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3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找我的救命恩人
    见她理都不理自己一下,顾祁森拧拧眉,伸手过去摸她的头,结果却被沈轻轻躲过去。

    “哼!”

    女孩哼一声,径自走到前面一排的位置落座。

    顾祁森云里雾里的,完全不知她气从何而来,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

    “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嗯?”

    坐在她隔壁,他耐着性子问她,声音低沉而温柔。

    沈轻轻这才抬眸看他一眼:“你!除了你,还能有谁?”

    话落,她扁扁嘴,神色幽怨瞪着他。

    顾祁森一脸无辜:“我怎么惹你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话一点不假,前一秒这丫头还开开心心地挽着自己的胳膊说“老公我们回家”,瞧,这才过多久,就直接把他打入地狱了?

    当然,最大的问题是,他压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没惹么?没惹么?”

    沈轻轻被他气到,抡起拳头捶他。

    顾祁森伸手一掌裹住她的粉拳,索性将她强行抱到自己怀里,下巴霸道地抵在她肩窝处,沉声说:“好好好,我惹了惹了,那你说要怎么罚我,嗯?”

    他言语间溢满浓浓的宠溺,让沈轻轻心底的郁闷顷刻间消散不见,然而,那天晚上他跟那个女孩卿卿我我的一幕,很快又像针一样扎在她心上,让她硬生生泛着疼。

    于是,她用手肘拐了一下他,没好气出声:“罚你?你这么没诚意,我可没感觉到你意识到自己错了!”

    “我”

    顾祁森一时语噎,凛神沉思起来。

    突然,他灵光一闪,无奈叹气,“你该不会还因为那事生我气吧?”

    哎,她不跟他闹,他压根都忘记要跟她解释了。

    “哼!难不成你认为我不应该生气吗?”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气呼呼说,“别以为事情隔那么久,我就一笔勾销啦?我才没那么大方呢,见你跟别的女人你侬我侬,可以无动于衷。”

    “呵呵”

    不得不说,她吃醋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让顾祁森忍不住轻笑出声。

    “你笑?你居然还笑?”

    沈轻轻差点炸了,猛地转头抡拳打他,他却比她更快一步拽住她的手,低下头,攫住她的唇。

    未料到他一言不合就吻自己,沈轻轻下意识想抗议,可无论她怎么躲他推他,他总是能轻而易举就将唇凑过来,再次吻上她的。

    渐渐的,沈轻轻终于放弃了抵抗,双手情不自禁攀住他的脖子,与他一起共同沉浸在接吻的美妙感觉中。

    久别重逢的两人,用情人间最普通的方式,倾诉他们对彼此的思念,完全不知道此时此刻,宫天祺与秦浩正站在不远处,亲眼目睹着这一切。

    虽说俊男美女接吻的画面无比养眼,但相对于看热闹而言,秦浩更加担心的是被boss抓包后约莫得去南极陪企鹅,所以,他只偷偷瞄了一眼,便转身准备回自己的座位。

    可看热闹看得起劲的宫天祺,怎么可能放过他?

    见秦浩刚迈出一步,他立即阻止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喂,别走,再陪小爷看多一会儿!”

    虽说kiss的场面他在某些场所见过不要太多,但那可是自家三哥和三嫂呢,百年难遇的真人秀,他宫小爷若是错过了得多可惜?

    哇咔咔!

    宫天祺兴奋极了。

    正想拿出手机拍照,这才后知后觉想起飞机上不给开手机,只好幽怨地将念头打消。

    “四少,您要看就自己看个够吧,我有点累,先去睡会儿。”

    秦浩并不想跟他狼狈为奸,他将话说完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没人陪,宫天祺也顿时失去了兴致。

    他撇撇嘴,往那亲得忘我的小两口望一眼,随后,才扬起愉悦的笑容离开。

    不知为何,看着三哥三嫂感情好,他也突然想谈恋爱了!

    脑海中不经意掠过沈拂晓那张姣好的脸蛋,宫天祺立马摇摇头,天,他疯了不成,娇滴滴的女人不想,居然想起那个冷冰冰的美女检察官?

    nonono,他一定是太久没有女人了!

    激烈的热吻过后,沈轻轻靠着椅背,大口大口喘着气。

    顾祁森见状,眸光不自觉柔和许多:“嗯,吻技有待提高!”

    “是呀,哪能比得上顾大总裁身经百战、阅人无数呢?”

    沈轻轻调皮地朝他眨眨眼。

    顾祁森闻言,干脆抬手捏了捏她两片莹润的唇瓣,眼角眉梢陡然变得正经:“老婆,咱们商量个事!”

    “嗯?”

    许是他的表情太过认真,让沈轻轻霎时忘记自己正在跟他算账。

    “明天开始,你别去yan颜上班!”

    “啊?那我去哪?”

    沈轻轻眼底划过一抹不解。

    顾祁森憋着笑,眼角眉梢间潋滟几分促狭:“明月楼怎样?”

    “为为什么?为什么要我去明月楼?那可是饭店呢。”

    沈轻轻只觉风中凌乱。

    这时,就听男人语带揶揄说:“因为你去那边工作,可以省好多醋了!”

    “啊哈,你这讨厌鬼!”

    没想到他拐着弯取笑自己爱吃醋,沈轻轻恼羞成怒捶他,眉眼弯弯的模样落在男人眼底,恰是最美丽的风景。

    顾祁森没有躲,任由她挠痒痒似的捶着自己的胸膛,等她打够了,他才对她说:“那个女孩跟我没任何关系,你不需要吃醋,也不需要往心里去,以后我不会再跟她接触了!”

    “真的假的?”

    沈轻轻蹙着眉,澄澈的杏眸掠过一缕怀疑。

    她不是傻瓜,也不是瞎子,怎么可能看不出他们关系匪浅?

    知道她不会轻易相信,顾祁森干脆如实告诉她:“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找我的救命恩人,原以为那人是她,但后来发现自己弄错了,所以”

    讲到这,他微微顿住,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启齿。

    倒是沈轻轻,在听到他说的救命恩人四个字时,心头莫名泛上几丝异样的情绪。

    他在找救命恩人,找到了,是不是就以身相许了?

    那她呢?

    她该怎么办?

    还有,他说弄错了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对方不是女人?

    思及此,她禁不住问他:“为什么会弄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