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8 她是被冤枉的!
    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阵势,沈轻轻有些心慌,双手不自觉捏紧身上的外套,下意识往向坐在驾驶座上的顾祁森。

    “老公”

    顾祁森显然亦是没有料到一大清早,会有这么一大批警察浩浩荡荡过来围住他的车。

    看他们一个个面露冷色、手持枪支,他拧拧眉,脑海中只浮现四个字:来者不善!

    “别怕,有我在!”

    顾祁森伸手拍了拍沈轻轻的肩膀,柔声安抚她。

    他说完,厉眸瞥向窗外,看到带头的居然是s市公安局局长蒋胜涛时,眉头不自觉蹙起。

    此前,他之所以能够在证据明显不利沈轻轻的情况下,保护她不被带走,蒋胜涛这位局长,多多少少起了点作用,毕竟蒋胜涛是蒋京修的堂哥,怎么着也会帮他。

    而现在,他居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过来堵人,可见事情比想象中严重多了。

    想到这儿,顾祁森眸光闪了闪,接着对沈轻轻说:“你乖乖呆在车里,不许下车!”

    “可是”

    沈轻轻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他一记眼神瞪了回来,“听话!”

    男人的语气不算特别温柔,甚至还有些严厉,沈轻轻却知道他是担心自己,所以只好缩缩脖子,忐忑不安继续呆车里。

    顾祁森知道自己过度严肃,禁不住暗咒一声,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他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

    这时,蒋胜涛走上前。

    “阿森——”

    他主动跟顾祁森打起招呼,未等顾祁森出声,便轻声说明来意:“事情更棘手了,今天早上京城那边传来命令,要求严查沈轻轻这个案子,据说是因为i国的丽莎公主也用了yan颜的产品,导致严重毁容,这状都告到最高级别长官那儿去了,影响特别恶劣。上头说了,如果一周内不将案子办了,s市恐怕得变天”

    蒋胜涛越讲,顾祁森脸色越黑,阴沉得宛若翻滚着的雷云般可怕。

    坐在车里的沈轻轻将他的表情看在眼底,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迅速掠过不好的预感。

    难道,她这次真的必须跟警察走了吗?

    难道,连顾祁森也保不住她了吗?

    可她真的一点坏事都没做过,为何要被当成坏人抓起来

    她咬着唇瓣,小身子因为害怕抖了抖,而手心,亦全是满满的汗。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沈轻轻拼命地转动着脑袋瓜,试图让神思变得清明一些,可越想,心头越是乱如麻。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两只小手紧紧攥着身上的外套,逼迫自己镇定起来。

    抬眸,继续看向外边,就见蒋胜涛突然拍了一下顾祁森的肩膀,而顾祁森的脸色,依然是那么冷

    “我知道要抓你老婆,你心里肯定不好受,但哥们,在这个节骨眼,我劝你还是以大局为重。”

    生怕他冲动之下会做出不可挽回的错事,蒋胜涛禁不住苦口婆心劝他。

    “她是被冤枉的!”

    顾祁森阴着脸,咬牙切齿挤出这六个字。

    “我相信!但我们办案讲究的是证据,你也曾是一名警察,曾是一名公正的执法者,你更应该明白,法律的权威不容挑战!”

    “”

    被他戳中了痛处,顾祁森眯着眸,俊脸愈发阴郁,薄唇紧抿着,好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是啊,他又何尝不知,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已经是在跟法律对着干了?

    但除此之外,他别无选择。

    她是他心爱的女人,他怎能眼睁睁看着她被警察抓走?

    他是她老公,他是她的天,他理应为她建造一个无忧无虑的未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她担心受怕,让她身陷囹圄

    “阿森,哥在这以性命向你保证,只要你答应让她跟我们走,我一定不会允许我的人委屈她、不允许他们对她严刑逼供、恐吓她、伤害她,我会将她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怎样?”

    蒋胜涛信誓旦旦开口。

    “不行!”

    顾祁森抬眸,深深睨了他一眼。

    其实,他知道,警方这次势在必得,而且,若不让轻轻去警局接受调查的话,首当其冲连累的,就是眼前的蒋胜涛,当然,还有许许多多无辜的警察

    可他做不到,真的没办法做到!

    “阿森,就当哥求你!”

    见他迟迟不答应,蒋胜涛不禁有些急躁,余光往车里瞥一眼。

    沈轻轻虽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见两人的神色都十分无奈,她眨了眨卷翘的睫毛,突然做了某个决定。

    于是,她颤抖着手指解开安全带,硬着头皮推开车门走出去。

    “顾祁森,蒋局——”

    这些天,因为这事她与蒋胜涛见过几面,自当知道他的身份:蒋家的长孙,蒋京修的堂哥。

    “你怎么出来了?快回车里去。”

    见到她,顾祁森倏地变脸,赶忙拽住她的胳膊,大步流星往帕加尼的方向走去。

    蒋胜涛见状,索性厉声对沈轻轻说:“沈轻轻,你有没有罪,法律自当会给你公正的审判,而你这样一味的逃避,又能解决什么问题?你只会连累顾祁森、连累顾氏,连累那么多秉公执法的警察!你良心过得去吗?我劝你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以免继续犯错!”

    轰——

    他的一席话,如同一把利剑,狠狠扎进沈轻轻的心窝里,顷刻间,痛得她鲜血淋漓。

    未料到蒋胜涛竟敢当着他的面威吓沈轻轻,顾祁森当即就转过身,一记冷光射过来:“你给我闭嘴!想抓她,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话落,他用力拉开车门,直接把沈轻轻给塞进去,然后,风一般迅速绕过车头回到了驾驶座。

    沈轻轻有些懵,直到他启动车子,她才缓过神来,咽咽口水问:“顾顾祁森,你想干什么?”

    顾祁森没有回答,而是灵活的调转了车头。

    周围的警察没想到他竟然会真的开车,纷纷后退了两步,而顾祁森则趁机猛踩油门,车子瞬间如同一头迅猛的豹,疾驰离去。

    “局长,怎么办?”

    站在蒋胜涛身边的一位大队长急匆匆请示。

    “追!”

    蒋胜涛沉着脸下令,旋即跑回自己的警车上。

    不一会儿,五六辆警车便浩浩荡荡出发,紧追帕加尼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