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6 抢走我最宝贝的女孩,算不算结仇?
    随后,东方珏冷厉的眸光往旁边一扫,落在其中一名女佣身上,“带她去换身干净的衣服!”

    “是、是!”

    对方惊恐地应了两声,这一刻完全忘了谁才是她的主子。

    “东方珏——”

    沈轻轻并不想走,急忙伸手拽住东方珏的胳膊。

    “我不冷,你带我走吧。”

    她语带央求对他说。

    若是前几天,她兴许还能对这别墅里的人有些许信任感,然而今天,赫连律的变脸还是让她心有余悸,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敢离开东方珏进屋去?万一等下被人软禁了,该怎么办呢?

    东方珏看出她的害怕,深眸霎时化成一道利箭,直直射向此时正眯着绿眸瞪他的赫连律。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迸出浓烈的硝烟味。

    少顷,东方珏才收回目光,抬手摸了一下沈轻轻湿哒哒的头发,沉声安抚她:“没事,有我在,没人敢对你怎么样!”

    “可是”

    沈轻轻还想说些什么,就听赫连律突然嗤笑一声,“东方珏,你还真当这是你地盘?她是我的人,你是不是管太宽了?”

    “赫连律,你别胡说八道了,我才不是你的人!”

    未料到他这人不仅残酷,还那么无耻,沈轻轻气得牙痒痒的,忍不住梗着脖子骂他。

    话落,见他薄唇微勾,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她心下一惊,立马缩到东方珏背后去。

    这时,一阵冷风吹来,她肩膀颤了颤,然后,打了个喷嚏。

    “哈秋——”

    东方珏拧拧眉,对旁边的女佣说,“还不快带她下去!”

    “是!”

    女佣反应过来,这一刻不敢再有任何怠慢,把沈轻轻给拽住。

    沈轻轻原本想反抗的,可当她一触及东方珏那双锐利的眼睛,莫名地,心中竟生出一抹浓浓的信赖感,于是她只好咬着唇瓣,乖乖地跟着女佣一起进屋。

    艾达见沈轻轻在女佣的带领下走进客厅,娇小的身子裹在宽大的风衣里瑟瑟发抖,头发全湿滴着水珠,她赶忙迎上去,“小姐,天啊,快,快去换件衣服,我给你煮点姜水,免得感冒了。”

    “谢谢你了,艾达!”

    沈轻轻朝她礼貌点点头,旋即上楼,走回自己住的那间房。

    拉开衣柜,里边挂满了各式的衣服。

    这段时间,赫连律给她置办了各种款式的奢华服饰,不过她基本上都不穿,每天只是穿最普通的经典款。

    “哈秋——”

    “哈秋——”

    又连续打了两个喷嚏,生怕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会感冒,沈轻轻不敢耽搁,随手拿起一套简单的毛衣长裤、bra和小内,便匆匆走向洗手间。

    打开花洒,温热的水从蓬蓬头喷洒下来,沈轻轻舒服地闭上眼,心情因即将获得自由而不自觉变得愉悦起来。

    ————

    泳池边,两个同样高大俊美的男人迎风而立。

    他们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气场却是强大到,连空气都悄悄凝固。

    大约过了一分钟,赫连律率先出声:“你想把她带走,我不会同意的!”

    他好不容易才看上一个好玩的猎物,怎么可能就这么轻而易举放手?

    no,就算是东方珏,他都不会将沈轻轻拱手相让!

    思及此,赫连律邪肆的眸光里,晕染几分笃定。

    东方珏瞥他一眼,接着,阴着一张俊脸警告他:“你平时爱怎么玩,与我无关。但她不是你可以动的人!”

    “哼!”

    赫连律对他的警告嗤之以鼻,“这世界上还没有我赫连律想动,动不了的人!”

    “是么?”

    东方珏挑挑眉,旋即迈开长腿走到他身边,声音刻意压低,“动她,你会被天打雷劈,因为”

    讲到这,他声音小了许多,以至于赫连律听见他后边所说的内容时,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你说真的?”

    他俊脸一片铁青,难看极了。

    “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东方珏又恢复原先的冷漠。

    赫连律抬眸看他,想从他脸上瞧出端倪,可惜,男人隐藏得极好,就连精明如他,都无法猜出他真正的情绪。

    最后,他只好作罢:“行了,我答应你不动她!”

    赫连律心头闷闷的,这还是生平第一次,被人逼迫硬生生放弃看中的猎物。

    呵,也不知另一个自己知道这个事情后,会作何感想?

    他的另一个自己,从15岁开始就派人默默保护她,四年前她被杀手追杀时,又暗地里救了她一把,更甚至,这几年来某些暗杀蠢蠢欲动,全是他帮她摆平

    对一个女孩如此的情深意重,结果却换来

    真傻!

    想到这,赫连律破天荒可怜另一个自己。

    “你带她走吧!”

    他索性决定眼不见为净,将沈轻轻大方送走。

    岂料,东方珏却说:“她继续呆在你这!”

    “不行!我这可不是酒店,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赫连律长眸微眯,直截了当拒绝。

    “你这确实没酒店环境好!”

    东方珏一点都不给面子嫌弃他的别墅。

    赫连律倏地变脸,“东方珏,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让她留下来,我又什么好处?”

    “你不是想报顾祁森当初的一枪之仇?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教训他!”

    东方珏似笑非笑开口。

    “那你呢?他跟你结仇了?”

    赫连律问。

    “抢走我最宝贝的女孩,算不算结仇?”

    东方珏望着澄澈的游泳池,幽声反问。

    “算!”

    赫连律不加思索回答。

    “那沈轻轻就交给你了,三天内给顾祁森信息,告知他轻轻的下落。”

    “行!”

    这边,两个男人计谋着如何对付顾祁森,而大洋彼岸的另一边,顾祁森却因找不到沈轻轻的下落寝食难安。

    “boss,这是你的手机,还有婚戒!”

    秦浩将一个密封的盒子双手呈到顾祁森面前,恭敬汇报。

    顾祁森接过盒子后,迫不及待将盖子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枚款式极为简单的钻戒,可看着它,脑海中却有一抹画面迅速闪过,快得令他想抓都抓不住。

    他屏住呼吸,努力让自己回想,可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将钻戒戴在手上,顾祁森这才拿出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