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8 突然杀出来的超级大灯泡
    “叩叩叩——”

    富有节奏的敲门声,让顾祁森眉头不自觉蹙了起来。

    “奇怪,这个时候有谁来?”

    沈轻轻下意识往门口的方向望去,接着,好奇看了顾祁森一眼。

    顾祁森俊脸微沉,没好气应道,“我去看看!”

    话落,他倏地站起身。

    哼,他倒是想要看看,在他们夫妻俩最浓情蜜意的时候,是谁那么不长眼,过来打扰?

    天祺?

    十有**是那小子!

    思及此,顾祁森不禁勾勾唇,暗暗腹诽干脆晚上就将他打包送上去南极的飞机。

    而与此同时,正在自己家里一边吃饭,一边遭受父母逼婚的宫天祺,毫无预警打了个喷嚏。

    “哈秋——”

    他立马用纸巾捂住鼻子,谁知,又继续打了两个。

    谁?谁在骂小爷我?!

    他内心怨念。

    这时,旁边传来一抹娇滴滴的女声:“天祺哥,你是不是感冒了?”

    “嗯,有点鼻炎!”

    宫天祺面不改色应一声。

    其实原本他想摇头的,可转念一想,他恰好可以借机逃脱这一场无聊的相亲宴,于是,索性将计就计。

    他心想,自己如果坐在这边一个劲地打喷嚏,会不会对方就能够顿时失去兴致,主动撤退呢?

    想到这,宫天祺滴溜溜的眸子迅速划过一抹异光。

    “哈秋——”

    “哈秋——”

    哪怕在场的,除了刚刚说话那个名叫何心媛的女孩之外,就只有宫家父母,但在餐桌上打喷嚏怎么说都是一种十分不礼貌的行为,因此,在宫天祺连续打了n个喷嚏之后,宫夫人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了。

    宫夫人属于那种八面玲珑又很有手腕的贵妇,她很快就将宫天祺的那抹小心思看在眼里,不由得暗自咬牙切齿,为这个不靠谱的儿子操碎了心。

    也不知别人家的孩子怎么就那么乖巧,而她家这个,虽然长得一表人才,却混账得不像话。

    成天游走于那一堆不三不四的女人之间也就算了,给他介绍那么多大方得体的大家闺秀,却每次都能找出一堆的理由搞砸,再这么下去的话,她何年何月才能抱得上孙子?

    啊啊啊,抓狂!

    所以这一次,不管他使出什么诡计,她都不会任由他继续胡闹下去。

    宫夫人越想,越觉得自己该狠下心。

    她眸光转了转,霎时就心生一计。

    “小媛啊,你天祺哥的鼻炎还挺严重的,你要不扶他回房间,帮他针灸一下?你不是对这一块有点研究么?”

    她笑着对自己最近相中的儿媳妇人选何心媛说。

    何心媛毫不犹豫答应:“好的,阿姨。”

    她说完,便一脸关心看向宫天祺,声音娇柔得足以溢出水,“天祺哥,鼻子不舒服的话,还是治疗一下比较好,刚好我也懂一些针灸的技能,可以帮你看看。”

    “不用了!一点小感冒而已,至于么?”

    宫天祺赶忙拒绝。

    哼哼,他又不是傻瓜,孤男寡女回房间做针灸看病,两人共处一室,就算他们没发生什么,别人也会指指点点,而接下来,是不是就得迫于那些谣言与她结婚了?

    他这么一位百年难遇、英俊潇洒的超级美男子,年仅24岁就要踏进婚姻的坟墓,为一朵花放弃了整片花园?

    噢no,想都别想!

    “这哪是小感冒?你看,你鼻头都红了!听妈的话,让小媛帮你针灸几下?”

    宫夫人撂下筷子,伸手推推他,“快去快去,别来这影响我和你爸爸用餐,孩子他爸,你说对吧?”

    她一边说,一边给宫天祺的父亲使了个眼色。

    “嗯,对!”

    宫父轻轻颔首,算是赞同她的话。

    见他们三人都在一个阵线上,宫天祺知道自己再怎么能言善辩都斗不过,于是他偷偷将手伸进自己的裤袋里,按了几下自己的手机,然后,干脆将手机摆在餐桌上。

    “天祺哥,走吧,趁现在还不是特别严重,得赶快治疗才会好哟。”

    何心媛眨眨卷翘的睫毛,精致的妆容完美得无懈可击。

    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出生名门政要世家,刚从国外留学回来,怎么看都跟他条件匹配,可越是这样,宫天祺心底就越排斥,毕竟,结婚又不是买菜,哪有看着好看就随便买回家的?

    “那个,我”

    他默数两秒,果真,桌上的手机突然震了震,紧接着,发出悦耳的声音。

    “sorry,我接个电话!”

    在大家还没来得及看屏幕之前,他已经率先一步拿起手机贴住耳朵,故意大声喊道:“三哥,找我什么事?什么?好的,我马上过来!”

    一通电话,宫天祺不用一分钟讲完,旋即,神色凝重对自家父母说:“爸妈,三哥遇到点棘手的事,我得马上走了!你们慢吃!”

    他说完,生怕被他们抓住,拔腿就往外边跑,怎么叫都叫不住。

    哈哈哈,他费尽心机才整出这么个方法出逃,才不会傻乎乎停下呢

    宫夫人无奈摇头,嘴角勾着笑,“这小子,眼里心里就只有他三哥!”

    “阿姨,天祺哥的三哥,是不是顾氏集团的总裁顾祁森呢?”

    何心媛不由得试探,眸底悄悄掠过一缕流光。

    “对啊,他们自小一起长大,感情可好着呢。”

    宫夫人如实回答,随后便继续热情招呼她,“哎呀小媛,你刚从国外回来就特地来s市看我,阿姨真是太感动了。要不这样吧,你干脆在阿姨家多住几天,让天祺有时间带你到处逛逛。”

    “这个”

    何心媛贝齿咬着唇瓣,犹豫片刻后,点点头,“好呀,那我就听阿姨的话啦。”

    “嗯,这才乖!”

    另一边,顾祁森走到门边,俊脸紧绷打开门。

    原以为是宫天祺,岂料,站在门口的,却是他许久不见的爷爷。

    顾祁森一阵错愕,“爷爷,您不是闭关礼佛么?怎么来这了?”

    “哼!我不能来吗?”

    顾长谦没好气瞪他。

    “当然不是,您请进吧!”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侧身给他让道。

    顾长谦大摇大摆越过他走进屋,一个眼神都没留给他便对着屋里大喊,“轻轻丫头,轻轻丫头,你在吗?快点出来,爷爷给你带好东西来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