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5 呜呜呜,真的是东方珏
    “不是你?那是谁?”

    沈轻轻澄澈的杏眸微微一怔,整个人懵了。

    她仰起精致的小脸,看着赫连律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

    视线触及他嘴角微勾的那抹不明笑意时,向来敏感的她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拔腿跑开,男人已比她更快一步窜到她面前,双手直接压住她的肩膀。

    “啊,你放开我!”

    预感没有出错,他果然对她不怀好意,沈轻轻卯足全力挣扎。

    只可惜,男女的力气相差太悬殊,任她怎么对他拳打脚踢,都无法挣脱赫连律的钳制。

    “放开你?说什么梦话?”

    男人冷笑,眸底泛过几分嗜血的光芒,“我好不容易把你弄来纽约,哪可能让到手的猎物跑掉的?嗯?”

    “你你”

    沈轻轻被她吓得整个身子直哆嗦,“你骗我?”

    她记得,他明明说过不是他做的

    不对不对,跟她相处过几次的赫连律,不是这个样子的!

    这一定不是赫连律,这是长得跟他相像的人

    想到这儿,沈轻轻也不知打哪来的勇气,低头就往赫连律的胳膊狠狠咬下去。

    虽然现在是冬天,但屋里有暖气,所以赫连律进屋后就只穿一件衬衣,结果,沈轻轻的贝齿在上边华丽丽留下几个深深的印记。

    “该死,你属狗的?”

    没想到这丫头看着娇弱,咬起人来却一点都不含糊,赫连律呲着牙,厉声喝斥。

    沈轻轻趁机挣开他,得意洋洋应一声:“你答对了,姐姐94年的,确实属狗!”

    “呵”

    许是她毫不矫揉造作的反应取悦了赫连律,他倒没再继续抓她,而是勾唇讽刺一笑:“94年了?22岁?我还以为你这干瘪瘪的身材,还未成年呢!”

    话落,他眸光邪肆落在她心口处。

    沈轻轻赶忙双手交叠护在胸腔,咬牙切齿怒骂:“混蛋!我成不成年关你啥事?识相的快点放我回国,否则,我老公一定不会放过你!”

    “你老公?呵呵——”

    提到顾祁森,赫连律再次冷笑,“很抱歉的通知你,顾祁森失去记忆,早就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

    “什么?”

    沈轻轻整个身子瞬时僵住,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不,顾祁森不可能失忆的,他一定会到处找自己,她不能中了眼前这坏蛋的奸计!

    想到这儿,她捏了捏手心,极力掩饰心底的那抹恐慌,对赫连律说:“我不信!除非亲眼所见!还有,你根本不是赫连律,你到底是谁?”

    难道两人是双胞胎?

    沈轻轻暗忖,看着他的眼神充满狐疑。

    可惜,她万万没有预料到,她一句质问却突然踩到了赫连律的底线,让他原本就阴郁的俊脸变得益发恐怖起来,“谁说我不是赫连律的?我就是他!”

    “你——”

    “我就是他,你听到没有?”

    他目露凶光,再次朝她欺近。

    “啊,你不要过来——”

    沈轻轻吓得魂都没了,立马拔腿就往外边跑。

    可惜,站在门口的两名保镖,毫不留情挡住她的去路,接着,赫连律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重新拽了回去。

    如果说刚开始赫连律对她还有点逗弄的心思的话,那么此刻的赫连律,早已蜕变成一个恶魔,分分钟只想着要将眼前这个敢质疑他的小东西撕碎

    于是,他索性把她一把扛在肩膀上,大步流星走出大门口。

    “啊,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被人扛在肩膀上,那滋味可不好受,沈轻轻极力隐忍住反胃的冲动,拼了命地大喊大叫。

    尤其是外边飕飕的冷风胡乱吹着她的长发,拍打得小脸硬生生泛着疼,难受极了。

    对于她的抗议,赫连律压根不管不顾,扛着她直接走到游泳池旁,像丢沙包那般,狠狠把她给丢出去。

    扑通——

    平静的水面漾开美丽的水花,沈轻轻扑腾了几下,禁不住破口大骂:“你这神经病!”

    对,就是神经病,哪有人大冬天浸冷水的?

    气死她了!

    她骂完,立刻爬上来。

    岂料,还没踏出一步,又被他给推下去。

    扑通——

    这一次,她不小心呛到了,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你不要太过分了!哈秋——”

    沈轻轻捂着鼻子,眼角眉梢间不自觉泛过一缕恼恨。

    赫连律将她的恨意看在眼里,性感的薄唇微勾,潋滟一抹阴狠的冷意:“记住没有?我就是赫连律、真正的赫连律!你见到的其他人,都不是我!”

    沈轻轻:“”

    敢情他这是人格分裂了?

    这个认知,让她心下一惊,目瞪口呆得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直到——

    “来人,给我看好她,三个小时内不许她离开游泳池!”

    “喂,你怎么可以这样?!”

    沈轻轻缓过神,气得肺都疼了!

    不行,她才不要在这活活冻死,她要上岸

    思及此,她滴溜溜的眸子转了转,突然发现泳池对面没人,她赶忙游过去。

    赫连律见状,优雅打了个响指。

    不一会儿,还未等沈轻轻游到对岸,那边已经站了两个保镖。

    天杀的!

    这样下去,她一定会没命的的!

    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正当她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记天籁之音——

    “够了赫连律,还不把人给我捞上来!”

    东方珏?

    沈轻轻微微一怔,转过头去,果真见到东方珏身穿一袭长款黑色大衣,宛若高贵的战神那般,气场强大朝泳池边走来。

    周遭的空气仿佛因他的出现悄悄凝固,而原本坐在泳池边凉椅上的赫连律,亦是变得神秘莫测。

    呜呜呜,真的是东方珏

    意识到他是来救自己的,沈轻轻心头一热,蓦地游上岸,湿哒哒地朝他奔去。

    “东方珏——”

    “东方珏——”

    她从未发现自己见到他,竟可以那么高兴。

    毕竟不管怎么说,东方珏比赫连律可信赖多了,那家伙简直变态啊呜

    见她全身湿透滴着水,小脸冻得发白,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虚弱,东方珏狭长的眸子倏地一眯,掠过几丝恼意。

    他索性将自己的大衣脱下,罩在沈轻轻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