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9 值得他用最盛大的婚礼将她风风光光娶回家
    挂掉蒋京修的电话,顾祁森毫不犹豫拿起手机,按下某个这四年来从未打过的号码。

    “嘟嘟”

    听着电波中传来等待接听的忙音,一向淡定沉稳的顾祁森,在这一刻,却莫名有些忐忑。

    他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同意他所提出的有点荒谬的请求,可无论结果如何,总归是要试一试的

    思及此,他不自觉抿了抿唇,眸光稍稍闪了闪。

    终于,电话被接通了,一抹威严又有磁性的男音透过电波,缓缓跃入耳畔中——

    “今天是吹了什么风,你居然给我打电话?”

    “抱歉,领导!我是有事想麻烦您!”

    顾祁森谦恭说道。

    “哼!我以为这些年你在商场沉浮,早已将我这老头子抛到九霄云外去!怎么?这会儿有事就来求我了?”

    老人的声音听起来十分铿锵有力,让顾祁森不禁想起自己的爷爷,也是这般的声如洪钟、神采奕奕。

    其实,他之所以没有去求爷爷帮忙,是因为他知道,哪怕爷爷出面,最后找的还是他这位老领导,与其这样,倒不如让他亲自解决

    于是,面对着老人的抱怨及调侃,顾祁森真诚地道了歉,并由衷解释:“当初我执意回顾氏接管家业,辜负了您一番好意,深知愧对您,所以不好意思出现。再后来,见您国务繁忙,也就更加不敢打扰了。”

    “那现在呢?为何而来?出摆不平的大事了?”

    “嗯!”

    顾祁森点点头,干脆直言:“我的妻子牵扯到一宗棘手的官司,目前警方掌握的证据对她非常不利,下午又有专案组将她接到京城受审,我希望您能帮忙,让我介入此事,真正查个水落石出”

    与其借助别人之手去找线索、找破绽,倒不如他自己亲自出马,重新将证据推敲一遍。

    案子发生这么久以来,其实最核心的关键证据,还是只掌握在警方手里,蒋胜涛碍于职业操守,也不可能当真给他们透露太多,所以直到现在,他们所掌握的情况依然是零零散散的。

    顾祁森从来都认为冤案错案全是可以避免的,他一直坚信沈轻轻无辜,只要去查、一查到底,真相必定会水落石出,而如今,他唯一能做的,便是重新穿上那身警服,为她彻底洗刷冤屈

    老领导听到他的诉说后,迟疑片刻才幽幽出声:“让你负责这个案子并不是不可以,但你也知道,你们是夫妻关系,法律规定,像这种情况,你是必须回避的。”

    “我明白,所以,我会跟她离婚!”

    顾祁森强忍着心痛说出这句话。

    离婚了,等她出来后,还可以复婚,反正他们这场婚姻的开始并不神圣,他们没有一起去过民政局,没有一起拍合照,没有一起在结婚申请表上虔诚地签下自己的名字,所以,离就离吧,他的轻轻,值得最好的一场求婚,他的轻轻,值得他用最盛大的婚礼将她风风光光地娶回家

    越想,顾祁森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她,满心满眼,全是对她浓浓的愧疚。

    “离婚?你确定?”

    从他的言语中,老领导知道,他一定深爱着他的妻子,可他在这个节骨眼提到了离婚,这还是让他小小诧异了一下下。

    不过,他精锐的眼底很快就划过一缕了然。

    因此,未等顾祁森应声,他便道:“那行吧,既然你肯离婚,那就好办了。”

    “谢谢您,领导!”

    顾祁森语带感激道,然而,下一秒却听到他说,“你先别高兴得太早,我帮你,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您请说!”

    “等这个案子结束后,你必须亲自去i国,跟丽莎公主道歉。两国的关系,不可能因这么一个沈轻轻而闹僵。”

    “好,没问题!”

    顾祁森毫不犹豫答应。

    虽说他一向不喜欢那些所谓的皇室中人、皇亲国戚,但,顾氏作为一个富可敌国的集团,怎么可能少得了与这些人打招呼?更别说,丽莎公主因此事对顾氏、对轻轻有了仇怨,身为集团掌舵者及沈轻轻丈夫的他,是该亲自处理善后的

    与老领导通完电话后,顾祁森一刻也不敢耽搁,立刻打电话给蒋京修。

    “怎样?他答应帮忙了吗?”

    蒋京修迫不及待问道。

    “嗯,麻烦你帮我准备两份离婚协议,我等下去看轻轻。”

    尽管知道这是假离婚,可提起“离婚”二字,顾祁森的心,依然是遏制不住地泛着疼。

    聪明如蒋京修一下子就悟出他这么做的目的,二话不说就点了头:“好,你现在开车过来我事务所。”

    “ok!”

    说完,顾祁森旋即切断电话。

    启动油门,车子瞬间如同迅猛的豹,驰骋在宽阔的公路上。

    他将车速飚得极快,平时从这去到蒋京修的事务所需要花费40分钟,今天,他不用25分钟就抵达了目的地。

    蒋京修用牛皮纸袋帮他把协议签好,顾祁森接过纸袋后,一刻都没有作停留,便急匆匆离开,前往看守所。

    这几天,除了偶尔被提审之外,沈轻轻一直呆在那个小房间里,失魂落魄地想着顾祁森、想着外婆和堂姐。

    那天,他给自己送来棉被和紧急按钮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不听她的话,又开始熬夜、抽烟了?

    他是不是因为样子太过憔悴了,不想让自己见了伤心,所以才不来呢?

    可是顾祁森,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啊

    沈轻轻双手抱膝蜷缩在床角,紧紧咬了咬唇,任由思念泛滥成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铁门突然“吱呀”一声从外边打开,沈轻轻猛地抬头,在见到那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俊脸时,不禁潸然泪下。

    她娇唇蠕动着,正想喊出“老公”两个字,顾祁森却先她一步出声:“怎么瘦了这么多?秦瑄没给你带好吃的?”

    说着,他人已经大步流星走到她床边坐下,将手中的文件袋搁一旁,大手直接捧住她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