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5 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你做
    这个节骨眼,他打电话给自己,该不会是跟顾浩云一样,过来兴师问罪的吧?

    顾祁森眸光闪了闪,犹豫片刻后,才按下接听键。

    “什么事?”

    他沉了沉声,问。

    东方珏立马单刀直入喝斥道:“你是怎么保护她的?居然让她承受这样的痛苦?”

    “她是我太太,我想,我是怎么保护她的,跟东方少主你无关吧?”

    对于东方珏这个人,顾祁森一方面欣赏,但另一方面也是厌恶的,毕竟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上一个条件不比自己差,然后又时时刻刻对自己老婆虎视眈眈的同性呢?

    因此,明知道东方珏很可能是来帮沈轻轻的,他都无法给他好脸色看。

    东方珏冷冷一笑:“跟我无关?呵,你确定?顾祁森,她只是我暂时寄放在你那儿的,时机一到,我会立即将她带回m国,现在提前知会你一声!”

    未料到东方珏竟如此猖狂,顾祁森下意识捏紧了手机,薄唇抿成一团线,眼神倏地泛过一丝阴郁:“如果东方少主打电话给顾某是特地来捣乱的话,那很抱歉,我很忙,没空陪你玩!”

    话落,他旋即将电话挂断,胸腔藏着无边的怒火。

    电话给顾祁森挂掉,东方珏索性编辑一条短信发给他:“七日之内,如果你不把她安然无恙从看守所救出来,我会用我的方式让她离开,到时候你一辈子都别想找到她!”

    发完这条短信,他把手机搁一边,等了几分钟,都不见顾祁森回复。

    “他估计气疯了!”

    东方珏优雅地倚着沙发椅背,剑眉微挑,喃喃自语道。

    这时,贴身护卫左星敲门走进来。

    “少主——”

    他恭敬地欠了个身。

    “说!”

    东方珏抬眸看他一眼,如墨的瞳仁中神色未明。

    “启禀少主,据我们派出去的密探反馈,这一次的案子十分棘手,所有的不利证据全部指向沈小姐,如果不采取特殊手段,恐怕这个罪名,小姐是逃不掉了。”

    生怕少主责难,左星几乎是硬着头皮才将完这些话。

    果真,东方珏一听,精致的俊脸瞬时阴郁得不像话:“所以,你这是在告诉我,她没办法洗刷罪名了?”

    “额属下该死,属下”

    左星立马鞠躬,一个劲地直道歉。

    东方珏不耐打断他:“行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你做,去给我准备两亿美金。”

    “少主,您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左星不解。

    东方珏一记冷光射过来:“我要做什么,需要跟你汇报?”

    “不不、不,属下立刻去办!”

    他说完,像是怕自家少主反悔惩罚自己,溜得比兔子还快。

    左星走后,东方珏索性起身,走到衣架前,捞起一件大衣穿在身上,大步流星离开。

    他最近住在总统府内的一处别苑,距离东方瑾所在的主屋,走路需要十分钟。

    抵达东方瑾的书房时,东方瑾正在讲一通国际电话。

    东方瑾走到沙发落座,耐心地等着他。

    许久,东方瑾终于结束通话,拿着一包烟,大阔步向他走来。

    “叔叔!”

    东方珏赶紧起身,语带恭敬打起招呼。

    东方瑾颔首,示意他坐下后,也跟着坐在旁边的一张单人沙发上,顺手点燃一根烟。

    “轻轻的案子有眉目了吗?”

    东方瑾吐着烟圈,低沉的声音透出几分沙哑,隐隐泛着疲惫。

    “不容乐观!”

    东方珏摇摇头,接着说,“这次是f组织的手笔,按照以往的经验看,一旦被他们盯上,就很难有脱身的机会,轻轻这一次恐怕难逃牢狱之灾!”

    “顾祁森呢?都做了些什么?”

    东方瑾狠狠吸一口烟,沉着脸问。

    东方珏将顾祁森最近的动态一五一十汇报给他,最后补充:“如果这一次,他没办法将轻轻救出来,我会派人直接将她劫走!无论如何,轻轻都不能坐牢!”

    东方瑾听完,迟迟没有说出一句话,直到指缝中夹着的那根香烟抽到尽头,他才一边将香烟掐灭,一边开口:“顾祁森这人,什么都好,就是骨子里太正直,不够狠!”

    话落,他随手把烟蒂丢进了烟灰缸。

    东方珏轻轻应了声“嗯”,就听他继续说:“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一方面推翻之前那些不利的证据,但以目前的情况看,显然行不通,另一方面,i国的丽莎公主是个关键人物,如果能够说服她放弃追究这件事,或许轻轻还有一丝可能免于坐牢。”

    “这个侄儿明白,所以我让左星准备了两亿美金,准备以轻轻的名义送给丽莎公主。”

    据i国的探子反馈,那位丽莎公主不爱美男,只爱金钱和美貌,如今美貌因yan颜的缘故受到伤害,也唯有金钱能安慰她了。

    “good!即刻行动!”

    东方珏的提议让东方瑾十分满意,当下就拍板赞成他去做。

    东方珏“嗯”一声,不做任何耽搁便起身告退。

    书房,只剩东方瑾一个人。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回大班桌,入座后,拉开了抽屉,拿出一本记事本。

    翻开记事本的中间页,那儿夹着一张泛黄的照片,里边,女孩明朗的笑容宛若天使般纯洁灿烂,令人看了,久久都无法移开视线

    ——————

    “七日之内,如果你不把她安然无恙从看守所救出来,我会用我的方式让她离开,到时候你一辈子都别想找到她!”

    顾祁森看到这条短信时,气得额头青筋迸发。

    他二话不说按了删除,拳头攥紧,忍不住低咒了一声。

    秦瑄出现,给他带来打包的饭菜,他勉强地吃下两口,就让秦瑄将车开往养老院,他要代替沈轻轻去探望外婆。

    沈轻轻出这么大的事,为避免外婆知道了伤心,顾祁森一开始就下封口令,让所有相关的人瞒着她。

    从养老院出来,已经是黄昏,崔拓他们还没有传来有突破性的消息,顾祁森心头烦闷不已,干脆对秦瑄说:“你打车走吧,我想一个人到处逛逛。”

    “是,boss!”

    秦瑄领命下车,走到前方路口拦计程车。

    顾祁森眸光闪了闪,启动油门,车子漫无目的在马路上驰骋开来。

    晚上,他回到环江公寓,那四人早已先行散场,各回各家继续干活,顾祁森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对沈轻轻的思念,顷刻间决堤成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