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6 老公不会让你有事的,绝对不会!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一家境外的网站突然爆出一系列质检报告,指控yan颜的精华液在上市时根本没有通过任何权威部门的检查而伪造假证,相关的品控人员也相继发声,称这事是yan颜的品牌总监沈轻轻一手拍板。

    yan颜工厂的厂长、品管处的负责人等纷纷表示,沈轻轻自接任yan颜总监以来,太过急功近利,仗着自己备受总经理顾怡珊宠爱,再加上担任yan颜代言人名声大噪,所以就开始无法无天、枉顾法纪,经常以权力压迫他们去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

    为了出成绩,她丧心病狂,引入有毒的原液,更伪造假的检验报告,取得产品上市的资格

    这个消息在境外发布之后,很快就传回国内,闹得沸沸扬扬,当即引起了轩然大波,几乎是一夕之间,沈轻轻便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

    当然,这还不算严重,更严重的是,接下来的两天里,医院同接待了数百名年轻女人,全是之前使用过产品确认无恙的顾客,她们脸上都有各种程度的毁容

    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巨变,沈轻轻焦虑得茶饭不思,没日没夜与团队开会,研究应对之策。

    顾祁森亦不可能会袖手旁观,一方面压制网上传播,同时也派出精英团队,逐一与受伤的顾客沟通、谈判,可惜效果甚微,因为她们宁愿不要巨额赔偿,也要联名状告yan颜,状告身为yan颜法定代表人的沈轻轻。

    当然,就算那些人不告,警方也不会坐视不理,毕竟这么严重的社会事件,已经上升到刑事层面,影响十分恶劣。

    警方很快就立案,派人到顾氏集团,请沈轻轻回去协助调查,但却遇到顾祁森出面阻拦。

    “这事跟她没任何关系!等事情查清楚,我们顾氏自会给社会、给公众一个交代!”

    “顾总,我们知道s市顾家占三分之二的天下,也相信沈轻轻小姐是无辜的,但事情闹得这么大,我们不抓她,很难向上头交差啊!”

    “如果她真的犯法,我绝不会袒护她,前提是警方必须有充分的证据!请问你们有吗?”

    “有证据,但是”

    “既然没有足够的证据,那就下次再说!”

    于是,警方三番两次上门抓人,都被顾祁森以证据不足挡了回去,沈轻轻被他强势而又固执地保护着,任谁都不许伤她一根毫发。

    就这样过去了好几天,负面的消息像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那般,被压下去之后不久,又从国外传了进来,如同雪球,越滚越大

    “老公,呜呜呜,我好怕,我不想坐牢!”

    沈轻轻饶是再怎么能干都只是一个22岁的女孩子,好端端的工作做着,无缘无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牵涉到了牢狱之灾,说她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某天夜里,她被噩梦惊醒,哭喊着说出了这句话。

    顾祁森伸手把她抱在怀里,在她额头亲了亲,哑声安慰她:“放心!老公不会让你有事的,绝对不会!”

    “老公,呜呜呜”

    沈轻轻将小脸埋在他胸膛处,终于忍不住“哇“一声哭出来。

    隐忍了一个星期,此时此刻她的情绪总算彻底爆发。

    “呜呜呜”

    静寂的夜里,女孩的哭声显得特别的凄厉,让顾祁森也禁不住湿了眼眶。

    他没有说话,只是伸手轻轻地在她背上拍了拍,给她无声的安慰,心,在这一瞬,痛得无法呼吸!

    翌日,一夜无眠的夫妻俩,同时从床上爬起来。

    “老公——”

    沈轻轻一边叠被子,一边声音柔柔地喊了他一句。

    “嗯?”

    顾祁森拿手机发着短信,语带温和应一声。

    “我帮你刮胡子,好吗?”

    她手脚麻利地将被子叠好,踩着优雅的步伐来到他面前,伸手自然地挽着他的胳膊,仰着小脸看他。

    彻夜没睡,再加上哭了许久许久的缘故,她明媚的大眼睛早已肿成了核桃,落在顾祁森的视线中,更是让他心痛难当。

    “好!”

    顾祁森深深睨她一眼,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现在进洗手间?”

    她眉眼弯弯笑了,精致的小脸苍白如纸,整个人脆弱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一样。

    而她原本如黄莺般悦耳的声音,更说沙哑得不像话,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甜美。

    “嗯!”

    顾祁森再次点点头,大手索性将她拦腰抱起,宠溺地在她唇上亲了一记,声音温柔极了,“宝宝帮老公刮胡子,老公帮你刷牙,嗯?”

    “嗯好呀!”

    沈轻轻努力挤出一抹幸福的笑。

    她不知道,照这样的形势下去,他到底还能护她多久?那些人一口咬定是受她指使、相关文件有她的亲笔签名,甚至连视频都有了,有些话她敢保证没有说过,可偏偏,视频被警方鉴证是真的

    如果,她真的那么不幸被冤入狱,那么,与他在一起的机会,是不是就越来越少了?

    根据现行的刑法,她得坐好几年牢吧?

    等她刑满出狱,顾家还会要她这个有过前科的儿媳妇吗?她自己,还敢站在顾祁森身边吗?

    他是那么那么完美的一个男人,原本自己就已经是仰望着他了,若她真有这样一个污点,她还有什么资格继续拥有他?

    沈轻轻越想越难受,心,暗暗滴着血。

    她不敢让顾祁森知道自己正在泣血的心,强颜欢笑帮他弄了泡泡、小心翼翼刮起了胡子。

    这张脸,这张精致逼人令她恋恋不舍的俊脸,她,还能看多久呢?

    呜呜,顾祁森

    沈轻轻狠狠咬住唇瓣,生怕一不小心,眼泪就掉了下来。

    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他的胡茬刮干净,她猛地转过头,声音低低的说:“好了,我我要去洗脸了!”

    话落,她推开他,连看都不看再看他一眼。

    然而,未等她走出一步,顾祁森却直接大手一伸将她捞回怀里,掐住她的下巴,然后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唇。

    他的吻来势汹汹,力道大得像是要将她的灵魂给吸出来。

    沈轻轻有些招架不住,情不自禁呜咽两声,小手顺势圈住他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