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7 他心心念念四年的女孩,居然就是她沈轻轻
    尽管日记里的内容他之前已经看过,甚至,对她情意绵绵的那些词句熟记于心,可此时此刻,顾祁森仍是无法抑制住自己想重温一遍她深情款款的告白的那颗心。

    于是,他将日记本从书架上拿下来,转身,踱步走回客厅。

    凭着记忆中的那个密码,顾祁森很快就将日记本打开,如同以前那样,第一页就是他的照片,剪报。

    原以为,再次看到她的日记,他心底的震撼会比不上上一次那么强烈,结果,直到那一句句直戳心窝的语句映入眼底,他才知道,他错了,错的好离谱好离谱

    她用心写下的每一个字,都代表着她对自己坚不可摧的感情,而他,当初居然还狠心地警告她不许喜欢自己,不许爱上他

    呵呵,他真是个混蛋!

    越往下看,顾祁森越鄙视自己,不知为何,顿时没有勇气继续看下去。

    他索性快速地往后边翻页,翻着翻着,意外发现,她竟然又写了新的日记。

    “砰砰砰——”

    顾祁森的心在这一刻跳得飞快,仿佛想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捏着纸张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下,他屏住呼吸,垂眸,将视线放在着淡紫色的页面上。

    没有附带他的照片,满满的全是密密麻麻的字。

    女孩的字体很娟秀,宛如她的人一样,给人美好舒服的感觉。

    顾祁森第一眼就被一行标题吸引:我和那家伙的婚后生活小记!

    看来,是在日记里吐槽他了!

    顾祁森幽幽想着,唇角不自觉飞扬。

    “2016年7月1日这个特别的日子,外婆一通电话打来,说我被结婚了!what?本姑娘差点风中凌乱!虽说对象是他有那么点兴奋,但心里终归是忐忑不安的,哎!跟着顾风顾雨去了他住的公寓,结果一见面,那家伙二话不说就想打电话给警察,嗯哼,当姐姐我好欺负的吗?俺情急之下扑倒他,可惜技术太好,居然还把人家给强吻了,嘤嘤嘤,羞羞脸!当然,更害羞的还在后边,艾玛,嘘,儿童不宜的热吻,不详细描述,不过,还是必须得吐槽一句,那家伙肯定没怎么接过吻,技术不咋地!”

    看到这,男人顿了一下,忍不住摇了摇头,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潋滟无尽的柔情。

    “跟那家伙相处几次,每次都闹得不开心,让我深深觉得,自己四年前一定认识了一个假的顾祁森!”

    四年前?

    顾祁森眉头蹙起,眸底掠过一缕疑惑。

    他们当真有见过吗?而且还认识?

    奇怪!

    以他的记性和她出众的外表,如果他见过她,不可能会不记得,除非她的容貌改变很大

    等等!

    难道

    突然间,一个惊骇的念头倏地爬上脑海中,顾祁森猛然瞪大眼,整个人完全呆住,久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愣了好半晌,他才悠悠回神,俊脸尽是不可思议。

    不,不可能!

    怎么可能?

    天底下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他心心念念四年的女孩,居然就是她沈轻轻?

    噢——

    顾祁森狂喜得不知如何是好,整个人霍地站起身,一边挠头一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无论怎么努力,他的脚步却始终停不下来。

    大约过了五分钟,他总算镇定了一些,拿起放在茶几上的车钥匙,就想往外走,然而,他很快又想起了什么,刚踏出两步,又折了回来。

    原本光亮的眸子,瞬时划过一缕黯然。

    他,果真还是高兴得太早了!

    记得前些天,他就已经跟轻轻讲过四年前的事情,可她却一点表示都没有,如果她真是那个女孩儿,怎么可能会不告诉自己?

    而且,她的日记里并没有提到过任何一丝与四年前那一晚有关的事,由此可见,或许是自己想当然了

    哎!

    思及此,顾祁森的心像是塞进一块大石头,闷闷的,赌得慌。

    他重新坐回沙发上,整个人又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四年前那事,始终在他心里留下一个结,以至于到现在,还是或多或少影响了他的心情,所以,关于接下来的日记讲了什么,他都没再往下看了。

    许是太久太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顾祁森眼皮痛得直打架,只好躺在沙发上,缓缓闭上眼睛。

    本来只想眯一小会,谁知,不小心就睡了过去,幸好屋内开足了暖气,才让他不至于着凉。

    顾祁森睡得格外沉,甚至还做了一个梦,梦到沈轻轻被无罪释放了,然后她飞扑到他怀里,娇娇甜甜地喊了声“老公!”

    “宝贝,欢迎回家!”

    “老公,我爱你,我这四年都没停止过爱你!”

    轰——

    顾祁森猛地惊醒,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心头禁不住泛过一抹浓浓的失落。

    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凌晨六点钟。

    难得睡足十个小时,他的精神状态较之前好了许多。

    给自己倒一杯水,顾祁森喝了几口之后,对沈轻轻日记里所说的四年前见过他这事,更好奇了。

    于是,他又开始翻她的日记,试图找出一丁点的蛛丝马迹,来证明她就是那个女孩。

    他很认真地从第一页翻起,大概翻了20多页,突然有好几张空白页引起他的注意。

    其实,那些张空白页倒是看不出任何异样,不过,前面那一页的内容莫名出现了断片,与下一页的也接不上,由此可见,有内容缺失了。

    当时他看日记并没有像现在这么仔细,所以才会忽略掉这些细节,今天,倒是被他找到问题了。

    他曾经见过一种神奇的药粉,无色无味,洒在纸张上边后字迹会消失不见,所以,是不是沈轻轻写了一些极其**的秘密,也找药粉把它抹去?

    不过,她有那个必要吗?

    顾祁森抿唇,索性将日记本收好,接着走进浴室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穿戴完毕后,驱车离开沈轻轻家。

    他没有回环江公寓,也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将车子开到某个不起眼的小房子前。

    下车后,前来应门的,是一个戴着厚度眼镜的宅男。

    见到顾祁森,他正想打招呼,却见他匆匆递过来一个精美的本子,语带认真说:“有几页纸应该是洒了药粉,帮我恢复,谢谢!”

    “行,没问题!”

    对方爽快答应,接过了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