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1 洗刷嫌疑
    东方珏抵达s市时,顾祁森与沈轻轻早就到了京城,不过,为了避嫌,一路上,顾祁森并没有与沈轻轻同行,甚至,抵达京城后,他也没有去看沈轻轻一眼,而是全副身心投进案件的调查当中。

    沈轻轻第一次来神圣的首都,然而,却是以嫌疑犯的身份,这让她心情始终压抑,从早到晚愁眉不展。

    在看守所呆了两个晚上,第三天上午,她就被两个女警带走。

    “请问,你们要带我到哪里去?”

    沈轻轻捏了捏衣襟,颤抖着声音问,澄澈的眸底有着掩饰不住的紧张。

    “当然是审问了。”

    其中一名女警没好气应声道。

    沈轻轻“哦”一声,便垂下了头。

    原来是要提审她了,那是不是代表着,她可以看到顾祁森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心跳不争气地加速。

    乖巧地跟在两名女警后边,沈轻轻很快就被带到另一个房间里面。

    中间放着一把椅子,是给她坐的。

    按照指令落座后,她下意识抬眸,就见隔着一面铁窗的小屋子里,坐着两个男人,其中一名,赫然就是她心心念念的顾祁森。

    终于见到他了!

    他穿着一袭警服,英俊潇洒、正气凛然,跟自己对比起来,俨然天与地的差别。

    这个男人,无论是什么时候,都能让她仰望,她,为何偏偏如此渺小呢?

    这一刻,沈轻轻突然有一种想掉泪的冲动。

    不敢让他担心,她极力隐忍住自己的情绪,双手交握,扣得紧紧的,可那微微发颤的肩膀,还是透出她的悲伤与难过。

    自沈轻轻进来后,顾祁森的视线就从未离开过她身上。

    她瘦了,等她从这儿出去,他一定要给她好好补补!

    男人暗忖,深幽的眸光渐渐潋滟一抹难以言喻的复杂,而在看到她肩膀轻颤时,他心底又是一阵钝痛。

    都是他不好,如果他早一点回归警队早点破案,她就不需要多受这么多天苦了

    是的,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没日没夜地推敲案情、寻找蛛丝马迹,三番两次提审那两位关键的证人之后,案件总算有了飞跃性质的突破。

    yan颜工厂的厂长张明天因承受不住他的高压逼供,只好坦白交代,他根本没有与沈轻轻通过电话或者见过沈轻轻本人,之所以一口咬定是沈轻轻做的,是由于受人指使,至于受何人指使,他却咬紧牙关不肯说。当然,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警方提审后的第二天,他便在看守所里自杀。

    一条线索断了,幸好,在他临死前总算良心发现,帮沈轻轻洗脱了部分嫌疑。顾祁森起了恻隐之心,打电话让秦瑄尽快找到张明天失踪的家人,并保护好他们。

    至于另一个关键证人,即品管部的总监梁宇辉,他确确实实没有作假供,如同他们之前查到的那样,他的确是亲眼见到沈轻轻,并且她还在那些重要文件上签了字。而且恰好他们见面的地方有监控,监控视频显示,那个坐在会议长桌前,当着梁宇辉的面签下沈轻轻三个字的女人,长得跟沈轻轻一模一样,若说不是她,恐怕谁都不会相信。

    在回归警队之前,这则视频是被警方严密管控的,所以顾祁森拿到的,只是其中小小的一部分,而当他看到视频的全部内容时,却是勾勾唇,露出了近半个月以来最真心的一次微笑

    “沈轻轻,2016年9月20日下午三点四十分,你有没有去yan颜的工厂?”

    旁边一抹威严的声音响起,打断顾祁森的思绪,他抬眸看向沈轻轻,就见她恰好将视线投向自己。

    两人的眸光在半空中交汇,彼此双方,谁都不愿挪开。

    “沈轻轻,请回答!”

    警察的声音再次响起。

    顾祁森朝她轻轻颔首,沈轻轻这才缓过神,咽咽口水后,直接承认:“有,那天我例行去了工厂检查。”

    这个问题,其实她已经回答过好几遍,警方之所以认定她是主谋,最大的因素就在于,她确确实实去了yan颜工厂,而那则有她签字的视频,日期亦显示那一天那个时间段,证据如此确凿,她又该如何为自己辩解?

    如果她不是脑袋特别清晰,她甚至都怀疑,那个女人当真是自己了,哎

    “那你这是承认主使yan颜品管部的总监梁宇辉伪造质检报告,将一批含有致癌物质的化妆品流入市场中,导致多人严重毁容了?”

    对方又继续逼问。

    他严厉的语气,让顾祁森不悦的挑起了眉头,旋即,温柔地安抚沈轻轻:““你不要慌,仔细回忆那天你做了些什么?视频显示你签字的时间段是当天16:02分,你再好好想想。”

    “嗯!”

    不得不承认,他低沉的声音对她而言,非常具有安全感,沈轻轻原本还有些惊慌的心,在这一刻,竟奇迹般平静下来。

    她记得那天下午她是自己一个人去工厂,见了厂长、品控部的总监,然后就离开了,这期间,她上过一次洗手间

    沈轻轻将自己所记得的如实交代,顾祁森立马又问:“还记得上洗手间的时间吗?”

    沈轻轻摇摇头,语气挫败:“不记得了”

    事情过去那么久,让她回想具体哪个时间段上了洗手间,的确十分困难。

    顾祁森见状,便没再往下追问。

    沈轻轻咬了咬唇瓣,幽幽注视着他。

    只见他随手掀了掀放在前边桌子上的卷宗,盯着看了一小会,突然跟旁边那名警察耳语一番。

    对方沉着脸,一副不愿配合的模样。

    看着他们的互动,沈轻轻眸光闪了闪,心中了然。

    约莫是顾祁森空降过来负责案子,压了那个警察的风头,所以对方才表现得如此咄咄逼人吧?

    毕竟谁都不是傻子,大家对自己与顾祁森的关系,肯定心知肚明

    思及此,她下意识悄悄攥紧了手心,心头泛过万般愁绪。

    大约过了一分钟,那个警察就站了起来,拿起手机打起电话,不耐烦吩咐:“马上找两个鉴证专家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