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8 这绝对是大大的惊喜、终身难忘的惊喜
    “哈哈哈,人呢?人呢?三嫂,我三哥问的是我们这些人哪去了,你哈哈哈哈——”

    躲在角落里的宫天祺忍不住爆笑出声。

    沈轻轻猛地转过头,就见他双手插兜,吊儿郎当从一个高高的屏风里走出来。

    他的后边居然还跟着一群人。

    爷爷,堂姐、蒋京修、崔拓、佑辰、圆圆、袁老师一家,还有顾怡珊和许丝蕴

    几乎她认识的人全都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

    沈轻轻小脸刷地爆红,这才后之后觉发现,自己刚刚确实是会错了意,顾祁森所问的“人呢”,根本就不是指她这个人,而是像宫天祺说的那样,他在问其他人什么时候出场

    嘤嘤嘤,好丢脸哇!

    沈轻轻咬咬唇,没好气瞪顾祁森。

    男人笑笑不语,眸光深幽而温柔。

    众人纷纷噙着笑,朝他们走来。

    “三哥,恭喜求婚成功喔!没想到我三哥看起来像块木头,竟然也能想出如此浪漫的追女绝招,哈哈,小弟我太佩服啦。”

    宫天祺依然是那副痞痞的样子,笑嘻嘻第一个走到顾祁森旁边,随后,调皮地朝沈轻轻眨眨眼,“三嫂,感动坏了吧?人呢?人也是你的!哈哈哈”

    “你——太过分了,哼!”

    沈轻轻本来都觉得自己够丢脸了,没想到宫天祺这家伙竟然又再次当众取笑她,气得她立马就抡起小拳头。

    她没有打宫天祺,而是扭过头向顾祁森告状:“顾先生,宫四少欺负我,请你调他到南极去!”

    “好,准了!”

    顾祁森不加思索就站在老婆这边。

    宫天祺见状,忍不住哇哇叫:“三嫂,我就开个玩笑,您老人家至于这么记仇么?”

    “哼哼哼,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吗?我不是小人,但我是女人啊,哼!”

    沈轻轻毫不客气回应。

    宫天祺说不过她,眼尖看到沈拂晓已经走上来,不由得对沈拂晓说:“沈检察官,还请你来评评理,你妹妹怎么能欺负我呢?”

    沈拂晓淡淡瞥他一眼,却是完全把他晾在一边,笑意盈盈看向沈轻轻:“轻轻,姐姐真为你高兴!”

    姐妹俩一向感情十分要好,在这种时候,其实无需多言,只要一句话,一个眼神,那便足矣。

    “姐——”

    沈轻轻情不自禁抱住她的脖子,娇柔的声音夹杂着一丝丝感动:“谢谢你!有你,有你们,真好!”

    “呵”

    沈拂晓抬手摸摸她的头发,笑得眉眼弯弯。

    顾祁森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两人拥抱,狭长的眸子微眯,潋滟无尽柔光。

    宫天祺则是禁不住多看了沈拂晓一眼,非常惊讶原来冷冰冰的美女检察官也会有如此母爱泛滥的一面。

    是的,母爱!

    与沈拂晓似乎搭不上边的一个词,但此时此刻放在她身上,却是那么地恰到好处,或许在沈拂晓眼里,沈轻轻就如同她的孩子一样重要吧,尽管,她俩只相差两岁

    真是奇了怪了!

    思及此,宫天祺不由得嚷嚷:“哎呀,你们姐妹两个的感情,好得让我三哥都嫉妒啦!”

    沈轻轻倏地给他一记卫生眼,坏笑:“嘻嘻,你少来挑拨离间啦,要不然我真让你三哥调你去南极喔!”

    “嘿嘿,我就知道我三嫂人美心地善良,不可能真那么做的。”

    “行了,你这小子,这么羡慕你三哥,要不要我跟你爸妈提议一下,再给你弄门亲事?”

    这时,顾长谦也走到他们面前。

    “啊?顾爷爷,您可千万别!”

    宫天祺吓得赶忙退开两步。

    妈呀,他可万万不能像三哥那么倒霉,被顾爷爷这只千年老狐狸给惦记上了,若不然,哭都没地方哭!

    “话该!”

    沈轻轻幸灾乐祸补充一句,旋即挽着顾长谦的胳膊,一脸关心问,“爷爷,长途跋涉来到京城,您一定很累吧?”

    刚刚顾着跟宫天祺斗嘴,没来得及跟大伙儿打招呼,她都感觉自己太没礼貌了

    “不累不累,爷爷能看到你平安出来,高兴都来不及呢,怎么会累呢?”

    顾长谦慈蔼地笑了笑,接着,眉目认真看着她:“轻轻啊,先前爷爷骗了你,你可千万不要跟我这老头子计较啊,我都是为你们好!”

    “嗯,我明白的,爷爷。”

    沈轻轻点头,内心其实是感激他的,毕竟,如果不是因为爷爷撮合,她与顾祁森能不能重新遇上,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讨厌一个人、恨一个人,真的太累太累,倒不如心胸开阔一些,只往好的地方想,这样,兴许生活就简单多了!

    她向来是个比较简单的人,过不来那种复杂的生活,就像有时候想起自小就抛弃她的父母,她亦是默默地对自己说:沈轻轻,不要恨,他们再怎么不负责任,终究给了你生命

    “你能理解就好了!”

    顾长谦摸摸灰白的胡子,正想继续说些什么,便被顾祁森打断:“大家辛苦了,时间也不早,还请各位就坐,享用晚餐!”

    他话音刚落,就伸手拉住沈轻轻的手腕,长眸半眯盯着顾长谦,说:“爷爷,您请到那边坐!”

    “好!”

    顾长谦迟疑一小会儿,才微微颔首,往餐桌走去。

    顾祁森亦牵着沈轻轻也走向用餐区。。

    原以为是两人的烛光晚餐,没想到结果最后却变成亲朋好友见证他求婚的一顿聚餐,可对于这样的结果,沈轻轻简直前所未有的高兴。

    因为,他给她的,何止是一场浪漫的求婚仪式?这绝对是大大的惊喜、终身难忘的惊喜

    虽说苏阿姨和顾教授没有到场有点小遗憾,但沈轻轻却理解,以顾祁森对他们的仇恨,断不可能让他们参与到这般重要的场合当中来,只不过,佑辰会出现,还是让她感到无比欣慰。毕竟,血浓于水,上一代的仇怨,何必牵扯到下一代呢?真心希望他们兄弟俩能够冰释前嫌,早日和好

    这一晚,沈轻轻仿佛化身为女主人,不断辗转在各桌之间,陪这个聊聊,陪那个侃侃,满心满眼全是浓浓的欢喜与幸福。

    晚餐结束后,众人起身离席。

    不舍得与沈拂晓分开,于是,走到电梯口,沈轻轻突然对沈拂晓说:“姐,我今晚跟你睡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