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5 讨老婆欢心
    他喜滋滋地想,这一次自己救三嫂有功,指不定三哥一高兴,突然想起要放自己一个月的长假玩玩,然后他就可以高高兴兴去夏威夷或者马尔代夫把妹了,可结果——

    “你这么厉害,我发现把你放在s市有点大材小用了,这样吧,给你放两天假,大后天出发去南极!”

    顾祁森讲这话时是云淡风轻,可宫天祺却听得胆颤心惊。

    他两只迷人的桃花眼倏地瞪大,开始哇哇大叫:“三哥?你开玩笑的对不对?我是你弟弟哇,你怎么舍得我去受苦?”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就这么定了!”

    顾祁森冷声说完,旋即打开便当盒的盖子,转头看向沈轻轻,语气比对宫天祺温柔了不止一百倍,“饿坏了吧?快点吃!”

    “嗯嗯,好!”

    饭香扑鼻,勾起沈轻轻肚子里的馋虫,她饥肠辘辘的,哪还记得宫天祺?

    见沈轻轻不亦乐乎地吃着晚餐,宫天祺不由得摸摸鼻子,向她求救:“三嫂三嫂,你就忍心见我三哥把我流放吗?”

    “南极不是有企鹅看吗?应该很好玩的吧,嘿嘿。”

    沈轻轻故意朝他眨眨眼,促狭一笑。

    这时候,她才不会去拆顾祁森的台呢。

    嘤嘤嘤,她是不是太坏了?

    不过——

    女孩滴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好心说,“我会帮你报仇的喔!”

    “哼,你们夫妻俩就是一丘之貉,小爷我才不相信你们,吃饭去了。”

    他说完,大步流星离开。

    决定了,三哥的话,他当耳边风听,不去南极,就偏不去南极

    不一会儿,室内又恢复了宁静。

    两人优雅吃着晚饭,气氛十分美好。

    吃饱喝醉后,沈轻轻靠在顾祁森怀里,柔声对他说:“老公,圣诞节,咱们来场浪漫的约会好不好?”

    “你想要什么样的浪漫?”

    顾祁森把玩着她纤细的手指,沉声问。

    沈轻轻嘟嘟唇,“我来安排,到时候告诉你!”

    “呵”

    顾祁森闻言,轻笑一声:“行,都听你的!”

    “嘻嘻!”

    见他答应,她不自觉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距离圣诞节还有三个星期的时间,她已经计划好了,约他到当初他们约定的游乐场,然后给他一个惊喜。

    嘿嘿,怎么想都觉得心情澎湃哇,真好!

    顾祁森并不知道沈轻轻的心思,但看到她眼角眉梢全是笑意,他亦是情不自禁跟着勾起了唇。

    “睡吧宝贝,一觉醒来,咱们就到家了!”

    他拍着她的肩膀,富有磁性的嗓音中尽是浓浓的宠溺。

    “嗯嗯!”

    沈轻轻点点头,“老公,一起!”

    “好!”

    他应声,把她搂到怀中,与她两颗头颅靠在一块,缓缓闭上了眼。飞机一路平稳飞行,回到s市,恰好是下午。

    因时差的关系,沈轻轻有些疲惫,于是一到家,她冲了个热水澡、换好衣服,便躲被窝里呼呼大睡了。

    顾祁森不忍心吵醒她,任由她梦周公。

    好不容易才与她别后重逢,他愈发珍惜两人之间的缘分,也更加坚定了要守护她的一颗心,所以,他考虑片刻,最终决定趁沈轻轻睡着之际,煮顿丰盛的晚餐让她高兴。

    顾祁森会做饭,但他的厨艺比起沈轻轻,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但贵在心意,他深信自家老婆一定会感激涕零,不会嫌弃他的。

    说到就要做到,顾祁森立马就下载一个美食app,搜索各类的佳肴,接着拿起纸笔将需要的食材记下来。

    手机将自己写下的内容拍照,他本来想发给秦瑄,让他找人去超市采购,转念一想,若是自己亲力亲为,约莫更能讨那丫头欢心吧?

    因此,顾祁森索性披上大衣,带着钱包和钥匙出门。

    小区附近就有超市,顾祁森并没有开车。

    初冬,北风瑟瑟,吹打着路边光秃秃的树枝,天气很冷,却抵挡不住他内心的热情。

    步履矫健出了小区大门,大约走了200米远,他突然余光一瞥,竟见苏晗与一个女孩有说有笑进了对面的超市。

    那个女孩,他认识,好像叫袁霏雨,救过沈轻轻!

    至于苏晗与她为何那么熟悉,顾祁森倒不怎么关心,然而,他原本的好心情,却因苏晗的出现而硬生生破坏了。

    他最终没有踏进超市,而是打电话给秦瑄,交代他将食材送到环江公寓来。

    心不在焉回到家,已是黄昏。

    沈轻轻还没有醒,顾祁森不忍心打扰她,干脆进书房处理公司事务。

    刚坐下不久,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屏幕不停闪烁,顾祁森下意识瞄一眼,视线触及“冉冉”两个字时,微微怔了一下。

    这丫头总算舍得冒泡了?

    做错了事溜之大吉,跟谁学的?

    他之前是忙着找沈轻轻,才会无暇顾及她,这下倒好,送上门了!

    思及此,顾祁森立马按下接听键。

    电话一接通,电波那头就传来顾冉冉娇柔又带着点可怜兮兮的声音:“哥,你气消了么?”

    “你那么大的胆子,是谁给的?”

    顾祁森阴着脸,不留情面喝斥道。

    “对不起,哥,我错了,我不应该自作主张瞒着你轻轻失踪的事情,可是我也是怕刺激你啊,你是我哥,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最亲的人了,我当然是凡事以你为先”

    顾冉冉态度诚恳道歉,每一字一句,无一不在透露自己与哥哥兄妹情深,无一不在戳着顾祁森心中的柔软之处。

    毕竟这是她自小一起长大的哥哥,她不了解他,还有谁了解?沈轻轻吗?呵,别傻了!

    为能够全方面掌控她这个哥哥,她可是下了血本去学心理学,人心,谁能有她了解得透彻?

    顾冉冉禁不住冷笑。

    果真,经她上演这么一出苦情戏,顾祁森铁青的脸色渐渐缓和。

    “好,这事暂且不提!林希雅呢?林希雅又是怎么回事?跟她一起串通骗我,你很行啊顾冉冉!”

    这才是最令顾祁森震怒之事,换谁,谁都不愿自己的感情问题被干扰,尤其还那么过分地强塞一个女人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