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4 东方珏打电话过来
    正当沈轻轻掩面哭泣之际,门突然又被打开。

    她条件反射般瞪大眼,就看到那抹无比熟悉的身影,又重新回到自己面前。

    “你”

    这一刻,不知道是狂喜,还是怎样的复杂情绪,如潮水般涌进她的心间,沈轻轻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下,唇瓣颤了颤,想说些什么,话却卡在喉咙口,愣是没有办法发出来。

    顾祁森则是大步流星走到她面前,伸手将她拥到怀里,那力道,大得想是要把她揉入骨血之中。

    他紧紧抱着她,好半晌才稍稍退开一些,额头抵着她的,幽声开口道:“忘记给你一样东西。”

    话落,他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型的按钮,接着拉起她的右手,将按钮放在她的掌心中。

    “这是做什么?”

    沈轻轻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

    顾祁森深深睨她一眼,才说:“这是紧急按钮。如果你需要帮助,你就按一下这个,看守所会有人帮你。”

    “嗯好!”

    沈轻轻点点头,哽咽着说了一句,“谢谢老公!”

    “还有呢?”

    他修长的手指帮她拨了拨额前凌乱的碎发,眼角眉梢间溢满了柔情蜜意。

    触及他深情款款的眼神,沈轻轻心跳微微失率,忍不住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脸颊,声音真挚缱绻:“还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还有呢?”

    他继续问。

    “不许熬夜!”

    “还有呢?”

    “不许抽烟!”

    “还有呢?”

    “我我爱你,老公!”

    女孩讲到这,已经泣不成声。

    顾祁森再次将她拥入怀中,“我也爱你,沈轻轻!”

    他说完,痛苦地闭上眼。

    从看守所出来后,顾祁森的心情十分低落,秦瑄见状,不由得抿了抿唇,恭敬地对他说:“boss,您在这边等着,我去拿车!”

    顾祁森轻轻颔首:“嗯,好。”

    “那我走了!”

    秦瑄朝他鞠鞠躬,转身离开。

    顾祁森抬头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此时正值午后,晴天万里无云,太阳红彤彤的挂在正空中,给这个冰冷的冬日,罩上几分温暖,只可惜,男人的心却犹如千年冰川,寒冷至极。

    不一会儿,秦瑄就将车开到了他面前。

    他立刻下车,拉开后车座的门:“ boss,请上车!”

    顾祁森点了一下头,弯腰坐进去。

    车子很快就启动,离开看守所。

    顾祁森心不在焉望着车窗外,狭长的眸子微眯,潋滟无限的愁绪。

    秦瑄开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看他,见他眉头深锁,他不禁默默叹一口气。

    等红绿灯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回过头,问:“boss,您中午都还没有吃饭,要不要让明月楼给您准备点吃的?”

    “不用!”

    顾祁森淡淡回应。

    “人是铁,饭是钢,您多多少少还是吃点吧?要不然,哪还能有什么精力去救少夫人呢?”

    秦瑄继续劝他。

    顾祁森想了想,许久才说:“那行吧,随便吃点就好!”

    “嗯,好!”

    秦瑄见状,总算悄悄松一口气。

    不过,尽管顾祁森说是随便吃点,但爱主心切的秦瑄,怎么可能会让他虐待自己的胃,胡乱地填饱肚子呢?

    于是,他最后还是提前打电话给明月楼的厨子,让他们特地给顾祁森做了几样可口的饭菜打包好,然后,将车开到那儿去。

    这段时间,为了沈轻轻的案子,他们这帮人几乎没日没夜地在外头奔波,是很辛苦很郁闷,可秦瑄知道,最痛苦的,是他们的boss!

    他应该是爱惨了沈轻轻吧?

    毕竟认识他那么多年,极少见他失魂落魄,仅有的几次,全是因为沈轻轻

    像boss那么强大是男人,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冤入狱,而他却无能为力,那种挫败的滋味,怎能好受?

    秦瑄自小就跟着顾祁森一起走南闯北,连他当国际刑警的时候,他也一直都跟在他身边,所以,比任何人都了解,看似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子,实际上活得有多么不容易。但愿这一次,他们真的能战胜那个可恶的f组织

    秦瑄去明月楼帮顾祁森拿打包好的饭菜,顾祁森坐在车里等他,这时,放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接着响起悦耳的铃声。

    拿出手机一看,是顾冉冉打来的,顾祁森拧拧眉,缓缓按下接听键。

    “哥,我听说轻轻出事了?”

    电波中传来顾冉冉充满担忧的声音。

    顾祁森“嗯”一声,并不愿多谈。

    顾冉冉又道:“那现在该怎么办?她会坐牢吗?”

    一听到“坐牢”两个字,顾祁森倏地冷下脸:“她没犯法,怎么可能会坐牢?”

    “可是新闻不都播了吗?她做了好多坏事啊哥,你可不能被她小白兔般的外表给骗了。”

    顾冉冉假装郁闷嚷嚷道,“我对沈轻轻不是很了解,但我相信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呐。而且她这么做,会不会毁掉我们顾氏百年的基业?”

    顾祁森一听,俊脸愈发阴沉:“行了,饭可以乱吃话不要乱讲!这事轻轻是无辜的,你给我注意点,不许再胡说八道!”

    “哥,我看你是被她灌迷汤了。如果没有证据,警方会抓她吗?你知道现在网上,特别是国外的网站都怎么骂她骂顾氏的吗?身为顾家的一分子,我看了都快气吐血了。哼,全是被沈轻轻害的!”

    顾冉冉越说越义愤填膺,顾祁森却越听越烦躁,语气陡然变得无比凌厉:“顾冉冉,我再跟你说一遍,轻轻是被冤枉的,如果你再这么是非不分、乱信那些八卦新闻的话,干脆博士别念了,找个小报去当狗仔吧!”

    他的话音刚落,未等她反应过来,倏地挂掉电话。

    听着电波中“嘟嘟嘟”的忙音,远在英国的顾冉冉气得死死攥紧拳头。

    好一个轻轻是无辜的、轻轻是被冤枉的啊,呵呵,即便如此,大哥,你有证据吗?

    不,你没有,哈哈哈

    ——————

    顾祁森刚切断顾冉冉的电话,还没来得及见手机装回口袋里,这时,又有电话打了进来。

    以为是顾冉冉,他神色不耐低咒一声,抬手准备按掉,然而,却在看到来电显示时,迟疑了。

    东方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