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9 这丫头,就知道没那么乖!
    “哈?你说什么?”

    沈拂晓以为自己幻听,不由得重复问一句。

    “嘿嘿,我说今晚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沈轻轻亲昵地晃着她的胳膊,笑嘻嘻问。

    沈拂晓下意识瞄了顾祁森一眼,见他一脸错愕,显然是未料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会在求婚当晚抛下他,她晶亮的眸底倏地划过一缕促狭的光,不禁勾勾唇:“我住在3702,你是不是要先回你自己的房间,等会儿过来?”

    “嗯啊,那我等下找你喔。”

    “好!”

    两人谈话间,电梯已经停在这一层,门缓缓开启。

    沈拂晓见状,拉着沈轻轻:“进电梯吧,顾总,记得跟上啊。”

    顾祁森:“”

    幸好这时候,其他人全都走了,只剩她们姐妹俩和他,若不然,被大家伙知道在求婚之夜自己就被老婆冷落,他的面子该往哪搁?

    想到这儿,顾祁森不禁眯起眼睛,眸光沉沉落在此时仍与沈拂晓谈笑风生的某个小女子身上。

    嗯哼,他怎么突然发现,兴许沈拂晓才是他的潜在情敌呢?

    沈拂晓工作能力这么强,他是不是应该助她一臂之力,让她步步高升,寻求更好的发展?

    顾祁森摸摸精致的下巴,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电梯直上37楼,送走沈拂晓之后,电梯门重新关闭。

    这时,狭窄的空间里,只剩他们夫妻俩。

    顾祁森立马将沈轻轻咚在电梯壁上,高大的身子压着她,眸光迸出一缕危险:“想去陪别人睡,你有没有问过我,嗯?”

    他一边说,一边扣住她的腰,大手用力掐住她的软肉,让沈轻轻疼得“哼”了一声。

    下手不知轻重的死男人!

    沈轻轻皱着眉,暗地里吐槽他一把,随后故意逗他:“我外婆教导我女孩子要自爱,还没结婚可不能爬男人的床,所以嘛,从今天开始到我们结婚的前一天,我都不会跟你住一起了喔。”

    “是么?”

    顾祁森松开她的腰,抬手捏她的下巴,声音低沉夹杂着些许的揶揄:“某人下午在床上求我再用力一点的时候,怎么就想不起外婆的教诲呢?”

    “喂,你——”

    那种事情始终是私密的,饶是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但沈轻轻脸皮太薄,还是很容易就脸红心跳不好意思。

    顾祁森欣赏着她美丽的娇颜,眸光瞬间柔和许多:“好了,想去跟沈拂晓睡,你就省省吧,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管它什么结婚不结婚,一张证而已,岂能阻挡他捍卫自己的权利?

    哼!

    “哎,你今晚跑去跟宫天祺睡,我也不介意啊!”

    沈轻轻无语。

    “你不介意,我介意!”

    顾祁森立即反驳,接着认真说:“等下你打电话给沈拂晓,告诉她不用等你了!”

    “**!”

    沈轻轻闻言,小声嘟囔一句。

    “嗯?”

    “没,夸你帅呢!”

    回到总统套房,沈轻轻只好拿起手机给沈拂晓拨过去,告诉她自己不去她那边睡了。

    顾祁森见状,总算满意地点了点头。

    “老公,你去洗澡吧!”

    沈轻轻用夹子一边挽头发一边催他。

    “好!”

    顾祁森轻应一声,拿起换洗衣物,款款走进浴室。

    听到里边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沈轻轻咧开嘴灿烂一笑,接着,收拾一套明天要穿的衣服,拎着包包一溜烟逃了。

    跟沈拂晓只隔了两层楼的距离,沈轻轻很快就敲她的门。

    沈拂晓将门打开,见她带着衣服和包包,忍不住扑哧一笑:“不是说不过来了吗?”

    “我那是骗顾祁森的嘛。”

    沈轻轻眨眨眼,“我很聪明吧?”

    “那你不怕他下来逮你上去?”

    沈拂晓侧身让她进屋,笑着问。

    “不会的啦,他才没那么闲。”

    沈轻轻耸耸肩。

    在沙发坐下后,她叹叹气,才终于切入正题:“姐,其实我今晚过来,是因为心里觉得十分不安,想找你聊聊。”

    沈拂晓拧拧眉,索性坐在她旁边的单人沙发上,问:“怎么了?”

    “你应该也知道,这次是f组织在陷害我吧?他们甚至还弄了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女人出来,姐,说真的,我挺害怕的。你说万一哪天我被抓走了,对方弄个女人待在顾祁森身边,我我”

    一想到有这样的可能性,沈轻轻小身子不自觉颤了颤,手心,满满的全是汗。

    不,不能想,再想下去,她觉得自己会疯掉的!

    沈拂晓将她恐慌的表情看在眼底,忍不住好声安慰她:“你别瞎担心,就算再像,也会有破绽的,顾祁森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不可能认不出那不是你。瞧,这次若不是他发现视频中那个是假冒的你,你也不会这么顺利出来,对不?”

    “可是”

    “没啥可是,对方用了一次的计谋被识破,不可能会那么傻,再用第二次的。”

    沈拂晓冷静分析,接着纳闷地皱起了眉头,“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奇怪,你这丫头一向循规蹈矩,究竟是怎么惹上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f组织的?”

    她虽然没有接手这个案子,但对案情,却或多或少有所了解,目前是先排除轻轻的嫌疑、把她无罪释放,至于那个假冒轻轻的女人,还有死了的张明天,这一系列线索,警方还在继续追查中,但其实以f组织一贯的手笔,就算警方掌握证据,也依旧拿他们无可奈何,因为压根无人知晓他们是谁,人又在哪儿

    “我也不知道啊,我好像也没得罪过谁,除了以前在ak的两个同事,但她们排除嫌疑了。”

    沈轻轻咬着唇,神色无奈。

    沈拂晓摸摸她的头,“今天是个快乐的日子,你也别想太多,高兴点,嗯?姐姐相信你福大命大,一定会化险为夷的。”

    “嗯啊,姐,你也是!你和闪闪、亮亮也一定要幸福!”

    经堂姐这么一安抚,沈轻轻心定了许多。

    ”嗯,好!”

    ————

    顾祁森洗完澡出来,发现沈轻轻不在屋里,他摇摇头:“这丫头,就知道没那么乖!”

    原本打算下楼去逮她,可转念一想,还是决定先放她一马,于是,他走到沙发坐下。

    打开电脑准备办公,似乎想起某事,他又拿出手机,拨起顾冉冉的号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