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1 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嘭——”

    花园某处传来一阵剧烈的声响,顷刻间火光冲天,染红了蔚蓝的天际。

    对于突如其来的巨变,众人惊呆了。

    沈轻轻刚开始以为是地震,吓得尖叫一声,条件反射拽住东方珏的胳膊。

    东方珏轻声对她说了句“没事”,眸光冷冷往爆炸处望去。

    “哟吼——”

    知道是三哥的杰作,宫天祺得意地吹了个口哨,痞痞的模样儿,若非顾及他身上的炸弹,大家非上前把他揍一顿不可。

    一会过后,在这一片硝烟滚滚中,男人一袭黑色劲装,踩着矫健的步伐款款走来。

    他有着一张堪比阿波罗那般俊美的脸,精致逼人的容颜,透出一抹高高在上的贵气,而在浓浓的烟雾晕染下,又散发着致命的危险。

    当然,觉得他危险的,是东方珏那一群保镖,而在沈轻轻眼里,他却帅得人神共愤!

    呜呜呜,顾祁森——

    “顾祁森——”

    这一刻,沈轻轻哪还记得什么东方珏,什么赫连律,又什么爆炸危险之类的,她心里眼里满满的全是顾祁森,几乎不作思考就松开东方珏,拔腿朝顾祁森的方向跑去了。

    “老公老公——”

    见女孩如同一只雀跃的小鸟,飞快地跑向自己,顾祁森心一动,索性一路小跑过去。

    “轻轻——”

    “老公——”

    两个人分别跑向对方,最终,相遇。

    “呜呜呜呜你来了,你怎么才来?”

    沈轻轻明明心底很高兴的,可不知为何,当她站在他面前,昂起小脸看着他那张英俊而又熟悉的脸时,浓浓的委屈就这么毫无预警地涌上心头,让她抑制不住当着他的面哽咽出声。

    顾祁森捧起她的脸,用指腹温柔地帮她擦拭眼角溢出的泪,说:“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他的眼神充满愧疚,声音低沉中透出一抹沙哑,令沈轻轻不自觉鼻头一酸,又差点落泪。

    “不,我没有受苦,受苦的是你!”

    他受那么重的伤,都差点死掉了,醒过来还不远万里寻找自己,如此的奔波,怎能不让她心疼呢?

    相对较而言,她在这里吃好住好,幸福多了!

    思及此,沈轻轻抬手摸了摸他棱角分明的下巴,柔嫩的手心触及他那有些扎手的胡渣,她扑哧一笑,“等回家我帮你把胡渣刮干净。”

    “好!”

    顾祁森颔首,望着她的深眸里,盛满了浓情蜜意。

    沈轻轻则是情不自禁将小脸靠在他胸膛,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腰,一刻都不舍得跟他分开。

    顾祁森当然也不愿松开她,但形势所迫,他只能强忍着将她好好吻一顿的冲动,抬手摸摸她的脑袋之后,揽住她的肩膀,沉声道:“走,我们回家!”

    “嗯嗯!”

    她点头如捣蒜,乖巧地任由着他搂着自己往外走。

    然而,未走出两步,身后就传来一记杀气腾腾的喝斥声——

    “炸了我的花园就想跑?”

    轰——

    是赫连律!

    沈轻轻心里咯噔一下:惨了惨了,他不是有事出门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嘤嘤嘤,瘟神呐!

    沈轻轻下意识往顾祁森怀里钻,那寻求保护的小女人姿态,让不远处的东方珏见了,莫名觉得无比碍眼。

    他眸光沉了沉,化作一抹冷箭,狠狠射向顾祁森。

    而顾祁森呢?

    他并没有看向东方珏,而是安抚地拍拍沈轻轻的肩膀,然后将注意力放在气势汹汹前来算账的赫连律身上。

    赫连律只带两个随从,其中一个,顾祁森认得,叫艾伦,是一名顶尖的杀手,三年前因某些原因退隐,原来是被赫连律收到麾下了,而且看样子还对赫连律忠心耿耿。

    顾祁森打量了艾伦一眼,又将眸光转向赫连律。

    这时,赫连律已经走到他面前,余光瞥向沈轻轻。

    沈轻轻立马攥紧顾祁森的衣服,梗着脖子对赫连律说:“那个我老公有钱,让他赔你一个花园好了。”

    “你以为本少缺钱?”

    赫连律挑眉,绿眸泛起一抹冷光。

    “你不缺钱,那还计较一个花园做什么?”

    沈轻轻没好气怼他。

    “你——”

    赫连律被她噎得一脸铁青。

    而顾祁森却是莞尔,觉得怀中的丫头可爱透了。

    东方珏的想法跟顾祁森差不多,赫连律这人就是嚣张欠收拾,而且之前还那么欺负轻轻,被她怼几句没什么大不了的。

    “赫连律,你还是变回另外一个你吧,至少没现在的你这么讨厌。”

    对于赫连律,沈轻轻一点都不想跟他客气,当着顾祁森的面揭他老底。

    这两天,她从东方珏那边了解到,原来赫连律真的有双重人格,第一人格是她十年前救下的那位少年,而第二人格,便是眼前这位了。

    1号赫连律比较好相处,看起来倒不怎么坏,至于2号赫连律,艾玛,想起她大冬天还被丢进游泳池,沈轻轻就对他提不起好感。

    而她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对他说话,是因为东方珏跟她保证过,他不会伤害自己,而她,选择相信

    顾祁森并不知道赫连律有双重人格,狭长的眸子,悄悄掠过一缕探究。

    赫连律倒是不介意沈轻轻这么直白,勾唇不怀好意反问:“另一个我与少女时代的你有过肌肤之亲,看来你是念念不忘呐!”

    “喂,你这无赖,少胡说八道了!”

    未料到他居然在顾祁森面前诬陷自己,沈轻轻气得肺疼,骂完他之后,生怕顾祁森会误会,急急忙忙道,“你别听他乱讲,我跟他清清白白的!”

    “我信你!”

    顾祁森毫不犹豫应声。

    沈轻轻闻言,心底的不安这才消散。

    不过,她还是解释多一句,“十年前他被人追杀受重伤,我把他送医院的,所谓的肌肤之亲,就是我背着他。”

    “你背着他?”

    顾祁森拧拧眉,脑海中忍不住浮现一个十二岁的少女,吃力地背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的画面,画面越来越清晰,然后,也不知怎么回事,霎时间就转换了,变成四年前,身子单薄的女孩,在黑夜中搀扶着深受重伤的自己逃亡的场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