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3 就是你宠老婆,也该有个度!
    事关品牌声誉,顾怡珊非常重视,人一激动,语气也变得尖锐起来。

    “看样子,姑姑您与轻轻的意见有严重的分歧?”

    顾祁森拧着眉,沉声问。

    其实,以他对沈轻轻的了解,也大抵知道这丫头会想什么解决办法,无非就是主动坦诚错误,迅速将问题产品召回,毕竟他的丫头心地善良,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昧着良心的事情?

    但他向来又尊重这个能力超强、自小就疼爱他的姑姑,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顾祁森多多少少也会顾及顾怡珊的感受。

    “是的!她主张告知公众,召回问题产品,可我认为事情还不至于严重到那种程度。这款精华液推出几个月,卖出去那么多瓶,如果真有大问题,早就有顾客投诉了,怎么可能现在还相安无事?所以,把渠道的库存召回即可,没必要小题大做。”

    顾怡珊说完,视线在他们身上绕一圈,然后才继续看向顾祁森,说:“总裁,假公济私可不是一个集团管理者该有的行为,就算你宠老婆,也该有个度!”

    她的话音刚落,顾祁森便不着痕迹勾了勾唇,而沈轻轻则是一脸茫然,问顾怡珊:“总经理,您怎么知道我们是夫妻?”

    奇怪,她自己从未对公司里任何人提及与顾祁森的关系,顾祁森也答应给自己保密的呀?

    思及此,她忍不住娇嗔地瞪了顾祁森一眼。

    顾祁森马上给她一记“不是我”的眼神。

    夫妻俩不小心又眉来眼去,这一次,倒是没逃过顾怡珊的眼睛。

    只见她轻咳一声,没好气开口道:“行了,我又不是傻瓜,你们俩同款的戒指那么明显,我还能看不出来?”

    “sorry,我不是故意瞒着您的!”

    沈轻轻低下头,俨然一个主动承认错误的乖宝宝。

    顾怡珊这才绽开一抹笑:“我还在想什么样的男人那么有福气,可以娶到你这个傻女孩,没想到是阿森,眼光真不赖!”

    “嗯,姑姑说得对,这女孩确实有点傻。”

    顾祁森微笑应声,好看的长眸微微眯起,潋滟无尽柔光。

    沈轻轻却是不服气地嘟哝一句:“我才不傻呢,我那么聪明。”

    “傻人有傻福,丫头!”

    顾怡珊摸摸她的头,眼里尽是长辈对晚辈的喜爱。

    毕竟撇开工作的意见分歧不说,沈轻轻,她是真的看对眼。

    不过,看对眼归看对眼,想起这一次的危机,顾怡珊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敛起,“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坚持我原来的观点。顾氏集团百年基业,断不能有任何一丝的闪失。一次的信任危机,很可能就引发无数次的危机,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沈轻轻见状,抿了抿唇,索性将自己的全部心里话说出来——

    “总经理,危机公关的处理,其中有两个原则我记忆深刻,一个是承担责任,还有一个是真诚沟通。”

    “如果官方的检测结果出来,确定我们的产品确实出了问题,不是应该坦然面对,勇敢地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吗?我相信只要把态度摆正了,大众是能理解的。”

    “再加上我们主动把产品召回,对于使用过该产品的顾客,不仅给他们做一次身体检查,再给予一定的赔偿,虽说这样做,在金钱上会有所损失,但有错能改,善莫大焉,俗话说真心换真心、将心比心,相信大家都是通情达理。”

    “其实,我也知道这样有可能会存在您所担心的风险,但我们若换个角度,站在消费者的立场上,就知道这对她们来说,有可能会是关乎一辈子的事情。”

    “”

    沈轻轻一席话讲得头头是道,让顾怡珊一时间未能反驳。

    她蹙了蹙眉,想说什么,最终只能无奈叹叹气,转头看向另一边的顾祁森,“你也听到了,确定要依照她的方式去处理?”

    顾祁森颔首,“试试无妨!”

    “那行吧,反正你是总裁,你说了算!”

    顾怡珊只能表示赞同。

    “谢谢总裁,谢谢总经理!”

    见自己的意见被采纳,沈轻轻急忙道谢,但心里却一点都轻松。

    顾怡珊深深睨她一眼,说了句“好好干”,接着站起身,“好了,我还有事,先下楼忙了。”

    “姑姑慢走!”

    顾祁森微笑送客,却补充道,“轻轻留下,有些细节,我想跟你交代一下。”

    “哦,好!”

    沈轻轻没有反对,当即点了头。

    顾怡珊很快便离开,还特地帮他们将办公室的大门锁好。

    此时,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他们夫妻两个人。

    沈轻轻迫不及待问他:“顾祁森,你当真同意我那么做?我虽然说是那样说,可心底始终没底的。”

    “没事,不就一个危机么?就算你处理不好,顾氏也不会受太大影响的,你放心。”

    顾祁森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可是”

    沈轻轻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他沉声打断,“而且,我相信你可以顺利解决。其实如果你不提这样的方案,我也会选择那么做,毕竟这样的事情,除非昧着良心,否则解决办法就唯有这个!”

    “是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听他这么一说,沈轻轻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她眨了眨卷翘的睫毛,突然想起他留下自己的目的,不由得好奇问:“对了,你不是说有些细节要给我交代吗?是什么呀,我也学习一下?”

    顾祁森闻言,微眯的眸子掠过一抹暗光,大手伸过去揽着她的腰,低头贴着她的耳朵说:“还疼吗?”

    “啊?”

    沈轻轻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男人将手往下放在她腿jian,她才恍然大悟,小脸霎时红成番茄,讲话也开始支支吾吾,“你你提这个干吗?”

    疼,当然是疼的,两人分别那么久,昨晚难免会激烈了一些,结果,她那里太脆弱,最后受了伤

    “早上没来得及给你擦药,休息室里刚好有上次剩下来的药膏,现在去给你擦擦。”

    顾祁森说完,干脆把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走向休息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