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0 老公一定会重新追求你
    “没有,不关秦瑄的事,我本来就这么瘦的。”

    生怕连累到秦瑄,沈轻轻赶忙摇头否认,两只氤氲着湿意的眸子一眨不眨看着他,像是要将他那张英俊绝伦的脸,深深镌刻到心底去。

    顾祁森低头,额头抵住她的,幽幽叹了口气:“下午,你就要出发去京城了,知道吗?”

    “啊?”

    沈轻轻明显是不知道的,听他这么说,一脸的惊讶,她心头咯噔一声,小身子因慌乱而不自觉颤了颤。

    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娇唇蠕动着正想说些什么,这时,就听他低沉的声音带着丝丝安慰缓缓响起,“别怕,我会跟你一起去!”

    “真的吗?”

    沈轻轻闻言,心里的担忧总算消散了一些。

    “嗯!”

    顾祁森微微颔首,接着身子往后倾,稍稍离开她的额头,深邃的眸子,复杂地盯着她看。

    他这一次来,是想跟她提离婚的,可面对着她这样一张毫无血色的小脸,他发现,此时此刻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尽管明知那是假离婚,可终究,还是会惹她伤心,就像他一样,只要一想到签下协议、办了手续之后,他们就不再是受法律保护的夫妻关系了,他的心就硬生生泛着疼。

    然而,除此之外,还能有更好的选择吗?

    时间所剩不多,顾祁森知道自己哪怕是再心痛,都不能逃避这个残忍的事实,于是,他抿着唇,好艰难才对她说:“轻轻,今天我来这儿,是有其他事找你的。”

    “嗯?什么事?”

    沈轻轻眨眨卷翘的睫毛,眼神茫然。

    “你先看看这个。”

    说着,顾祁森便捞起旁边的牛皮纸袋,递给她。

    “这是什么?”

    沈轻轻讶异,不知为何,心底霎时窜起一抹不好的预感,而她还来不及细想那预感具体是什么时,就听顾祁森说:“为帮你翻案,我决定重返警队负责这个案子,但前提是我们必须先离婚——”

    讲到这,顾祁森的喉咙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一样,难受得无法呼吸,更别提还继续往下讲了。

    而沈轻轻拆牛皮纸袋纽扣绳子的动作亦是顿住,好半晌都没有动。

    顾祁森见状,立马伸手把她抱到怀里,大手揉揉她头顶,哑着声音说:“对不起,轻轻!”

    “”

    沈轻轻张开嘴巴想发出声音,可想说出口的话却直接卡在喉咙口,没有办法说出来。

    “对不起,如果你不愿意离婚的话,那我们就不离,我一定会想其他办法救你”

    “不我们还是离婚吧”

    终于,几乎费尽全身的力气,她才挤出了这句话。

    话落,不等他回答,她飞快就抽出那两份离婚协议,看都不看他一眼,就拿起协议中夹着的黑色签字笔,龙飞凤舞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你什么内容都不看,难道不怕我坑你?”

    顾祁森忍不住问。

    沈轻轻将协议装回袋子里,一边认真道:“不怕,因为我相信你!”

    “轻轻——”

    顾祁森心头微微一动,再次抱住她。

    沈轻轻乖巧地将小脸埋在他胸膛前,闷着声音说:“可是老公,离婚之后,我就不能再叫你老公了。”

    “谁说的,就算不是夫妻,我还是你男朋友,女朋友管男朋友叫老公,不也是很正常?”

    顾祁森故作轻松回应,内心却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救出她,重新将她的名字写在自己的配偶栏里。

    “我才不要当你女朋友呢,你要追我,我才考虑答应。”

    沈轻轻故意撅着小嘴,娇声道。

    “好,等你出来,老公一定会重新追求你,直到我的宝宝开心了,心甘情愿嫁给我了为止,好不好?”

    男人讲这话时,声音温柔得足以溢出水来。

    沈轻轻内心柔软得一塌糊涂,突然发现,就算这次被离婚,其实也不至于那么糟糕,毕竟,结婚证不外乎就是一张纸,如果双方不相爱,被婚姻绑着也不幸福,换言之,如果相爱了,就算没有那张纸,他们也同样可以开心快乐地生活,自己又何必因这事而纠结不已呢?

    思及此,她的心情豁然开朗,忍不住重重点了点头,笑着说:“好!”

    看着她的情绪没自己想的那么糟糕,顾祁森这才悄悄放了心。

    ————

    m国。

    东方珏最近也因各种事务缠身,忙得不可开交,好不容易才缓一口气喝杯水,这时,左星风尘仆仆进来了。

    “少主,请责罚!”

    一见到东方珏,左星立刻下跪。

    东方珏挑眉:“事情黄了?”

    “对不起少主,属下没想到,丽莎公主竟看不上两亿美金,她说,她不要沈小姐的道歉,区区两亿美金,哪能买得到她的美貌?所以,派她的侍卫把属下从宫里赶出来了。”

    左星低着头,提起那位刁蛮任性的小公主,至今仍是愤慨不已,明明就只是轻微的过敏,非说毁容,我靠,简直不能忍了!

    这也是东方珏第一次碰壁,他一张精致的俊脸倏地就沉下来,冷声问:“两亿美金看不上?她有说要多少吗?”

    “她说多少钱都不能买到她的美貌,她就要犯罪分子伏法,别的什么都不需要!”

    左星如实汇报。

    “行了,你退下吧!”

    东方珏捏捏发疼的眉心,示意左星离开。

    “是!”

    左星一刻也不敢停留,马上站起身,转身走了。

    他离开后,东方珏索性拿出手机,给顾祁森拨过去,这时,顾祁森刚好从看守所出来,一见是东方珏来电,他不由得低咒一声,拒绝接听。

    东方珏拧眉,准备重拨,一条短信就窜进来:“我和我太太的事,无需你这个外人操心!”

    呵,外人?谁是外人还不知道呢!

    于是,他回一句:“只剩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没见到沈轻轻出来,休怪我不客气!”

    之后,他等了大约一分钟都不见顾祁森回复,他心想,兴许他又气炸了吧?

    哼,谁让他趁人之危娶走了他的轻轻?

    娶就娶了,居然还害她受那么多苦?

    真当他家的宝贝轻轻是根坚韧不拔的小草?

    东方珏越想越生气,突然拿起手机给刚出门的左星打电话:“准备直升飞机,前往s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