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6 我知道是你!
    那么了解顾祁森的顾冉冉,当然知道自己是触犯了他的底线,不过,她对此倒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在打这通电话之前,她早已想好脱身之策。

    于是,顾冉冉故意吸吸鼻子,当场就在电波那头“哇”一声哭出来,接着,抽抽噎噎道:“我哪有跟她一起串通起来骗你啊?呜呜呜,我是你妹妹啊,我又不是外人,林希雅是你心心念念了四年一直想找的人,我看你车祸一醒来,刚睁开眼就想找她,连沈轻轻是谁都忘记了,你说,我能不认为你其实心底最爱的是林希雅么?我哪知道她是个冒牌货哇?呜呜呜,亏我之前还因为她的病痛苦了几天几夜,结果呜呜呜,那个林希雅也太过分了”

    兴许是林希雅的“欺骗”当真“伤”了顾冉冉的心,她讲着讲着,声音早就哽咽得不行了,更甚至,最后还歇斯底里大喊出来,“哥,你说林希雅在哪里?她怎么可以那么坏,怎么可以冒充四年前救过你的那个女孩?呜呜,她在哪里?我要去找她算账,我要去找她”

    “行了!”

    顾祁森拧拧眉,被她尖锐的哭声吵得有些头疼。

    他下意识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厉声喝斥道,“林希雅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这段时间你就给我好好呆在伦敦反省,过年再回来!”

    “过年?”

    顾冉冉立刻停止哭泣,扁扁嘴,委屈抗议,“大哥,过年还有两三个月呢!一月初是昀儿姐姐生日,我答应要回来陪她庆生的。”

    “我会让她去你那过生日!”

    顾祁森想都不想直接应声。

    “可是”

    未料到他这回是动了真格不让自己回去,顾冉冉气得攥紧拳头,还没来得及反对,顾祁森便撂下一句“我很忙,你好自为之”,然后,毫不留情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波中“嘟嘟嘟”的声音,顾冉冉恶狠狠地爆了一句粗口,精致的妆容倏地扭曲,变得十分恐怖。

    看样子,她大哥是越来越不待见自己了

    呵,四年前,当沈轻轻出现在他生命中的那一天,她就有预感那个长得比洋娃娃还漂亮的女孩会抢走她大哥,所以她费尽心机想要阻止这一切,甚至连杀手都派去了,结果呢,沈轻轻一直安然无恙,也不知她怎么长的,命那么大,怎么杀都杀不死

    当然,除此之外,她还算漏了一个人,那就是她爷爷!

    毕竟如果不是爷爷一意孤行,非要撮合大哥与沈轻轻,他们两人的背景天差地别,怎么可能重逢?

    顾冉冉捂着心口喘一口气,修长的手指紧紧抓住身上的毛衣,使劲地揉。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她才渐渐平复了心情。

    坐在沙发上沉思一小会,她灵光一闪,再次拿起手机。

    这一次,她打给的,是沈轻轻。

    沈轻轻睡得迷迷糊糊地,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突然震了震,紧接着,响起悦耳的冷声。

    只不过,旋律再美再好听,在这个时候,沈轻轻亦觉得自己听到的是催命符。

    “谁啊,扰人清梦!”

    她没好气嘟哝一句,极不情愿睁开眼。

    揉了揉有些迷茫的眼睛,见来电显示上浮现“顾冉冉”三个字,她一个激灵,马上来了精神。

    顾冉冉找她什么事?

    对于这个女孩,她潜意识里就不喜欢,忍不住就多了一抹防备。

    盯着屏幕迟疑了一下下,打不定主意是否要接,但顾冉冉却锲而不舍,迟迟没有挂断,最后,沈轻轻只能硬着头皮按下了接听键。“喂——”

    刚睡醒,女孩的声音沙沙的,带着点娇憨的味道,如果这声音落在顾祁森耳里,绝对会令他心神荡漾,可惜,电波那头是顾冉冉,沈轻轻越有魅力,她就越讨厌她,恨不得置她于死地。

    顾冉冉极力隐忍住心底的恨意,扬起一抹甜甜的笑,握着手机柔柔地说:“大嫂,我是冉冉。”

    “嗯,我知道是你!请问有事吗?”

    沈轻轻礼貌问道,态度却隐隐带着疏离。

    她虽说不是一个记仇之人,但这个女孩在顾祁森生死未卜之际,恶狠狠地打了自己两巴掌,甚至还要将自己赶走,这样的做法完全是对她的不尊重,更别提说,会真心实意拿她当大嫂对待?

    所以,她又不是犯贱,干嘛傻乎乎去讨好她?!

    “嗯,我这次是特地打电话给你道歉的,对不起,大嫂,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顾冉冉语带诚挚道歉。

    她的低声下气让沈轻轻瞬间晃了神,忘记回应。

    顾冉冉接着往下讲:“真的很对不起,大嫂。我我当时是因为实在是太担心我哥哥了,才会对你出言不逊,才才会打你!轻轻啊,要不我让你打回来,可以吗?”

    沈轻轻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个就不用了!都已经过去了!”

    “谢谢你了大嫂,你真是善解人意。以前是我不好,因为知道我哥有喜欢的女人,所以才一直对你有一种敌意。”

    顾冉冉口无遮拦说道。

    “”

    沈轻轻黛眉微微蹙起,暗暗揣摩着顾冉冉说这些话的意思。

    如果她不笨的话,应该能听出,对方是在提醒她,顾祁森有喜欢的女人

    若换成以前,沈轻轻一定会因为那句“我哥有喜欢的女人”心痛老半天,但在知道那人其实就是自己后,她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郁闷?

    这顾冉冉,也太

    沈轻轻努力寻找适合的形容词形容顾冉冉,就听她继续说:“不过,经过我哥这次车祸,我已经深刻意识到他最爱你了,有句话叫爱屋及乌,既然我哥那么喜欢你,我这个当妹妹的,也一定会喜欢你的!轻轻,咱们能当好朋友吗?”

    讲到最后,顾冉冉的语气几乎是恳求的。

    “”

    沈轻轻愣住,娇唇蠕动着想说些什么,喉咙却哽住,迟迟无法发出声音。

    “大嫂,咱们始终都是一家人了,难道就不能当朋友么?”

    顾冉冉不禁急了,声音听起来像是要哭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