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6 将她的日记本给找了出来
    沈轻轻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当然传到顾长谦耳里,然而,顾长谦却依旧神色从容,未见任何一丝惊慌。

    管家杨伯对沈轻轻的印象极好,见自家老爷子一点也不着急,他忍不住问他:“老爷,其实以您的人脉,少夫人这事不至于一点回转余地都没有,为何您要袖手旁观,任由少爷心忧如焚呢?”

    顾长谦抽一口雪茄,吐着烟圈,挑眉反问:“听说过西游记吧?”

    “呃当然!”

    杨伯汗颜。

    正纳闷着顾长谦为何会突然提及西游记时,就听他语重心长说:“唐僧师徒四人去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终才得以成功。路途如此凶险,他们为什么不让孙悟空翻个筋斗云过去把真经取回来,而必须冒着被妖怪抓走的危险,饱经风霜前往?这就是一种阅历,只有经历风吹雨打,才能真正有所成长。以西游记为例,轻轻和阿森两人亦是一样,必须经历苦难发,方能修成正果,这是命中注定的,你或者我,我们旁人根本没有办法参与其中,唯一能够解决的,只有他们本身!”

    “可是老爷,万一少爷他解决不了的话,少夫人岂不是真得坐牢?”

    杨伯一脸担忧。

    顾长谦再抽一口雪茄,突然笑了:“放心吧,我顾长谦的孙子能差到哪去?相信以那小子的能力,一定可以迎刃而解的!再说,顾家养了那么多人,还怕找不到替身去代轻轻坐牢?大不了就给那丫头换个身份从头来过,有什么大不了的?”

    “您说得有道理!”

    杨伯这才总算放了心。

    ——————

    接下来的日子,众人依旧为沈轻轻的案子奔波,期间,崔拓又毁掉了f组织另外两个据点的系统,气得对方当即就噼里啪啦打来一大段的咒骂。

    顾浩云时不时跟他们凑一块,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沈拂晓也在检察院内部多方探听,及时将进展偷偷透露给顾祁森。

    顾祁森每天都会关注沈轻轻的状态,但却迟迟没有露面,只派了秦瑄过去。

    其实,他之所以不去见沈轻轻,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的精神状态十分糟糕,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这样颓废的他如果去见她,岂不是会惹她哭泣、惹她难过?于是,他就算是再思念她,都只能硬生生强忍住。

    时间一晃而过,一眨眼,就过了三天。

    顾氏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

    眼见顾祁森已经憔悴得不成人样,秦瑄有些看不过去了:“boss,您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身子也不是铁打的,还是快休息吧。”

    “睡不着!”

    顾祁森坐在沙发上,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哑着声音说。

    他并没有想过要虐待自己,他时刻谨遵她的嘱咐,不抽烟不熬夜,可偏偏,每次他只要一闭上眼,脑海中总是不自觉浮现她梨花带泪的样子,心就像是被数千只蚂蚁狠狠地吞噬一般,疼得无法呼吸。

    他睡不着,无论怎么催眠自己,他都无法让自己入眠,他知道,再这样下去,恐怕轻轻的案子还没定下来,他很可能就会支撑不住倒了下去,可他,没办法

    秦瑄看着他布满红血丝的双眸,忍不住暗暗叹气,接着问:“要不让梁博士给您开点安眠的药吃?”

    “不了!”

    顾祁森直接拒绝。

    秦瑄见状,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帮他分忧。

    大约过了五分钟,顾祁森突然站起来,拎起车钥匙往外走。

    担心他状态不佳影响开车,秦瑄立马道:“boss,您去哪?我送您吧?”

    “不用,这几天辛苦你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顾祁森说完,高大的身影如同一阵风,很快就离开办公室。

    开着银灰色的帕加尼从地下停车场出来时,已是华灯初上,整个城市霓虹闪烁,耀眼无边。

    大约半个多小时的车程,顾祁森便来到了沈轻轻家的那栋老房子门前。

    将车子停好,他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后,滴一声锁上车门。

    冬天的夜晚,冷风嗖嗖,吹拂着路边光秃秃的树枝,发出沙沙沙的响声。

    他穿着单薄的风衣,站在树枝底下,望着眼前漆黑一片的屋子,眸光微微闪了一下。

    在风中停留片刻,他便迈着长腿走上前,拿出备用钥匙打开锁。

    这间房子一直都有人来打扫,所以即使他们一段时间没住,里边依旧是干净整洁,一点灰尘都没有。

    顾祁森开门进去之后,从鞋柜拿出一双男士拖鞋换上,然后,缓步往屋里走。

    屋里的每个角落,似乎都充满着沈轻轻的气息,毕竟,这是她生活了将近20年的地方,哪怕他重新装修过。

    走到厨房给自己煮开水,待水开了,顾祁森从消毒柜里拿出一个杯子装上,接着回到沙发上坐下。

    他喝了一口开水,情不自禁回想起,第一次到这边,貌似还很恶劣地扔了她的晚餐,惹得她委屈地哭出来。

    两个人认识那么久,好像、好像都是他一直在惹哭她

    呵!

    顾祁森不由得自嘲一笑,心头懊悔万分。

    沈轻轻,如果我早知道有一天,我会这么地爱你,我发誓,一定会在认识你的第一秒钟,就将你捧在手心中狠狠地宠、狠狠地疼,那样,我们是不是就能多一点点的甜蜜回忆了?

    我刚开始对你如此残忍,为何你却痴心不悔,唯独爱着我这样一个人?

    我到底有什么好?

    是啊,他到底有什么好?

    他这样一个连自己心爱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窝囊废,他到底是哪一点值得她去爱了?

    而且一爱,就是那么多年

    想到她日记里,一页一页满满的,全是对他的爱意,顾祁森的心猛地一阵抽痛。

    他抬手捂住闷得发疼的心口,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站起身。

    几乎是下意识地,顾祁森往沈轻轻所住的那个房间望一眼,然后,大步流星走过去。

    来到书架前,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那本设置了密码的日记给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