吱呀”一声,门打开了。

    “三哥,哇呜呜呜,三哥,你怎么出车祸了?”

    虽说顾冉冉暂时封锁住顾祁森受伤入院的消息,但,想躲过宫天祺的耳目,还是有些困难,最后到底还是被他给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