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4 我说,我说她的名字……
    “啊――”

    未料到他竟会突然就冲进来,甚至还毫不怜香惜玉拽着自己的胳膊,林希雅痛呼一声,然后,拼命摇头,“我不知道啊不知道――”

    不能说,不能说,说了她的父母就会没命

    呜呜呜

    “不知道?”

    顾祁森厉眸微眯,潋滟几丝危险,“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他说完,倏地松开她。

    “来人!”

    “在!”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两个黑衣人迅速闯了进来。

    “把她丢到湖里!”

    “是!”

    对方恭敬应声,旋即上前。

    林希雅见状,立马尖叫出声:“啊不要!求求你了,不要不要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个保镖一左一右架出去。

    室内又恢复寂静。

    顾祁森置身其中,精致的俊脸一片阴郁。

    下午时分,阳光暖暖的,可从小黑屋被带出来的林希雅,却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冰凉。

    她知道,这一次自己在劫难逃了,因为若不说出沈轻轻的名字,顾祁森一定不会放过她,可若被顾冉冉知道自己泄了密,她同样必死无疑,甚至还要连累她的父母陪葬

    而且,横竖都是死,她干嘛要便宜了沈轻轻?

    那个贱丫头将自己害得那么惨,她才没那么好心成全他们

    咦,不是!

    林希雅突然灵光一闪,想起前些天顾冉冉对自己说过的话——

    “我大哥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如果哪一天,他发现你是假的,逼你说出那个女孩是谁,你就跟他说,她叫徐瑶,那天晚上她是去赌场代你的班。”

    徐瑶?

    又是顾冉冉手里另一枚棋子吗?

    难不成顾冉冉真以为随便找个人假扮沈轻轻,顾祁森都会买单?

    那她就照做看看吧!

    想到这儿,林希雅突然大嚷大叫起来,“饶命啊,我说,我说她的名字”

    ——————

    顾祁森到底还是没有把林希雅给扔到湖里,而是派人将她软禁起来,毕竟,留着她还有用处。

    从市郊坐车回市区的一路上,他全程绷着脸,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厉。

    知道他心情不好受,秦浩硬着头皮安慰他:“boss,您放心,我们会尽快找到那名叫徐瑶的女子。”

    “嗯!”

    顾祁森冷冷应了声,微眯的眸子潋滟着令人无法辨清的复杂情绪。

    这四年来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依然没有想起来,但,可能是因为记忆清晰地停留在那一晚,某些细节他反而记得更加清楚了。

    比如,他今天骤然想起女孩有对自己说过她戴了美瞳,所以他才会去试探林希雅,结果一试,就试出了问题

    对了,他是怎么想起来的?

    貌似,是看到沈轻轻的眼睛

    脑海中突然清晰浮现沈轻轻那张姣好的脸蛋,她的眉眼弯弯,她嘴角上扬的完美弧度,还有那若隐若现的梨涡

    见鬼了,他怎么会对别人的老婆那么上心?

    想起她那张脸,心跳居然还不受控制漏了半拍?

    顾祁森拧拧眉,对自己奇怪的反应感到十分纳闷。

    他认真沉思了几秒,突然对秦浩说:“去给我查沈轻轻的老公是谁?还有,她现在的下落!”

    记得姑姑说她一个星期没来上班,也不知是不是出事了?

    思及此,顾祁森心头倏地一疼,呼吸陡然变得难受起来。

    听到沈轻轻的名字,秦浩眉头不自觉跳了跳,见纸终究包不住火,他只能负荆请罪说,“对不起boss,属下做错了事,还请您责罚!”

    “嗯?”

    顾祁森闻言,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莫名闪过不好的预感。

    果真,下一秒就见秦浩低着头汇报,“沈轻轻就是少夫人,您出车祸那天,她也跟着不见了,我们的人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但却迟迟没有少夫人的下落。碰巧您又失忆了,我们担心您受刺激,就暂时先把这事瞒下来——”

    “谁的主意?”

    没想到他们竟敢做出这种欺上瞒下之事,顾祁森猛地握拳,精致逼人的俊脸尽是肃杀之意。

    “冉冉!”

    秦浩不敢有任何隐瞒,如实报告。

    顾祁森冷笑一声:“那丫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boss,冉冉也是为您好。”

    秦浩忍不住为顾冉冉说话,“她自小就跟您相依为命,当然是以您的安危为首要考虑的因素。”

    “行了,我知道了!”

    对于顾冉冉的问题,顾祁森突然不想多谈,旋即终止了话题。

    可在知道沈轻轻是自己老婆后,他更加坐立难安。

    虽然他不记得她,但他几乎可以断定,自己一定很爱她,否则也不可能会只见了她一眼,心就不知不觉沦陷,只是,她到底在哪呢?会不会已经遭遇不幸?

    不,他不允许,哪怕上天入地,他都一定要找到她,把她平平安安带回来!

    ——————

    正当顾祁森地毯式地搜寻沈轻轻的下落时,沈轻轻在纽约终于养好了膝盖上的伤。

    这段时间,别墅里的佣人对她很好,除了不同意她与外界接触之外,其他的,均是有求必应。

    赫连律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三天两头不见人影,她在这住了那么久,见他的次数寥寥无几。

    沈轻轻倒不是想念他,只不过,如果赫连律在这,好歹她也能找他谈判,让他放自己回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干等着呐

    哎!

    沈轻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不在焉摆弄着手中的花艺,第n次叹气。

    这时,一抹高大的身影款款走了进来。

    听到脚步声,沈轻轻立马转过头,果真见到赫连绿那张英俊分明的脸。

    她潜意识里并不讨厌这个赫连律,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虽危险,但不会伤害自己,要不,她哪还能这般安然无恙?

    于是,她立马放下手中的鲜花,站起身对他友好地点了点头,随后一脸期待问:“赫连律,我的脚伤好了,你是不是可以通知我老公来接我了?”

    “接你?”

    赫连律意味深长吐出两个字,深邃的绿眸眯起,迅速掠过一丝危险,接着,迈开长腿渐渐逼近她。

    “是啊,接我啊,你答应过的!”

    沈轻轻不由得强调。

    谁知,他却笑了,笑容极为诡异:“no,那不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