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3 谁是你老婆?不要脸!
    车子缓缓启动,往酒店的方向开去。

    沈轻轻趴在窗边,骨碌碌的眸子一眨也不眨盯着这个陌生的城市看,嘴角不自觉微微弯起,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

    顾祁森就坐在她旁边,看着她神色恬静,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他也跟着勾勾唇,却没有去打扰她。

    京城的交通,任何时候都是那么地拥挤,哪怕现在早已过了上下班的高峰期。

    一直堵车,沈轻轻终于觉得有些无聊了,索性扭过头,将视线转回车里。

    “不看风景了?”

    顾祁森笑着调侃。

    沈轻轻“嘻嘻”笑了两下,小爪子伸过来挽住他的胳膊,小脸贴在他胳膊上蹭了蹭,甜声说:“风景哪有我老公好看呀!”

    “呵”

    顾祁森被她逗笑,手伸到她的背后揽住她的腰,故意揶揄道,“等下回酒店可以给你看个够的。”

    “啊,我才不要呢!”

    沈轻轻撅着小嘴,认真开口道:“我最近都没有睡好,等下回酒店,我要狠狠地睡一个下午,别的啥也不干!”

    “好,我陪你睡!”

    顾祁森温柔地应声。他最近也特别缺乏睡眠,反正现在已经把她的人救出来了,至于其他善后工作,等休息好了再处理也不迟。

    沈轻轻一听说他要陪自己睡,小脑袋瓜一下子就想歪了,赶忙红着脸阻止:“不不不,我不要,我只是单纯睡觉,没精力陪你那啥!”

    “那啥?”

    顾祁森一脸坏笑,“宝贝,原来你潜意识里这么迫不及待,嗯?或者,你可以躺着不动,我动就好!“

    其实,他刚开始倒是很单纯,只是想好好地陪她睡一觉,可没想到这小丫头竟这么好玩,他倒是临时起了捉弄她的心思。

    “啊啊啊,我不是,我不跟你说了”

    沈轻轻低头捂脸,啊啊啊,这人简直无法沟通了哇!

    “傻瓜!”

    顾祁森轻轻一笑,好心结束这个话题。

    大约过了好几秒钟,沈轻轻总算重新抬起了头,见男人唇边噙着一抹笑,她不由得用手肘拐了拐他,娇声呵斥:“不许笑!”

    “嘴巴长在我脸上,还不允许我笑了,嗯?”

    顾祁森斜睨着她,嘴角的笑意渐渐扩大。

    沈轻轻瞪他一眼:“就是不许!”

    “行,老婆大人不让我笑,我就不笑了!”

    话落,他立马将笑容收起,一张俊脸瞬间绷得紧紧的。

    “哈哈——”

    沈轻轻被他如此之快的变脸速度逗得捧腹大笑,“谁是你老婆,不要脸,咱们已经离婚了。”

    虽说知道那是假离婚,但这事儿或多或少,仍是成为她心头浅浅的一道伤。

    她现在已经不是顾祁森的太太了,她只是个失婚少妇

    想着想着,沈轻轻的眸光,悄悄暗淡了下来,只不过,为了不让他发现,她特地笑得更大声,想借此来掩饰内心的失落。

    然而,她并不知道,饶是她掩饰得再好,她的男人亦一眼就看穿了她。

    顾祁森眸光深深盯着她看,性感的薄唇微抿,好半晌才下定决心告诉她:“轻轻,其实我们没有离婚。”

    “啊?”

    沈轻轻诧异,猛地抬起头,“什么意思?不离婚的话,你怎么能接我的案子呢?”

    其实,就算他们离了婚,严格上来讲,顾祁森身为前夫,也是应该回避、不能够接手案子的,但由于法律条文上没有一板一眼明确禁止,因此,以他强大的人脉关系,能够亲自介入案件调查,这点沈轻轻倒觉得十分正常。

    可他现在居然告诉自己他们没离婚? what?这么赤果果挑战法律权威的事情,他能干得出来?她实在是不敢相信

    “因为我们的结婚证是假的,没有结婚,哪来的离婚?”

    顾祁森讲完,禁不住冷冷一笑,咬牙切齿说,“爷爷真是下了一盘好棋啊!”

    若不是这一次他让蒋京修代为处理离婚事宜,去了民政局一趟,他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爷爷竟连结婚大事都耍着他,结婚证是民政局发的,这没错,可那是工作人员听爷爷的命令伪造的,压根没录入结婚登记系统,换言之,他们的婚姻是无效的。

    当顾祁森知道这回事时,内心有十万只***飞奔而过,于是他直接就打电话过去质问顾长谦,岂料,顾长谦却云淡风轻说:“你命中注定要满二十八周岁零三个月之后才能结婚,我担心轻轻踏入社会工作被人追走,好心帮你先把老婆弄回来,你应该感激我,而不是埋怨我!还有,没结婚更有利于你回归警队,不是?”

    “爷爷,您老人家这么自以为是的毛病,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改?20多年前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我是该感激您把轻轻带到我身边,但不代表我就会原谅您如此不尊重人的所作所为!”

    顾祁森气炸了,未等顾长谦回话,他便立刻将手机挂断,然后就坐上飞机,赴京城为自己心爱的女人洗刷冤屈

    沈轻轻听完他的解释,了然地点了点头,接着调皮地朝他眨眨眼:“哦,那这么说,我不是失婚少妇,我还是个非常有市场的未婚少女咯?”

    “嗯哼,你还想要什么市场?你全身上下都刻满了我的名字,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男人掐着她的纤腰,无比霸道宣告。

    沈轻轻哼一声,也不甘示弱地勾住他的脖子,小嘴在他下巴处狠狠咬一口:“那你也只能是我的!盖章盖章!”

    “好,现在就盖章!”

    顾祁森说完,旋即俯下头,在她红润亮泽的小嘴上亲一口,深情缱绻地看着她,发自肺腑说道:“沈轻轻,我爱你!”

    “嘻嘻”

    沈轻轻笑得眉眼弯弯,情不自禁主动亲他一下,“顾祁森,我也爱你!”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亲亲亲,似乎亲上了瘾,甜甜的味道渐渐在车厢中铺开,满满的,全是幸福的气息。

    这一边,夫妻俩你侬我侬,另一边,顾冉冉可就没什么好心情了。

    当知道自己精心设计的局,就这么被大哥给破掉时,她气得直接掀翻桌子,将前来汇报的手下痛骂了一顿。

    “对不起,主子!这次是我们太轻敌了,以为万无一失!”

    对方一个劲认错,顾冉冉恶狠狠睁大眼,正想继续痛斥他,这时,手机响起。

    看来电显示是f组织总部的电话,她不敢怠慢,立马接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