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1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宫天祺的出现,让顾冉冉与林希雅的脸色陡然变了变。

    顾冉冉还好一些,她伪装能力超强,于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至于林希雅,则是有些不淡定地颤了颤腿,若不是顾冉冉伸手拉住她,兴许她会不小心露出马脚。

    见宫天祺已经快要冲到顾祁森床边,顾冉冉立刻上前堵住他的路,不高兴地板起脸:“天祺哥,我大哥还脑震荡着呢,你不要大吵大闹,免得影响他!”

    “冉冉,我就这么喊一下,哪大吵大闹了?”

    宫天祺没好气反驳。

    晶亮的眸子往四周一溜,发现病房里没有沈轻轻的身影,他眼底掠过一抹纳闷,正想问沈轻轻的芳踪,然而,还没来得及出声,胳膊就被顾冉冉一把拽住:“你就是吵到我大哥休息啦。天祺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咱们到外头说。”

    “啊?为什么不能在这说?”

    宫天祺并不乐意。

    顾冉冉娇嗔瞪他一眼:“女孩子家的小秘密,你让我当着我哥的面说出来?”

    “噢——”

    向来八卦的宫小爷一听,顿时来了兴致。

    他立马回头对顾祁森说,“三哥,那我先出去陪冉冉妹妹谈谈心,等下再来看你哈。”

    “去吧!”

    顾祁森也觉得他吵,他出去正好耳根清净了。

    “那希雅,你好好照顾我哥!”

    拽着宫天祺出门前,顾冉冉不忘嘱咐林希雅。

    “放心吧冉冉!”

    林希雅给了她一记微笑,目送他们离去。

    这时,偌大的病房里,只有顾祁森和林希雅两个人。

    “你要不要喝水?”

    见男人始终眉头蹙紧,神色复杂难辨,林希雅不禁小心翼翼问。

    顾祁森幽幽看她一眼,眸光沉沉落在她那双紫色的眸子上,几秒之后才低声回答:“不用,谢谢!”

    “那你要不要再躺下休息?我扶你?”

    林希雅说着说着,人已经站到他床头边,打算去扶他。

    顾祁森却是拒绝:“我不累,不需要休息。”

    “喔。”

    林希雅只好尴尬地收回手,扁扁嘴,委屈地问,“你是不是讨厌我?”

    “怎么会呢?”

    顾祁森想都没想直接否认,安抚她说,“忘记了这四年发生的事情,我只是一时间还没彻底缓过神。你不要介意。”

    林希雅闻言,心里的不安总算悄悄退散一些:“我不会介意的,你放心!”

    顾祁森抿着唇,由衷道:“不好意思,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我把这些都忘记了,这对你来说很不公平。”

    “嗯,好啊!”

    林希雅朝他微微一笑,然后在旁边的椅子上落座,开始凭空捏造了一段属于他与她的爱情故事。

    ————

    “冉冉,你到底想跟我说些什么啊?”

    一走出顾祁森所在的vip病房,宫天祺便迫不及待问。

    “别急,这事得找个安静的地方说。”

    顾冉冉一边说,一边快步往外走。

    宫天祺见状,只能压住好奇心,跟在她旁边。

    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两人终于走到某间办公室门口。

    这是顾祁森平时在医院巡查工作时的专属休息室,顾冉冉知道密码,很快就打开进去了。

    关好门,她才对宫天祺说:“我大哥失忆了!”

    “什么?失忆?”

    宫天祺懵了,下意识眨眨迷人的桃花眼,就听顾冉冉“嗯”一声,“他跟沈轻轻出车祸后,就忘记这四年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记忆只停留在他与林希雅认识的那个晚上,所以一醒来,直接嚷着要找林希雅,连轻轻是谁都不知道了。”

    “那三嫂呢?她岂不是很伤心?”

    身为森轻cp忠粉的他一听这个消息,当下就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哎呀妈呀,怪不得刚刚不见三嫂,以她那善良好欺负的样子,约莫被虐得偷偷躲在背地里哭吧?

    嘤嘤嘤,他宫小爷看着都觉得心疼!

    顾冉冉将他的焦虑看在眼底,心里冷哼一声,小脸却装出一副十分悲痛的样子,闷着声音说:“轻轻找不到了!”

    “找不到?这是什么意思?”

    宫天祺差点跳脚。

    “我大哥做完手术之后,轻轻晕倒了,我扶她去休息,结果到现在都没见到人。我派人去找过她了,但也不知怎么回事,一直找不到她。”

    讲到这,顾冉冉忍不住晃了晃他的胳膊,眼神中溢满了担忧,“天祺哥,你说轻轻会不会出事了?”

    “我会派人去找她的。”

    宫天祺语带笃定道。

    “嗯,麻烦你了天祺哥。”

    “应该的!”

    “还有,我把你叫到这来,是有事想找你帮忙。”

    顾冉冉咬着唇,一脸为难瞅着他。

    “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吧。”

    顾冉冉之于宫天祺而言,就跟亲妹妹差不多,因此,若是不违反原则,宫天祺一般对她都是有求必应。

    “不要在我哥面前提起沈轻轻,还有他们的婚姻。”

    顾冉冉终于将目的说出来,为增强说服力,未等宫天祺表态,她便解释,“我大哥还在脑震荡中,不能受任何刺激,如果现在让他知道沈轻轻的存在,而她又失踪了,你说我大哥能不着急吗?万一受刺激怎么办?他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我不希望他再出什么意外了,天祺哥!”

    宫天祺拧了拧眉,英俊的眉眼不自觉泛上几分迟疑:“你说得有点道理,但这种事情瞒他,总是不对的。”

    “我知道,不过除此之外,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顾冉冉反问。

    “”

    宫天祺认真想了想,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这样吧,我们先找三嫂,等找到三嫂了,再告诉三哥。”

    “嗯,好!”

    顾冉冉垂眸,敛去那抹的幽光,随后继续说,“那你要答应我,帮我一起封住所有人的口,让他们暂时保密。”

    “没问题,反正最难缠的顾爷爷这段时间闭关吃斋念佛去了,其他人好办!”

    宫天祺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目的达到,顾冉冉笑得特别开心:“嗯嗯,天祺哥,我就知道你有办法!”

    “那是!小爷我是什么人?”

    宫天祺得意洋洋哼一声,接着说,“我先打电话找三嫂了。”

    话落,他一刻都不停留,开门走出去。

    顾冉冉双手环胸,唇角不着痕迹勾了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