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2 老公,我们走吧,回家!
    犹记得那时候,她对自己说:“坚持住,坚持住,我们一定能够成功逃出去!”

    坚持、坚持

    她小小的身躯撑着他,走了那么漫长的一段路,最后将身上的制服脱下盖在他身上,自己却主动去犯险

    她是不是真的如同林希雅所说的,名字叫徐瑶,这个他会去查,但沈轻轻

    为什么自己竟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认为她有可能是她呢?

    呵,看来,他是得妄想症了,毕竟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完美的事?自己爱着的那个人,刚好是苦寻多年之人?

    老天爷不至于会如此偏爱他

    想到这,顾祁森无奈勾了勾唇,暗暗叹一口气。

    沈轻轻并不知道短短的几秒,男人心底已百转千回,见他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万分惊讶,她朝他微微一笑,如实回答:“嗯啊,我背着他走,不过我都有些记不清他的样子了,若不是他主动提及这回事,我都还不知道那是他呢。”

    “哼!本少那么帅,你是有多眼瞎,才会不记得我?”

    没想到沈轻轻居然在顾祁森面前如此无视自己,赫连律当即就冷声讽刺。

    “我才——”

    沈轻轻正想反驳,就被顾祁森阻止,“好了,没必要跟他多费唇舌。”

    看着自己老婆与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吵架,哪怕深知沈轻轻是讨厌赫连律的,但顾祁森还是觉得无比碍眼。

    此时此刻,他最想做的,便是早点将自己老婆带走,然后,带回家好好疼爱一番,以慰藉他这几天的相思之苦

    是真的很苦,刻骨铭心的苦!

    “嗯,老公,听你的!”

    沈轻轻乖巧地挽着他的胳膊,没好气瞪着赫连律。

    “呵——”

    赫连律闻言,怒极反笑,问顾祁森:“这里外三层全是我的人,你说,你怎么逃出去?”

    “那就看你是想让我们走,还是打算放弃这里所有的一切。”

    顾祁森轻描淡写出声。

    “你这是什么意思?”

    赫连律拧着眉,绿眸泛过一抹戾气。

    “字面上的意思!”

    顾祁森的话音刚落,不远处就传来一阵爆炸声。

    “啊——”

    沈轻轻没有防备,吓得直接往他怀里钻。

    “别怕,有我!”

    顾祁森将她抱住,一边温柔拍拍她的背,一边挑眉瞥向赫连律,“怎样?还想让这里变成一片废墟?”

    这个地方是赫连律最重要的基地之一,毁了它等于毁掉他十分之一的资产,顾祁森深信,赫连律一定不舍得

    未料到顾祁森一言不合就玩爆炸,而且这一次炸掉的,居然还是他的小仓库,赫连律一张俊脸倏地就沉下来。

    “花园一座,仓库一间,赔给我一亿美金,我就放你们走!”

    他不傻,以他对顾祁森的了解,他能如此明目张胆前来救沈轻轻,就代表着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部署,而自己本来就答应东方珏放人的,这一次倒是可以利用自己被炸毁的东西,好好敲顾祁森一笔,仔细想想,倒也不亏。

    谁知,他刚把话说完,沈轻轻就立马反对:“不行!你这破花园和仓库,哪可能值那么多钱?顾祁森,你千万不要答应他!”

    嘤嘤嘤,一亿美金呐,把她卖一万次,都卖不了那么多钱哇,哼哼哼,这么败家的行为,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同意的!

    “确实值不了那么多钱!”

    顾祁森凉凉开口,讨价还价,“这样吧,一百万美金!”

    “一百万美金?你当我是乞丐?”

    赫连律冷冷一笑,将眸光落在沈轻轻气鼓鼓的小脸上,添油加醋说,“看来你在这男人心中也就只值一百万美金,何不考虑跟他离婚,跟了我?”

    “切,你少偷换概念了!那是我老公大方,才愿意赔你钱,至于我,东方珏早就答应放我走了!”

    沈轻轻一边说,一边朝东方珏挥手,大声喊道,“珏哥,你说是不是呀?”

    那声珏哥,也不知为何就脱口而出了,沈轻轻本人没觉得有何异样,可在场的其他人,却面色各异。

    东方珏眼里漾起一抹流光溢彩,因她这句调侃的珏哥,不自觉心情大好。

    赫连律则是愣一下,突然很想让她也叫自己一声律哥,然而,这个念头仅仅存在一秒,就被他懊恼抹去。

    宫天祺亦是勾起看热闹的笑容,心中暗忖,这下子三哥得掉醋缸里了,哈哈!

    全场唯有顾祁森黑着脸。

    嗯哼,珏哥?叫得那么亲热,敢情还真把对方当哥哥了?

    死丫头能不能不要那么嘴甜?

    他眉头拧得死紧,抿唇正想说些什么,就听东方珏略带宠溺的声音响起:“嗯,你们走吧!”

    “噢耶,谢谢你了!”

    沈轻轻一听,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她眼角眉梢间的喜悦掩藏不住,让顾祁森的心情陡然变得更加糟糕。

    虽说他相信他们之间清清白白,可却不得不承认,任何一个男人见情敌当着自己的面,对自家老婆宠爱万分,都不可能会无动于衷,他只是个普通男人,当然也不例外。

    不行,以后他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隔断他们之间的联系,若不然,有东方珏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在,他的婚姻时时刻刻备受威胁

    思及此,顾祁森忍不住给了东方珏一记冷光,而东方珏,像是察觉到他阴沉的目光,也将视线转向他。

    两个同样强大的男人,复杂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冷意凛凛。

    “老公,我们走吧,回家!”

    沈轻轻清甜的嗓音,将他们的神思拉回。

    “好,我们回去!”

    顾祁森微微颔首,索性牵着她的手,快步往别墅外边走去。

    宫天祺见状,赶忙跟上。

    东方珏双手插袋倚着车门,目送他们三人离开,直到再也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他才转过头,抬眸看了赫连律一眼:“这附近应该埋了不少炸弹,快让人排查!”

    “噢**!”

    赫连律气得咬牙切齿,禁不住咒骂一声。

    他怎么就忘了,顾祁森当国际刑警那会儿,是赫赫有名的军火专家

    另一边,顾祁森一行人安全上了飞机。

    不想当电灯泡,宫天祺识时务将空间留给他们,自己跟秦浩挤一块。

    顾祁森原本想抱着沈轻轻坐一起的,谁知,这丫头却突然翻脸不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