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1 同父异母的兄妹
    撒娇也好,示弱也好,对无心的多尔来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顾冉冉当然知道这点,所以她不会刻意在他面前掉廉价的眼泪,但,偶尔她总会有不死心,想装可怜试试的时候,就比如现在。

    不过,很显然,多尔依旧不为所动。

    他冷漠地将顾冉冉推开,转身移步走到大班桌前,拿起桌上的固话。

    顾冉冉掐住手心,任由修长的指甲深深嵌入肉中。

    她咬了咬唇,跟着走过去。

    多尔用手指按了“002”三个按键,顾冉冉见状,眸光一闪,嘴角悄悄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

    不一会儿,她便听多尔冷厉的声音响起:“你给我过来一趟!”

    对方不知说了什么,多尔“嗯”一声,挂掉电话。

    这时,顾冉冉心里再次咯噔一下,瞬时泛过一缕不好的预感。

    “爹地——”

    她忍不住,继续唤了多尔一声,竭尽全力为自己争取利益,“我知道错了,对组织造成的损失,我一定会弥补回来,求您不要收回我手中的权力,求您!”

    “什么都别说了,这段时间你给我好好反省!我亲手打下的江山,岂能被你无知葬送?”

    一想到自己损失那么多钱,多尔便无法给顾冉冉好脸色看。

    他们这些年贩卖军火、毒品,几乎做尽一切黑心交易,这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疯狂地聚敛财富?

    至于设计陷害别人这种吃力不讨好、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多尔向来是提不起兴致,也不主张去做的,于是,他在知道索菲亚居然调用组织大量财力物力去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时,当下就气得拍翻了桌子!

    如果说,杀了沈轻轻,能为f组织带来源源不断的利益,他当然没有意见,问题是现实中,索菲亚做这事的后果,却让他蒙受巨大损失,这,就另当别论了

    “那如果我用整个顾氏来交换呢?”

    顾冉冉突然问。

    多尔闻言,眼睛蓦地瞪大,接着,禁不住冷冷笑了:“整个顾氏?你以为顾长谦吃素的,他的钱有那么好骗?别说整个顾氏了,依我看,他连百分之一的股份,都不会给你这个外人!”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顾冉冉坚持,心底其实一点把握都没有,毕竟,爷爷是知道自己身份的,她根本不是顾家人,怎么敢妄想拥有股份?

    顾家富可敌国,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股份,也是普通人十辈子都仰望不了的巨额财产,而那一切,却不会属于她

    想到这儿,顾冉冉暗暗咬了咬牙:呵,不属于她的东西,她同样不会允许别人得到,特别是沈轻轻,她凭什么啊?

    “那你打算怎么争夺顾氏?”

    兴许是看她信心满满,多尔不由得被她挑起了好奇心。

    毕竟只要有利可图的事情,他就一定会乐意去做!

    “我”

    顾冉冉正想说些什么,后边传来一阵“叩叩叩”的敲门声。

    她咽了咽口水,暗骂一句“该死”,乌黑的眸子半眯,杀意骤现。

    不用猜,她都知道来人是谁了,绝对是范洛斯。

    他们两个同父异母,虽有血缘关系,却无半点兄妹之情。

    范洛斯深得多尔欢心,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多尔将半壁江山拱手相让,是她此生最大的克星,也是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如果说,顾冉冉这辈子最想除掉的人是谁,第一个,毫无疑问是沈轻轻,第二个呢,便是范洛斯了

    果真,顾冉冉猜对了!

    伴随着多尔的一声“进来”,高大挺拔的男人,迈着矫健的步伐走进来。

    看到顾冉冉,范洛斯连招呼都不跟她打,径自走到多尔面前。

    “找我?”

    面对着多尔这位父亲,范洛斯全然不见一丝敬畏,他眼角眉梢间透出刺骨的冷漠,就仿佛自己在见一个陌生人那般。

    多尔倒像是习惯了他这样的态度,沉了沉声,说:“索菲亚会休息一段时间,她手中的欧洲和亚洲势力,暂时交给你!”

    “好!”

    范洛斯没有多废一句话。

    “那行,你退下吧!”

    多尔旋即摆摆手,示意他离开。

    范洛斯轻轻颔首,声都不吭便转身走了。

    顾冉冉见状,气得肺都疼了,很想当场发飙,然而,以她现在的处境,实在不宜跟他们撕破脸,于是,她只能逼自己忍住,将心中那股闷气硬生生压下。

    眼见范洛斯就要走出书房的门,顾冉冉立马出声:“爹地,我刚刚的话还没说完呢,您怎么不听听我的意见,就做出这样的决定呢?女儿表示不服哇!”

    她说完,不由得跺跺脚,表示万分委屈,“我对顾氏是真的势在必得,为何您就不相信我呢?”

    “”

    她的话,成功让范洛斯止住脚步。

    他扭过头,眸光斜斜射向她,意味未明。

    “顾氏,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个节骨眼,你给我老实点,不许再惹事!”

    “爹地——”

    “行了,叫一百句爹地都没用!你回伦敦吧!”

    多尔的话音落下,索性站起身,走进另一扇门。

    这时,书房里只剩下顾冉冉与范洛斯兄妹俩。

    在范洛斯面前,顾冉冉连装都懒得装,干脆阴阳怪气道:“这下满意了?我的范洛斯哥哥?”

    “满意!”

    范洛斯睨她一眼,神色无比冰冷,“你消失,我更满意!”

    “你——”

    顾冉冉被他这话气得跳脚,想开口骂他,他却如同一阵风一样,一眨眼就出了门。

    该死的范洛斯,我一定要你好看!

    她站在原地,深深吸了口气,心尖像蕴着丝丝毒液,快速窜遍四肢百骸之中

    ——————

    沈轻轻与沈拂晓聊天聊到大半夜,一直到凌晨三四点才睡下,导致的结果是第二天,两人都起不了床,齐齐睡到12点。

    醒来时,看到手机里有无数个顾祁森的未接来电,沈轻轻拍拍小脑袋,对沈拂晓说:“姐,你说他会不会气炸了?”

    “呵呵,有可能!”

    沈拂晓幸灾乐祸笑了笑。

    “呀,你还笑?小心他迁怒你哦。”

    沈轻轻嘟嘟唇。

    沈拂晓耸耸肩,一边扎头发一边往洗手间走:“我才不怕,你就让他尽管来对付我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