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0 满心满眼全是久别重逢的欢喜
    “为啥要这么做?”

    沈轻轻一脸不解。

    东方珏故意板着脸,“让你喊就喊,问那么多做什么?”

    “我才不要!这么无聊的事情,我才不干呢!”

    沈轻轻压根不想配合。

    在她看来,爱是很神圣的字眼,哪能如此儿戏就说出口?尤其,还是对天空大喊?这不等于跟他告白么?万一被人录下来传到顾祁森耳朵里,那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越想,沈轻轻越觉得不能答应。

    “真的不干?如果你连这六个字都不说,那可就别怪我把你单独留下了。”

    东方珏冷冷威胁她。

    沈轻轻一听,立马慌了:“别,我说我说,你不要让我跟赫连律待一块,那家伙太讨厌了,老是欺负我!”

    她忍不住在东方珏面前告赫连律一状,毕竟若不是因为赫连律,她哪会硬生生跟自己老公分开那么久?

    哎,也不知道顾祁森到底恢复记忆了没有?

    如果他真把她给忘了,她该怎么办呢?

    是放手,还是大胆把他追回来

    想起未知的将来,沈轻轻晶亮的眸子迅速划过一缕黯淡。

    不过,她很快就将负面情绪收拾好,昂起一张小脸看向东方珏,“是不是只要我说那六个字,你就答应了,带我回s市?”

    其实转念一想,这个交易挺划算的,因为东方珏向来说话算话,六个字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嗯哼,当然!”

    东方珏双手插袋,好整以暇应声。

    “好!一言为定!”

    沈轻轻微微一笑,眉眼弯弯的模样在阳光下,泛出令人难以抗拒的魔力。

    东方珏眸光闪了闪,不自觉勾起一抹宠溺的笑。

    他抿着唇,正想说些什么,就听她双手放在嘴边高喊:“顾祁森,东方珏逼我喊东方珏我爱你这六个字,你帮我打他!”

    东方珏:“”

    一直悄无声息跟在他们身边的保镖:“”

    而沈轻轻呢,说完后她明显心情大好,竟哈哈大笑起来。

    女孩银铃般的笑音霎时间传遍整个上空,就连隔着好长一段距离的顾祁森都能听见,当然,还包括她刚才那句稚气未脱的话。

    顾祁森长眸微眯,情不自禁低笑出声,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这时,耳边传来秦浩恭敬的声音:“boss,飞机找到合适的位置降落。”

    “好!”

    顾祁森点头,倏地敛起嘴角的笑意。

    另一边,背着降落伞慢慢降落的宫天祺,亦是将沈轻轻的话听进耳里。

    眼见就要着地,他忍不住狂笑出声:“哈哈哈,三嫂,你好逗喔!”

    “宫天祺?”

    沈轻轻眨眨眼,以为自己幻听。

    “三嫂,我来咯——”

    “咦,真是宫天祺耶!”

    她循声望去,果真将宫天祺飘在十几米的天空上,不由得兴奋地朝他招招手,“天祺,我在这!”

    “三嫂——”

    艾玛,三嫂对自己那么热情,三哥会不会淹醋缸里?

    宫天祺坏心腹诽,暗暗得意起来。

    然而,他还没得意太久,就听一抹冷厉的男音响起——

    “开枪!”

    轰——

    “不——不要开枪!”

    未料到东方珏竟想杀宫天祺,沈轻轻吓得脸都白了,千钧一发之际,她索性将手中的包包往那个准备开枪的保镖扔去。

    保镖压根没有防备,被砸个正着。

    宫天祺则是灵机一动,扯开嗓子大喊:“东方珏,我有炸弹、手榴弹,你们开枪的话,信不信我立刻跟你们同归于尽!”

    东方珏闻言,果真见他身上挂满了炸弹。

    “呵,顾祁森还真是不讲兄弟情,舍得让你来送死!”

    他冷笑,眼角眉梢间泛过几丝不屑。

    宫天祺却嗤一声,反驳他:“我三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你少挑拨离间了!”

    他一边说,一边看准时机降落。

    “天祺,你少说两句,免得遭殃啊!”

    沈轻轻对东方珏那声“开枪”还是有些后怕。

    东方珏一声不吭,干脆按兵不动,等他安全落地。

    因为他并不是真心想要宫天祺的命,否则,老早前就动手了,哪还会容他那么多废话?

    然而,顾祁森自己不出现,就派个宫天祺背着炸弹前来,这是作何打算?

    他浓眉微微蹙起,俊脸一派高深莫测。

    宫天祺向来动作灵敏,他用了比常人快一倍的时间着地,然后,昂首挺胸朝东方珏与沈轻轻的方向走来。

    十几个保镖见状,马上堵在前边,护住自家主子,不让宫天祺靠近。

    而宫天祺就跟个混世小魔王似的,天不怕地不怕地推开他们,“让开让开,没看小爷我全身炸弹吗?瞧,一个不小心扯断了线,你们都没命了!”

    看着这个俊美如斯、全身炸弹却一脸不惧的宫家四少,保镖们面面相觑,心头莫名颤了颤。

    炸弹啊,随时浑身碎骨的那种,讲真,天底下有谁能不害怕呢?

    他们虽说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可其实也很害怕的好伐?

    就在这一刻,东方珏的一声“退下”宛如天籁入耳,他们暗自庆幸,飞快撤开。

    “天祺,你怎么来了?”

    近距离见到宫天祺,沈轻轻就像见到亲人那般,满心满眼全是久别重逢的欢喜。

    瞧她那喜上眉梢的模样儿,东方珏禁不住有些吃味。

    “我啊,当然是三哥派我来的呀。”

    宫天祺笑嘻嘻回答,眸光不善瞄了面色冷峻的东方珏一眼,语带夸张继续往下讲,“三嫂,你是不知道,我三哥这些天为了找你啊,茶饭不思,瘦得只剩皮包骨了!没有你在他身边,他就跟丢魂似的,睡都睡不好。”

    “什么?他他怎么可以这么糟蹋自己?”

    听宫天祺这么一讲,沈轻轻心都揪着疼了,恨不得长上两只翅膀,立刻飞到顾祁森身边去。

    “是啊!他出车祸时本来就受很重的伤,这下子更要没命了。”

    宫天祺继续表演苦情戏。

    沈轻轻双手紧紧攥拳,“赫连律这混蛋,居然骗我说顾祁森失忆了?失忆了怎么可能还想起来要找我呀?啊,气死我了!”

    她在外头咬牙切齿骂赫连律,却不知,秦浩一行人,此时已利索地在别墅周围悄悄埋下威力无穷的炸弹。

    而顾祁森,在部署一切后,终于现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