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0 光明正大替沈轻轻洗脱罪名
    不远处,就是收费站,可那儿,已经有着一排警察守在各大通道,严阵以待。

    知道这一次,他们是没办法逃了,不得已,顾祁森只能放弃带她离开的念头。

    活了28年,这还是第一次,他感到自己特别没用,特别窝囊,明知自己心爱的女人是被冤枉被陷害的,可他,却没有办法保住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进警局受苦

    轻轻,对不起!

    轻轻,为何遇上我之后,你的苦难要多那么多?

    爷爷说你是我的福星,可为什么我却觉得自己是你的灾星,是我,将所有的灾难给了你,是你,帮我挡了所有的劫

    轻轻

    顾祁森越想,心口越闷,干脆倾身过来,把同样心事重重的沈轻轻搂在怀里。

    “宝贝——”

    他紧紧拥着她,下巴抵在她肩窝处,大手揉揉她的头,深情缱绻的喊着她。

    沈轻轻鼻头一酸,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一次不受控制滑落下来。

    晶莹的泪珠一滴一滴,如同掉线的珍贵滴落在他肩膀上,渗进他黑色的大衣里,很快就消失不见。他的怀抱很暖,充满着令人眷恋的爱意,让她恨不得就这样被他搂着抱着,直到天荒地老,可现实却告诉她,不行!

    车窗外已经站满了警察,出了这片车门,她与他就会分离,不知何日才会重逢

    呜呜呜,怎么办顾祁森?

    还没开始分开,我已经想你想得心都痛了,怎么办?

    不想哭的,可她承认,在这样的节骨眼,她没有任何一丝多余的力气去阻止自己不哭,她真的好难受好难受,难受得快要死掉了

    呜呜呜

    “叩叩叩——”

    “叩叩叩——”

    夫妻俩旁若无人搂在一起依依惜别,许久许久都不愿放开对方。

    在外边等候多时的警察,总算忍不住抬手敲了车窗。

    沈轻轻这才挣扎着从顾祁森怀里出来。

    伸手想去拿抽纸擦脸,男人已更快一步抽出一张纸巾,勾起她精巧的下巴,温柔地帮她擦拭眼角的泪痕。

    女孩面容姣好,白皙的脸蛋上,那一双哭肿的眼睛就像核桃一样,格外地可怜。

    顾祁森心绞着痛,深深吸一口气之后,情不自禁捧起她的脸,亲了亲她红肿的眼睛。

    “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等我!”

    放开她时,他信誓旦旦保证。

    车门打开,最前面的两个警察就冲上来,一把将沈轻轻抓住。

    而这时,蒋胜涛也走上前来。

    终究是被自己当成弟弟的人,蒋胜涛此时就算有滔天怒气,都不舍得对他发泄出来。

    他只能攥着拳头,在顾祁森肩膀上砸一下:“念你是无心之过,这次就算了!”

    “希望你说到做到,护她周全!”

    顾祁森冷着一张俊脸说。

    “嗯,放心吧,我会让人好好照顾弟妹的。”

    蒋胜涛轻轻颔首,突然抬手比了一个优雅的手势,“收队!”

    一群警察收到指令,纷纷回到车上。

    眼见沈轻轻也要被带上车,顾祁森急忙喊一句:“等等!”

    负责看守沈轻轻的两名警察心里一阵咯噔,生怕他出尔反尔找麻烦,年轻的脸上倏地划过一抹戒备。

    顾祁森当然知道他们的顾虑,当下就解释清楚:“我跟我太太说多两句话!”

    他一边说,一边大步流星走过来。

    沈轻轻死死咬住唇瓣,眸光幽幽注视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影渐渐走近,有那么一瞬间,想挣开警方对自己的钳制,再一次飞扑到他怀里。

    可她终究还是不能啊

    她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一直到他来到自己面前站定。

    “轻轻——”

    男人低头看她,低沉的声音婉转喊出她的名字。

    “嗯,老公,你还有什么交代吗?”

    她颤抖着,几乎是拼尽全力才问出这句话。

    “想吃什么,我每天让秦瑄给你送!还有,不要哭,再哭,眼睛就瞎了!”

    他一瞬不瞬盯着她,缓缓叮嘱道。

    如果不是因为爱上她,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也会有这般体贴的一面

    “呜,好!”

    她猛地眨眨长睫,试图让眼眶氤氲的雾气散去。

    “我会尽快救你出去的!”

    “嗯嗯,我相信!”

    沈轻轻点头如捣蒜,反应过来时,肩上多了一件大衣。

    那是他身上穿的

    她微微怔住,就见他已经帮她把大衣整理好,大手摸摸她的头:“天冷,注意保暖!”

    “”

    沈轻轻娇唇蠕动,想说些什么,他却已经转过头,交代旁边的警察:“你们走吧!”

    话落,他攥紧拳头,一刻也不敢在原地停留,迈着匆匆的步伐走向不远处停着的帕加尼。

    “老公,保重!”

    沈轻轻吸吸鼻子,朝着他的背影默默念了一句,随后,弯腰上了警车。

    车子很快启动,一排一排开往市区。

    顾祁森并没有跟着回去,而是倚在车窗前,烦躁地点燃一根烟。

    烟雾缭绕下,他的神思却越来越清明。

    既然无力对抗法律的权威,那么他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光明正大替沈轻轻洗脱罪名,哪怕倾家荡产,亦是在所不惜!

    沈拂晓出差回来,便从单位同事的口中得知沈轻轻已被警方逮捕,吓得她把手中的杯子直接扔在了地上。

    “砰”一声,杯子的玻璃碎一地,可她却顾不得去捡,马上找出手机,给顾祁森打电话。

    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一直处于通话中,她心急如焚,不得已只能打给宫天祺。

    所幸,这一次很快就接通了。

    “喂,沈检察官,一大清早扰人清梦很不道德喔。”

    宫天祺沙哑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慵懒从电波中缓缓传来,让沈拂晓下意识拧了拧眉,抬腕看看表,冷冰冰出声:“现在是上午十点钟,早已不是什么大清早!还有,你三嫂出那么大的事,刚刚被抓了,你居然还有心情睡大觉?”

    讲到最后,也不知为何,沈拂晓顿时火气不打一处来。

    若是以往,难得见沈拂晓主动给他打一次电话,宫天祺肯定会跟她耍耍嘴皮子,可如今,一听沈轻轻被抓,他所有的瞌睡虫全吓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