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2 为什么会放了我?
    刚开始,沈轻轻并不了解他们找鉴证专家过来是为了什么,直到两个身穿制服的专家带着特殊工具走进审讯室,直接递给她,让她签名时,她才恍然大悟。

    或许,他们是为了鉴定笔迹吧?

    思及此,沈轻轻立马用左手执笔,认真地在空白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她十分自然的行为,被摄影机给全方位拍了下来。

    签下一个名字之后,其中一个专家问她:“你怎么用左手写字?现在用右手试试看。”

    “喔!”

    沈轻轻配合地应了一声,右手拿起笔。

    她一向习惯左手执笔,如今换右手,动作明显迟缓了许多,写出来的字,也跟之前完全不一样。

    左右、左右、左右,专家让她连续换了三次之后,终于说了一声“ok!”

    沈轻轻将笔阁下,视线不自觉往顾祁森那边瞥,见他长眸微眯,眼神温柔而深情,她心跳不禁加速了一下下。

    专家们收集完想要的证据之后,很快便退下。

    此时,偌大的审讯室里,又只剩他们夫妻俩与那个明显不太友好的警察。

    未等那人说话,顾祁森便抢先一步说:“好了,今天的审讯到此结束!”

    他的话音落下,沈轻轻那边的门就被推开,进来两名女警。

    沈轻轻缓缓起身,出门之前,依依不舍地望了顾祁森一眼,眸光中溢满浓浓的眷恋。

    顾祁森用口型跟她说了一句“好好保重”,沈轻轻一阵哽咽,不敢在现场多逗留,快步走了出去。

    她一走,顾祁森俊脸的神色变冷了下来。

    而旁边的警察却是一改之前不配合的态度,语气顿时谦恭了许多:“顾sir,走了吗?”

    “嗯!”

    顾祁森颔首,挺直背脊站起身。

    两人肩并肩走出审讯室。

    回警局的一路上,那人忍不住对他说:“直到鉴证专家过来,我才明白,或许我之前误解你了。沈轻轻应该是被冤枉的,希望这一次的鉴证结果出来,她能够洗刷冤屈!”

    “谢谢!”

    顾祁森顿住脚步,回头看他一眼,由衷说道。

    “我们是警察,警察的使命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罪犯,也不冤枉一个好人,幸亏这次有你!等过几天,如果嫂夫人无罪释放了,我做东,请你们夫妻俩吃一顿,如何?“

    对方明显是个爽朗之人,前几天对顾祁森排斥,是认为他假公济私,不愿让自己老婆入狱而利用强权干扰警方办案,可当这一两个小时的审讯下来,接触到沈轻轻,亲眼目睹她签字的模样与视频中的女人完全没与共同之处,他就知道顾祁森是有多难受了

    真心想结交这个朋友,所以他诚心提出邀请。

    “谢谢你的好意,但这个阶段不太适合,等哪天你来s市了,我们夫妻再请你吧。”

    顾祁森沉声拒绝。

    对方仔细想了想,亦觉得自己的提议貌似不是很妥,于是赶忙说了声“sorry!”

    “没关系,还是谢谢你,曾sir!”

    顾祁森微微一笑,心情比之前轻松不少,毕竟胜利在望了,不少么?

    他是该好好计划,接下来要带自家宝贝去哪好好玩一玩,散散心了

    ——————

    两天后,警方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沈轻轻从看守所放了出来。

    这还是沈轻轻这一个多星期以来,第一次见到太阳光。

    站在看守所门口,她仰头,遥望着蔚蓝的天空中白云朵朵,嘴角不自觉漾起一抹既苦涩又如释重负的笑容。

    肩膀上突然多出一只手,她扭过头,男人那张俊逸非凡的脸瞬间映入眼底。

    “车放在停车场,秦瑄去开了,等下我们先回酒店,嗯?”

    顾祁森一边搂着她的肩膀,一边执起她冻得有些冰凉的小手,语带关心出声。

    “好!”

    沈轻轻朝他点了点头,乖巧地窝进他怀里。

    顾祁森不由得抱紧她,敞开身上穿着的大衣完全把她包裹住,彻彻底底罩着她。

    “老公——”

    在等秦瑄将车开来的空档,沈轻轻忍不住低声唤了他一句。

    “怎么了?”

    顾祁森亲亲她的额头,柔声问。

    “为什么会放了我?”

    对于这个问题,沈轻轻十分好奇。

    顾祁森如实道:“视频中那个女人,虽然长得跟你一模一样,从时间上来看,你又没有不在场证据,按理说确实是可以定罪的,所以,在我接手案子之前,警方都这么认为,只不过当时有蒋胜涛在,他一直帮忙压着,才迟迟没有下定论——”

    “那为何现在又放了我呢?”

    沈轻轻迫不及待打断他。

    顾祁森捏捏她的脸,继续说:“前几天我拿到整则视频后,仔细观察发现那女人执笔的动作跟你的很不一样,便以此为突破口,找了鉴证专家过来,结果证明那人不是你”

    身为一个人,或多或少总会有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比如,沈轻轻习惯用左手,必须她签字的时候一定会抿着唇,可一点,若不是跟她非常熟悉的人,是不会去注意到的,因此,那个冒牌货就算装得再像,也不可能一丝破绽都没有,于是,他成功了!

    沈轻轻听完他的解释后,足足呆愣了几秒才开口:“谢谢你,老公!如果不是你对我那么了解,恐怕这一次,我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傻瓜!”

    顾祁森捧住她的小脸,深情缱绻骂了一句。

    余光瞥到秦瑄已经将车开来,他温柔地帮沈轻轻捋了捋额前的碎发,一边说:“走,上车!”

    话音刚落,就听秦瑄带笑的声音响起:“boss,少夫人,快请上车!”

    秦瑄说完,飞速拉开后车座的门,恭敬地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谢谢你了秦特助,这段时间为我奔波,辛苦了。”

    上车前,沈轻轻一脸感激对秦瑄说。

    秦瑄随即应声:“您客气了,少夫人!守护您和boss,是我的使命,我很高兴为你们服务!”

    “行了,快开车!年底奖金翻倍。”

    不愿让沈轻轻对他的下属多加关注,顾祁森赶紧把秦瑄打发走。

    “噢!谢谢boss,谢谢少夫人!”

    秦瑄闻言,精神抖擞坐回驾驶座,当然,还很识时务地为他们拉下了隔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