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2 超级大灯泡
    听沈拂晓那么一说,沈轻轻咧开嘴笑,“你以为他不敢啊?他有时候还挺记仇的呢。”

    “你姐我更记仇好吧?他若以后敢欺负你,哼,瞧我怎么整他!”

    沈拂晓走到洗手间门口,突然顿住脚步扭过头来,右手抬起比了一记手刀。

    “哈哈”

    沈轻轻差点捧腹大笑,这时,沈拂晓又朝她眨眨眼,“我的轻轻好妹妹,你一定是帮姐姐的,对不?”

    “额”

    “算了,你这见色忘姐的丫头,我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沈拂晓摇摇头,旋即走进洗手间,关上门。

    沈轻轻也跟着下床。

    手机响起,见是顾祁森打来,她立马按下接听键。

    “喂,顾总”

    女孩甜甜一笑,那声音,要多软绵有多软绵,让人听了就算想生她气,都气不起来,当然,顾祁森也不可能当真对她生气。

    很快地,电波那头就传来男人低沉魅惑的笑声:“听到我的声音这么高兴,嗯?”

    “当然,我家顾总的声音堪比天籁,不去当歌手浪费了喔。”

    沈轻轻小pp往床上一坐,闲散地晃起了脚丫子,十分怡然自得。

    “我去当区区一个歌手,那才叫浪费!”

    “噗——”

    沈轻轻被他逗笑,忍不住跟他抬杆,“顾总,敢情您老人家是水仙花转世?”

    “水仙花?”

    顾祁森拧眉,“为什么这么说?”

    “自恋啊!”

    “呵”

    顾祁森轻笑一声,不一会就切入正题,“刷牙洗脸了没有?我去接你吃午饭?”

    “还没呢。你不用来接我啦,我等下跟我堂姐一起下楼,咱们在餐厅汇合吧?”

    沈轻轻提议。

    顾祁森沉思片刻,随后说:“也行!”

    “那20分钟后六楼见喔,我挂啦。”

    “好!”

    顾祁森点头,等沈轻轻挂掉电话后,他才将手机从耳边拿开。

    按了一下手机的home键,见屏幕上显示12:10分,顾祁森抿着唇,干脆从通信录里找出宫天祺的号码拨过去。

    宫天祺一向起得晚,如无意外的话,此时约莫还在呼呼睡大觉。原本,他是不打算叫醒他、准备让他好好赖床的,不过转念一想,等下自己与沈轻轻吃饭时有沈拂晓那么一个超级大灯泡在,约莫又得被冷落了,所以,他最终还是决定把那小子给带上。

    果真如他所料,宫天祺这会儿还在继续跟周公下棋,被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吵醒,他起床气一上来,压根没看清楚来电显示,扯开嗓子就嚷嚷:“喂,谁啊你,一大清早的扰人清梦特么不道德的好吗?”

    面对着他不满的叫嚣,顾祁森勾唇轻笑:“都12点多了还一大早?快点起床,六楼等你吃饭!”

    “三三哥?”

    听到顾祁森的声音,宫天祺总算清醒了一些,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以为顾祁森是想让他出去逛马路,于是,他没好气道,“小爷我对京城没兴趣,要玩你们自己去玩好了。”

    “只是在六楼吃个饭,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我和轻轻,还有沈拂晓,一共三个人,你要来便来,就这样!”

    顾祁森说完,不等宫天祺出声,直接挂掉电话。

    “喂三哥”

    “嘟嘟嘟嘟”

    听着电波中急促的忙音,宫天祺伸手挠了挠头:算了,既然三哥让吃饭,那就去呗,而且还有两大美女作陪,何乐而不为呢?

    ——————

    12:30分,沈轻轻与沈拂晓准时抵达六楼。

    一进门,就有绅士的侍者将她们带到风景最好的卡座,而顾祁森,已在那儿等着她们。

    落座后,沈轻轻见除了他之外,没看到任何一张熟人的脸,不禁纳闷着问:“咦,其他人呢?哪去了?”

    顾祁森揉揉她的头发,故意调侃她:“一大早就出去玩了,你以为个个都像你们,睡到12点,嗯?”

    “切,我们也没有每天都睡懒觉好吧?”

    沈轻轻剜他一眼,随手拿起一杯柠檬水喝一口,接着看向坐在他们对面的沈拂晓,“姐,对吧?”

    “嗯!”

    沈拂晓漫不经心应了一声。

    拜托,她现在都快饿死了,哪有时间看他们打情骂俏、撒狗粮?

    她要填饱肚子、填饱肚子、填饱肚子,重要事情说三遍!

    沈拂晓一边腹诽一边切着牛排,眼见自己盘中的牛排已经切得差不多,可以美美地享受了,谁知还没来得及吃,突然伸过来一只大手,把她的盘子迅速夺走。

    “喂——”

    沈拂晓吓一跳,猛地抬起头,就见宫天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她身边,面前摆着的,就是她刚切好的牛排。

    这家伙究竟想干什么?

    该不会那么无耻,要抢走她辛辛苦苦切好的牛排吧?

    想到这,沈拂晓晃过神,秀眉微蹙,冷冷开口道:“还给我!”

    话落,她伸手想去抢,岂料他却故意将盘子端走,甚至还笑得特别贼:“不还!小爷我就爱吃这种切一小块一小块的牛排。”

    “你这人怎么这样?要切自己切!”

    沈拂晓气得咬牙,差点把手中握着的小刀给他丢过去。

    “自己切的肉哪有美女切的来得美味?”

    宫天祺嘴角笑意不减,径自当着她的面叉起一小块牛排放在嘴里,“嗯,真好吃!”

    “”

    沈拂晓见状,只能无语。

    算了,不跟这种无赖一般见识,她吃其他的东西!

    宫天祺这么幼稚地欺负沈拂晓,沈轻轻有些看不过去,骨碌碌的眸子转呀转,拼命想办法帮堂姐出气,恰好顾祁森将一盘切好的牛排递过来,温柔地对她说:“快吃吧,不都饿坏了?”

    “谢谢老公!”

    她扭过头,给了顾祁森一个灿烂的微笑,突然灵光一闪,索性将盘子放到沈拂晓面前,说:“姐,我这一盘色泽更好、肉质更香呢,给你!”

    哼,宫天祺,你敢欺负我堂姐,看我不拐个弯欺负你?

    她把顾祁森为自己切好的牛排给堂姐吃,顾祁森一定会不高兴,然后,他不高兴的话,就会把账算在罪魁祸首宫天祺身上,哈哈,想着就爽哇!

    沈拂晓刚开始想拒绝,但看到沈轻轻朝自己露出促狭的笑意,她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