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4 神秘的F组织
    打电话过来的,是f组织四大护法之一的艾瑞克,艾瑞克同时也是f组织首领多尔最得力的助手。

    平日里,他与顾冉冉接触最多。

    虽说顾冉冉在组织里的地位不低,但对于这个艾瑞克,顾冉冉还是不敢得罪,谁让对方是多尔眼前的红人呢,她还需要他多在多尔面前替自己美言几句,让她得以早日大权在握,踢走她在组织里的眼中钉,多尔的亲生儿子范洛斯。

    于是,顾冉冉一接通电话后,立马就勾起灿烂的笑,对艾瑞克说:“哈喽,艾瑞克。好久不见,找我什么事呢?”

    “索菲亚,圣主找你,要你立刻到总部来!”

    艾瑞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严肃,顾冉冉拧拧眉,当即窜过一缕不好的预感。

    “有说找我什么事吗?”

    她屏住呼吸,假装镇定问。

    “应该是跟你最近做的事情有关,情况不妙,多尔很生气!”

    艾瑞克好心给她透露。

    顾冉冉眉头拧得更紧,嘴角的笑容瞬时冻住:“ok,我知道了。我立马启程去纽约。”

    谁都猜不到,原来f组织的总部,竟在纽约,毕竟它最多据点的地方,不是那儿。

    挂掉电话后,顾冉冉脸上的神色骤然冷了几分。

    那个站在她面前,原本等着挨骂的下属见状,立马低下头:“主子,属下这就去给您安排直升飞机。”

    “去吧!”

    顾冉冉抬眸瞥他一眼,声音阴冷开口道。

    “遵命!”

    对方朝她鞠鞠躬,很快就转身离去。

    待他走后,顾冉冉缓缓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边刚刚升起的太阳,她微微眯起墨黑的杏眼,眸光掠过一缕阴郁。

    这一次,她虽然失败了,但虽败犹荣啊,不是让沈轻轻坐了那么久牢么?

    再者,还有丽莎公主这张超级王牌呢!以丽莎公主那么任性刁蛮又极其看重自己美貌的个性,她能饶得过yan颜?就算事情不是沈轻轻指使的,她身为品牌负责人,依然逃不开责任,呵呵,鹿死谁手,不到最后,都不知道呢!

    顾冉冉想着想着,郁闷的心情总算消散一点点。

    “哈哈,沈轻轻,咱们走着瞧!”

    她突然昂起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阴森的笑声在房间内飘荡,愈发地毛骨悚然。

    “哈哈哈”

    “哈哈哈”

    笑了许久,她才终于将笑声收回,旋即拿出手机,拨打顾长谦的电话。

    大哥因沈轻轻的事情,现在都不太愿意搭理她,她这个当妹妹的,哪能不关心自己的哥哥嫂嫂呀,所以,不得已,她只能打电话给爷爷咯。

    此时,s市恰好是正午时分。

    顾长谦刚吃完午饭准备回房间休息,接到顾冉冉的电话,他不加思索就接起了。

    “冉冉啊,一大清早地,找爷爷什么事呢?”

    顾长谦笑眯眯问。

    他虽然很少跟顾冉冉接触,但在他心中,还是十分疼爱着这个自幼就没有父母疼爱的小孙女的。

    “爷爷——”

    顾冉冉娇滴滴喊了他一句,然后语气十分焦虑说,“我在英国听说了我大嫂的事情,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啦?大嫂的冤屈洗刷了吗?”

    顾冉冉在任何人面前都是那样一副乖乖女的模样,顾长谦当然也不会料到自家孙女是多么心如蛇蝎的一个人,于是他没有防备,当即就如实告诉她:“轻轻是无辜的,早上已经被无罪释放了!”

    “喔,那就太好啦。我前段时间听说证据都对她不利,可担心死了。”

    顾冉冉如释重负笑道。

    顾长谦亦是和蔼出声:“呵呵,你这丫头,在国外好好照顾自己就行了。你嫂子自有你大哥操心。”

    “我哥啊,我倒是不放心他了,他要真那么能干的话,咱们轻轻也不至于在看守所呆那么久呀?对啦爷爷,这次是哪位神探那么厉害,查出真相的?”

    顾冉冉终于问到重点。

    “还不是你哥!”

    “啊?他跟轻轻是夫妻呢,我哥怎么还可以查案的?”

    “他们在法律上没关系,不过很快,就会结成夫妻了,对了,丫头,你哥的婚礼,你可一定要记得回来参加!”

    想到他们顾家总算可以办喜事了,顾长谦不由得摸摸灰白的胡子,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

    顾冉冉闻言,甜甜说了声“好的,我知道啦!”然后,便找了个借口挂掉电话。

    她将手机紧紧捏在掌心中,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其实,她哪能不清楚沈轻轻的事?之所以会去问爷爷,不外乎想从他口中顺理成章取得一些信息,然后再找借口打电话给大哥罢了,若不然,大哥铁定会怀疑她为何消息会如此灵通,呵呵

    平缓了情绪之后,顾冉冉便重新拿起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顾祁森的电话,修长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拨打按键。

    不一会儿,电话就被接通了,电波中传来顾祁森低沉而冰冷的嗓音:“找我有事?”

    “大哥,现在我没事就不能找你了么?”

    顾冉冉扁扁嘴,可怜兮兮问。

    她的声音原本就甜糯,再加上此时她刻意渲染一种委屈的感觉,跃入顾祁森耳里,很自然就触动了他心底柔软的一个角落。

    无论她对沈轻轻多么有偏见,这小女孩始终是他捧在手心中长大的亲妹妹,他哪能当真狠得下心不理她呢?

    思及此,顾祁森的语气陡然变得柔和了一些:“说吧,怎么了?”

    见他的态度有些软化,顾冉冉吸吸鼻子,略带哭腔说道:“大哥,对不起!我刚刚打电话给爷爷,才知道轻轻是被冤枉的,我为我自己对她的误解和不尊重道歉!大哥,你能不能带轻轻到英国来玩啊?我找时间陪你们好好逛逛,以表示我的愧疚之意。”

    “不用了!她最近没什么时间去旅游。”

    顾祁森直接拒绝,“她并不知道你对她有成见,这事就这么算了,你无须在她面前提及以前对她的误解,以免她难过。”

    “那好吧。”

    顾冉冉说完,眸光闪了闪,不等顾祁森开口,她便转移话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