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3 小两口两情相悦
    顾祁森回头,冷冷瞪他一眼,“做梦!”

    “你——”

    顾浩云气不过,正想扑过去跟他扭打起来,就被一旁的宫天祺从后面抱住。

    “死宫小四,你放开我!”

    他一边说,一边奋力挣扎。

    而宫天祺则是痞痞一笑:“哎哟,我三哥去看我三嫂,人家小两口肯定有很多情话要说,你这只超级电灯泡去干吗呢?”

    “你我去看我最好的朋友不行?”

    顾浩云咬牙切齿反驳。

    宫天祺依旧是那气死人不偿命的口气:“最好的朋友哪有老公重要,是不是?沈轻轻想见的,只有我们三哥,你就别凑热闹了!”

    “你——”

    顾浩云被他刺激得眼眶都红了。

    是啊,人家是小两口,他是什么呢?

    哪怕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有资格去看沈轻轻的那人,依然是顾祁森,而不是他

    不是他呐不是他!

    越想,他心头越难受,整个人仿佛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见他不再挣扎,顾祁森亦已走远,宫天祺这才放开他。

    顾浩云颓然的神色落在他眼底,他有些幸灾乐祸,正想取笑他,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接收到蒋京修警告的眼神,他只好噤声。

    “浩云——”

    蒋京修扶了扶额前的眼镜,语气认真对他说:“我们几个集中在这,就是为了帮沈轻轻翻案。至于老三,他的痛苦你想象不出来,我还请你下次不要再试图挑战他,否则他脾气一上来,谁都救不了你!”

    “我还怕他不成?”

    顾浩云冷哼一声,没好气开口。

    其实,对于顾祁森这个大哥,他打心眼里是敬重的。

    敬重他出身豪门,却不见任何纨绔子弟的不良习气;敬重他在商海沉浮,却始终拥有一颗赤子之心。他正直善良,尊老爱幼,身上有许多令他欣赏的传统美德,这或许,也是沈轻轻会爱上他的原因吧?这么多年来,他无数次幻想着能与他当真正的兄弟,像宫天祺那样喊他一声哥,只可惜,幻想终究不能变成现实,哪怕他们身上流着同一个人的血

    “你是不怕他,但三嫂若知道你们兄弟互相残杀,约莫又该伤心了!”

    宫天祺一针见血道。

    “”

    顾浩云默,被他噎得无话可说。

    宫天祺见状,索性拍拍他的肩膀,不耐烦道:“好了,你要帮忙你就留下来,不帮就滚吧,我们很忙,没时间招呼你!”

    “我留下!”

    顾浩云不加思索应声,随后看向蒋京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修哥你尽管吩咐。”

    “好!”

    蒋京修微微颔首,心下暗忖:若因沈轻轻的关系,能让他们兄弟俩缓和矛盾,让老三不再仇恨苏晗母子,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

    看守所。

    沈轻轻被警方带走后,直接进了看守所。

    蒋胜涛没有食言,特地给她安排了一间环境最好的房间,虽说不能跟环江公寓比,但至少也是干净整洁的。

    房间很窄,只有一张铁床。

    沈轻轻蜷缩在床角,双手拽紧了身上的大衣。

    这件大衣是顾祁森的,上边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气味,沈轻轻缓缓闭上眼,脑海中清晰浮现他那张充满担忧的俊脸,最后一眼见他时,他眸中的那抹痛楚,至今依然深深镌刻在她的心中。

    “顾祁森”

    她低声呢喃着他的名字,心,瞬间疼得无法呼吸。

    猛地摇摇头,试图将心底深处的负面情绪挥去,可她到底只是一个普通人,被冤枉关了进来,任谁都无法真的做到无动于衷!

    她的男人,在s市那般的权势滔天,然而,这次都救不了她

    失望吗?

    不!

    因为她心里清楚,敌人在暗他们在明,敌人可以无底线,他们,不可以!

    沈轻轻心想,这一劫,若自己真逃不过,那么,就认命吧

    反正,三五年的牢,也很快就过去了,不是吗?

    她应该乐观一点,微笑面对命运的折磨

    嗯嗯,沈轻轻,你一定要坚强,你若软弱倒下了,岂不是正中敌人的下怀?

    呵呵!

    她忍不住苦笑两声,笑着笑着,眼泪又忍不住爬出来。

    “叩叩——”

    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不想让人看见自己哭,沈轻轻马上伸手把眼泪擦干。

    “吱呀”一声门从外边打开,她下意识抬眸望去,见到来人时,整个人都怔住了。

    “你你”

    沈轻轻娇唇蠕动着,迟迟说不出一句话。

    “嗯,是我!”

    顾祁森冲着她点头,大步流星走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

    沈轻轻诧异问道。

    顾祁森将手中的便当盒递到她面前,伸手摸摸她的头,语带宠溺出声:“给你带了午饭,吃吧!”

    话落,他随即将盖子打开。

    不一会儿,浓浓的饭香味飘满整个空间。

    沈轻轻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就见他将筷子递给她,“嗯,拿着。我特地让厨子做的,你看喜不喜欢?”

    他的声音温柔似水,沈轻轻心头暖得一塌糊涂。

    她吸吸鼻子,极力隐忍住即将决堤的泪,接过筷子夹了一块鸡肉放在嘴里,慢慢咀嚼了起来。

    鸡肉味道超级棒,可此时,她哪来什么胃口?于是随意吃了点,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顾祁森暗暗叹一口气,干脆拿起汤勺,舀一碗汤放到她嘴边,好声好气哄她:“那喝汤,嗯?”

    “我”

    沈轻轻本来想摇头,但不忍见他难过,她只好“嗯”一声,逼自己张嘴,把汤喝完。

    喝完汤,她又勉强自己继续吃了几口饭。

    确保她不会饿肚子后,顾祁森眼底的担忧才渐渐褪去了一些。

    两人在房间里依依不舍,直到秦瑄硬着头皮三番五次来催,顾祁森迫不得己才站起身。

    抬手摸摸她的脸,他情不自禁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低声嘱咐:“给你带了被子,晚上记得保暖。”

    “嗯!”

    沈轻轻重重点了点头,强颜欢笑,“我会的,你放心!”

    顾祁森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心像是被无数把锐利的刀子,狠狠戳了一遍。

    不敢再继续留下,他唯有转身,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去。

    门,关上,沈轻轻狠狠咬住唇瓣,终于抑制不住,呜咽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