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2 有了新的突破
    顾祁森连续拨打几个电话之后,秦浩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他立马按下接通键。

    “怎样?”

    未等秦浩开口,顾祁森便迫不及待问出声。

    “回boss,yan颜工厂的厂长张明天那边,我们有了新突破。”

    秦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兴奋。

    经过这几天的查探,除了查出背后主使者是f组织之外,当然也查出了yan颜的厂长张明天的老婆孩子纷纷失踪,恐怕是落在了f组织手里,所以他受到威胁才一口咬定事情是沈轻轻唆使。而今天,他们终于找到张明天家人的下落,相信只要把他的家人营救出来,张明天一定会改口供

    秦浩一五一十将这些汇报给了顾祁森,顾祁森听完,晦暗的眸子总算有了一抹亮光。

    他沉默了好几秒,才对秦浩说:“张明天是个重要的角色,你跟蒋胜涛打下招呼,一定要加派人手保护他,顺便给他透露一下他家人落在我们手上的信息。”

    “是!”

    秦浩赶忙应声,继续往下讲,“对了boss,另外一个关键的证人,品管部的总监梁宇辉,他没有受到威胁,而是真的见到冒牌的少夫人,被她迷惑住了。属下有个建议,要不我们也把他的老母亲和老婆孩子抓起来,逼他改口供。”

    “不行!”

    顾祁森想都不想直接否决他的提议。

    虽说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沈轻轻能无罪释放,但并不代表他就要效仿f组织,去无所不用其极地利用老弱妇孺

    他不屑这么做!

    “对不起boss,是我太急躁!”

    秦浩道歉。

    “没事!”

    知道秦浩也是救人心切,顾祁森没有与他计较,很快就接着说:“你打电话给秦瑄,让他准备一些好吃的,还有最好的棉被,等下跟我一起去看守所。”

    “遵命!”

    “辛苦了,去干活吧!”

    “boss,您也不要太担心,少夫人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秦浩由衷开口安慰他。

    原本,秦浩对沈轻轻是并不怎么待见的,但经过林希雅事件之后,他突然发现,外面的女人简直是太危险了,一个比一个阴险狡诈,对比起来,还是沈轻轻单纯善良、更配他们老板一些,所以,他已经暗暗下定决心,甭管以后顾祁森找不找得到四年前那个女孩,反正他跟秦瑄、宫四少一样,都成为森轻cp粉了。

    顾祁森“嗯”一声,旋即交代他几句,然后便挂掉电话。

    回到屋里,见他家那几个兄弟坐在沙发上忙得热火朝天,他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潋滟一缕感动的情愫。

    他抿了抿唇,正想走过去参与其中,这时,大门突然传来“叮咚、叮咚”的声音。

    “这时候,谁会来啊?”

    宫天祺倏地抬起头,第一个说话。

    “去开门就知道了!”

    顾祁森走到一旁的单人沙发坐下,淡淡对他说。

    “啊?为什么是我?这里又不是我家!”

    宫天祺一脸不情愿。

    顾祁森却突然一记冷光射过来:“那你去还是不去?”

    “去、去、去!”

    宫天祺伸伸懒腰站起身,“谁让小爷我最年轻气盛、最英俊潇洒、最器大活儿好呢!”

    他一边自恋不已嚷嚷,一边迈开长腿走向玄关处。

    在场的三个人不约而同摇头,对他无语。

    “怎么样,有线索了吗?”

    顾祁森问蒋京修。

    “资料无懈可击,若犯罪嫌疑人不是沈轻轻的话,这个案子,早就可以判了。”

    蒋京修如实道。

    顾祁森一听,眉头拧得死紧:“也就是说,除非关键的那两个证人推翻了口供,否则这场官司一点胜算都没有?”

    “嗯,可以这么说!真不愧是世界上第一恐怖组织,不仅狡诈毒辣,就连心理学都是一等一的强!”

    第一次与这个f组织杆上,蒋京修不由得有感而发。

    顾祁森闻言,原本就阴沉的俊脸宛如翻滚的雷云般恐怖。

    见他不说话,蒋京修忍不住问:“如果这一次,我们真的输了,沈轻轻至少坐五年牢,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会让她坐牢!”

    顾祁森斩钉截铁道,“若真到那个地步,我会从顾家的死士中挑出一人代替她!”

    像他们这种大家族,暗地里总会有不少誓死效忠的兵,那些人为了主人早已将生命置之度外,何况只是坐几年牢?

    当然,不到走投无路那一步,他绝对不会放弃帮沈轻轻洗刷冤屈!

    两人正聊着,一旁的崔拓也加入进来。

    “今天毁了f组织一个系统,但已经惊扰到他们,接下来可能没那么好进攻!”

    “查出他们总部的据点没有?”

    顾祁森问。

    “查不出来!但他们的脉络图大概掌握,多数分布在i国、m国和英国,而这三个国家,恰好是我们势力比较单薄的地方。”

    “我知道了!”

    顾祁森颔首,陷入沉思。

    另一边。

    宫天祺打开门,见门外站着黑着脸的顾浩云,不禁吓一跳。

    “咦,怎么是你?你来做什么?啊喂——”

    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顾浩云却猛地用力推开他,然后气势汹汹冲进去。

    只见他一个箭步冲到顾祁森面前,伸手就拽住他的衣领,恶狠狠说:“你要害死轻轻,才乐意是不是?我警告你,轻轻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呵,你有什么资本过来警告我?”

    顾祁森站起来,轻而易举就把他推开,薄唇勾起一抹冷笑,英俊非凡的脸,此时更是阴郁了几分。客厅的空气仿佛察觉到兄弟俩的剑拔弩张,悄悄停止了流动。

    生怕他们一言不合打起来,让现状更加混乱,蒋京修赶忙走到顾浩云身边,拉住他:“行了,浩云!轻轻是你大嫂,她出事,老三比任何人都担心。在这个节骨眼,你要是能帮得上忙的话最好,帮不上,也就别添乱了,快回去吧。”

    “修哥,我来不是给他添乱,而是想质问他,他到底有没有用尽全力去帮轻轻?轻轻那么善良的一个女孩子,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不可能犯法!”

    顾浩云双手攥拳,愤概不已说。

    顾祁森不理他的叫嚣,直接拿起车钥匙往外走,“我去看轻轻!”

    “看轻轻?”

    顾浩云立刻跟上,“我也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